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13章,可以把家業交給女兒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13章,可以把家業交給女兒

    “不回來了,說是有通告,我也不懂那是什么,只知道他忙得很,也不知道是真沒時間,還是假沒時間總之,就是不回來。”婦人給林蕊曦換鞋子,房子里沒有很華麗的裝修,比較樸素的風格,家里沒有傭人都是這位婦人自己收拾,好在屋子不是很大。

    這位婦人也就是文傾的妻子李靜,因為文傾的身份,加上現在風聲緊,上面查的嚴格,這位婦人為人很低調,生怕會文傾添麻煩。

    似乎是聽到響動,只見坐在沙發上的人收起報紙,朝這邊看過來。

    婦人走過去,“人都來了,孩子長得招人喜歡的很,你們聊,我還有兩個菜沒做好,我先進去。”

    文傾擺了一下手,“你忙你的去。”

    不知道是不是從程毓秀的口中聽到過文傾這個人,所以有很大的好奇心,在文傾放下報紙的那一刻,林辛言看了過來。

    因為在屋子里,有暖氣,只穿著線衫,雙鬢有白發,年紀看上去和宗啟封差不多,不過給人的感覺卻完全不同,可能他是junren出身的關系,這樣沒有表情的時候,給人的感覺很嚴肅。

    而宗啟封是比較溫和的。

    林辛言在心里想,宗啟封肯定是和程毓秀是有感情的,試想,如果和一個自己不喜歡的女人在一起,又怎么能沉淀下來呢

    同時,文傾也看著林辛言,她沒有刻意打扮,全素顏,不過她皮膚好,完全不影響給人的舒服感,烏黑的長發扎著馬尾,五官清楚的呈現,清亮的眸子,挺翹的鼻,不點而紅的唇,她的五官沒有很突出的地方,可就是這樣的五官組合在一起,給人的感覺非常驚艷。

    文傾的眸光微閃,一時間竟看出了神。

    是宗景灝的一聲舅舅將他從思忖中回神,他朝著兩個孩子招手,“快過來,讓我瞧瞧。”

    林曦晨倒是不靦腆大膽的就走了過來,完全不怕文傾的那一身剛硬。

    作為junren,哪怕溫柔起來,也不似平常人那般平易近人。

    林蕊曦稍稍有些膽怯,沒敢邁起步子,宗景灝摸摸她的腦袋,“去吧。”

    他渾厚的聲音似乎給了小家伙安全感,鼓起勇氣大膽的走過來。zjjsy

    文傾看著兩個孩子,左瞧瞧右瞧瞧,最后點了點頭,“好,好,好。”

    文傾連連說了三個好,可見心情是多愉悅。

    “外面很冷吧”他的聲音柔和許多。

    “還好,坐在車里也不是很冷。”林曦晨道。

    文傾哈哈大笑起來,很少有小孩子不怕他,因為他不笑的樣子,給人感覺很嚴厲。

    他的大掌落在林曦晨的肩膀上,摸了摸他的骨骼,隨即點了點頭,“這孩子筋骨不錯。”他看著林曦晨,“有沒有興趣,跟我去部隊混”

    這時李靜剛好出來,手里端著熱騰騰的咖啡,看了一眼文傾,“你可別,見到誰都要拉去當兵,兒子不就是被你嚇跑的”

    想到兒子文傾冷哼了一聲。

    李靜將咖啡放到桌子上,“你們都坐呀,這也不是外人,別拘束。”

    這話主要是說給林辛言聽得,林nyhnbb辛言禮貌的笑了笑。

    宗景灝拉著她的手坐下來,“她年紀比我小。”

    意思像是在說,她若是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也不要介意。

    李靜愣了一下,才明白過來,笑著說,“看著是年輕。”

    像是剛畢業的大學生。

    “你不要介意啊,你舅舅就是這么個人,景灝那個時候也被他弄去當過幾天兵呢,可是宗家他是獨苗,不得不出來繼承家業,才沒繼續留。”李靜拍拍林辛言的手,讓她不要把文傾的話放在心上。

    文傾哼了一聲,“當兵有什么不好的景灝的表現當時多突出要是沒出來,現在的成就肯定比我都高,可惜了。”

    宗家就宗景灝這一根獨苗,文傾再強勢,再是妹妹的孩子。終究人家姓宗,不姓文。

    文傾覺得這是遺憾。

    如今看到他的孩子,又萌生了心思。

    李靜作為他的枕邊人,對他太了解了,及時制止他,說,“現在景灝也就這一個兒子,真去當兵了,那么大的家業誰管”

    李靜還是老思想,根本沒把林蕊曦當做是可以繼承家產的人,因為林蕊曦是女孩子將來是要嫁人的。

    宗景灝將女兒抱坐到腿上,說了句,“女兒也是一樣的。”

    他并沒有只有兒子才能繼承家產的思想,而且對于女兒,他更加的寵愛一些。

    將來要是女兒有興趣,一人一半的家產,不偏不倚。

    若是林曦晨真對做junren有興趣,他是可以把家業交給女兒的。

    “你愿意和我去部隊嗎扛槍桿子”文傾問林曦晨。

    “真的槍嗎”林曦晨問。

    文傾一拍胸口,“那是自然。”

    “那我愿意,手持長槍,直對壞人多酷。”林曦晨說話時,還用手做了一個拿槍的姿勢。

    小姿勢做的有模有樣,把文傾逗的開懷大笑,很是開心。他抬頭看了一眼宗景灝,“你們還年輕,還可以要一個,這個給我了。”

    李靜潑他冷水,“給你有用啊,現在這么小。”

    “那我等他長大點嘛。”文傾是真想林曦晨繼承他,第一眼看見他,對他就很喜歡。

    “好了,都去餐廳吧,飯菜都好了。”李靜站起來去廚房端飯菜,林辛言跟著站起來,“我去幫忙吧。”

    宗景灝點頭。

    “走去餐廳。”文傾牽著林曦晨。

    長方形的桌子圍著六把椅子剛好夠做。

    文傾坐在首位,讓林曦晨挨著他坐。

    廚房李靜看著林辛言,“這里不用你,你去坐著,我很快就端完了。”

    林辛言打開水龍頭洗手,“我閑著也是閑著,幫你端還快一點。”

    林辛言這么說了,李靜也不好拒絕,只能讓她上手了,李靜準備的菜很多,等到都端上去,擺了滿滿一桌子。

    文傾心情挺好的,讓李靜拿酒過來,要和宗景灝喝兩杯,“拿那瓶我收藏的茅臺。”

    李靜剜他一眼,不是因為他要拿酒,而是吵笑他,“人家景灝是大老板,什么酒沒喝過”

    文傾哎了一聲,“這不是我最好的酒了嗎今天很有年味,我心情好,讓你拿個酒,怎么還啰里吧嗦的,快點去拿。”

    他像是想到什么,看著宗景灝問,“這兩個孩子叫什么名字,我還不知道呢。”

    不等宗景灝說話,林蕊曦就先替他回答了,“我叫林蕊曦,哥哥叫林曦晨。”

    可能是相處了一下,小女孩也不像剛開始那樣害怕文傾了。

    文傾的臉色頓時就變了。

    林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