章節目錄 第312章,從小就桀驁不馴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12章,從小就桀驁不馴

    林辛言莫名聽出幾分旖旎,臉頰一紅,她故意岔開話題,“要帶他們兩個過去嗎”

    “嗯。”

    “那我去給他們換衣服。”林辛言轉身下了樓,像是在逃避他。

    給兩個孩子換好衣服,林辛言給林蕊曦扎頭發,小女孩的頭發有些自來卷,不扎起了,會顯得有些毛躁,扎起馬尾,露出飽滿的額頭,更加的好看,她的小臉很精致,現在長開,愈發的像宗景灝了,一點點大,小臉頰的輪廓都很清晰分明。

    給女兒扎好頭發,林辛言給她穿上中式小棉襖,是程毓秀為她過年準備的,紅色很喜慶,現代的工藝融合中式,很獨特,盤口斜衣襟,第一顆盤口掛著一枚玉佩,乳白色,毫無瑕疵,呈圓形,中間盤著中國結,掛著流蘇,很精美。

    林蕊曦穿上,像是娃娃一樣,如瓷一般的肌膚,大大的眼睛,明亮又有神。

    林曦晨的衣服也是程毓秀的準備的,但是恰好與林蕊曦的相反,他的是很流行的元素,紳士款。

    米色羊毛衫,里面趁著白色襯衫,小西服,小西褲,外面一件深色大衣,像是西方的紳士。

    “媽咪,我們要去哪里”林曦晨站在鏡子前,看自己還有哪里不妥的。

    “應該是去見什么人吧。”因為宗景灝沒說,林辛言也不確定他帶自己去見的就是文傾。

    林曦晨眨著眼睛看著林辛言,“媽咪。”

    “嗯”

    林辛言將女兒抱下床,打底褲也穿好,等下穿上鞋就行了。

    “今年外婆會過來和我們一起過年嗎”林曦晨問。

    從小他就是在家里只有莊子衿和林辛言的環境里長大,時間久了不見莊子衿,他會有些想念。

    “是啊,媽咪,外婆呢”林蕊曦站在林辛言的腿邊,拉著她的衣擺。

    想到莊子衿,林辛言心里就不是滋味,到現在她也無法理解莊子衿的做法。

    “她恐怕沒時間和我們一起過年。”林辛言牽著兩個孩子的手,故意說道,“走,去穿鞋子。”

    她不知道怎么和兩個孩子說莊子衿的事情,索性逃避,不愿意去面對。

    宗景灝從書房走出來,他穿著西裝,手臂上搭著大衣,看樣子是和宗啟封說話了。

    “現在走嗎”林辛言問。

    宗景灝低頭看了一眼時間,輕嗯了一聲。

    “那我去給他們穿鞋。”林辛言拉著兩個孩子走到玄關,給他們穿鞋子。

    宗景灝穿上大衣,從衣架上拿起林辛言的羽絨服,等到她給孩子穿好鞋站起來,以示她穿上。

    林辛言手伸進袖子里,宗景灝給她拉上拉鏈,攏了攏領口,看到手腕上的玉鐲,交代了她一聲,“脫衣服時,不要露出來。”

    對于程毓秀文傾也是很不友好,不是宗啟封護著,文傾不知道怎么為難她呢。

    雖然他不清楚文傾知不知道這是屬于程毓秀的,但是,他都不能讓文傾看見,以免對林辛言的第一印象不好。

    雖說從文嫻死后,兩家來往少,可是那邊終究對他不錯。

    他不想因為程毓秀的事情,讓林辛言和那邊弄的不愉快。

    林辛言拉了拉袖子,故作不經意的問,“他和這邊的關系很不好嗎”

    宗景灝沉默了一下,最后什么也沒說。

    不過林辛言看出來了,應該不很好,不然,宗景灝不會提醒她這么小的事情。

    她深吸了一口氣,內心有幾分悵然。

    外面有風,宗景灝抱著林蕊曦,將她的頭按在大衣內,不讓寒風吹到她的臉。

    司機拉來車門,宗景灝將小女孩放進車內,林曦晨不讓抱,自己爬進去,車內很寬敞,坐他們也不會顯得擁擠。

    司機平穩的將車子倒出車庫,開上大路。

    外面有呼呼的風刮過,冬日里的陽光也抵擋不住凌冽的西北風。

    過了大概四十多分鐘,車子終于在一片老式的宅院前停下。

    司機下來打開車門,宗景灝先下車抱起女兒,林辛言和林曦晨隨后。

    站在宅子前,可以看清整個宅子的全貌,雖然看的出修正過,依舊能感受到,這座宅子有些年頭了,不過,剛剛進來的時候,她發現進出口有shibg把守。

    雖然這里宅子老舊,但是能住在這里面的人,都是很身份的人。

    依照文傾的級別是沒資格住這里的,這是文謹那個時候上面分下來的房子,后來他去世,文傾接替下來,雖然級別沒到文謹的高度,但是,他現在的職級也不低,加上又是父親那輩的老宅,上面便沒有讓遷移。

    這里雖然不如高樓大廈繁華,可是能住這里面人都很有身份。

    司機走上前去按響門鈴,很快有人過來開門。

    一位看上去并不年青的婦人,她的頭發盤在腦后,身上還系著圍裙yovgs,看到宗景灝,和他身邊的人,她上下打量了一翻,笑著說,“快點進來,外面冷。”

    宗景灝微微頷首,以示回應,他一手抱著女兒,一手牽起林辛言的手,怕她來到這里拘束,不適應。

    林辛言扭頭看了他一眼,又默默的收回視rnt8線。

    那位婦人笑著說,“你舅舅一大早的就叫我去買菜,說是你會來,早早就坐在客廳里等著了。”

    宗景灝客套的說了一聲麻煩了。

    他就是這樣的性子,其實和這邊的關系挺好的,就是為人不是很熱乎。

    這位婦人也習慣了,熱度不減,“這就是那兩個孩子吧”

    宗景灝嗯了一聲。

    婦人看著林曦晨,再看看宗景灝,覺得就像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太像了。

    其實以前沒有這么像,就是現在越是長開越是像,就連林蕊曦也愈發的相似。

    “長得真俊俏,找人稀罕。”婦人笑著,“哎,你看看你這都有孩子了,小寂還整天只知道玩,把你舅舅都愁壞了。”

    “過年不回來嗎”宗景灝淡淡的問。

    文曉寂文傾唯一的兒子,從小就桀驁不馴,文傾讓他打狗,他一定會去捉雞,讓他向南,他一定會向北,叛逆的很。

    當初文傾是想讓他接替自己的班,去當兵,可是他不干,考了國外的大學離開了他們,后來專攻也沒派上用場,去當了偶像明星。

    文傾看不起當什么明星的,覺得和以前的戲子差不多,可是,他兒子偏偏要和他唱反調,他越不喜歡什么,他越要干什么。

    現在混的還錯,知名度挺高的,因為改了藝名,加上文傾不準知道的人說出去,所以外界幾乎沒有人知道他兒子是個明星。

    進到屋內婦人關上了門,將寒風隔絕在門外,屋里暖和多了。

    林辛言往屋內望去,看到沙發上坐著一個人,他手里拿著報紙,擋住了所有視線。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