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15章,以后不要出現在我面前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15章,以后不要出現在我面前

    林辛言垂眸,雖說她生了宗景灝,可是錯過了最需要人照顧和培養感情的時間段。

    現在,宗景灝還不和她親近。

    程毓秀這輩子何止是缺憾,她是可悲的,也是偉大的。

    如果是她,她未必做的到。

    “你多勸勸景灝,讓他也不要在意cenkee了。”李靜嘆了一口氣,“這事其實我也理解,要是我媽去世不到一個月,我爸就另娶,我可能會更加的憎恨,說不定,能拿刀捅了那個女人,這事情啊,不發生在誰身上,誰無法體會,說是感同身受,真的可以感同身受嗎不能,還是男人穩得住,這些年景灝和啟封他們關系雖然僵,但是他終究沒做什么太過的事情,這樣冷漠對待,不過是過不了心里的砍,你作為妻子,要多開導開導他。”

    林辛言輕嗯了一聲。

    李靜有些話說的也對,這事情沒有感同身受,體會不了當時人的感受,只有同樣經歷過的,才能體會那種心境。

    她聽了程毓秀事情之后,一直站在程毓秀的角度去看問題,去勸說宗景灝。

    可是她卻沒有站在宗景灝的角度去看待這件事情。

    他不知道程毓秀是他的母親,他不知道曾經的曲折,更加不知道程毓秀為他所作出的犧牲。

    所以她應該也站在他的角度是看待這件事情。

    “今天我就先回去了。”

    這時舒服的門打開,之間宗景灝和文傾前后走出來。

    “我送你們。”文傾道。

    宗景灝拒絕了,說外面冷,車子就在外面,他們出去就可以上車了。

    林辛言看到他們出來,從沙發上站起來,宗景灝走過來,“我們回家了。”

    林辛言點頭。

    “時間還早呢,怎么不多留一會兒。”李靜挽留。onghupan

    “不了,現在時間也不早了。”林辛言迫切的想要知道文傾和宗景灝說了什么。

    李靜這樣說也是出于客氣,她看的出來,林辛言確實想要走了,“那有空常來。”

    “有機會,會過來。”林辛言給兩個孩子穿外套,李靜過來幫忙,“明兒就是除夕夜了。”

    “過完年我就又長大一歲了。”林蕊曦眨著眼睛軟萌的道。

    李靜被逗笑,“是啊,又長大一歲了,你們長大了,舅奶奶就老了。”

    “舅奶奶不老。”林蕊曦道。

    李靜笑的更加開懷了,夸贊道,“這孩子會說話。”

    這時文傾走過來,遞給孩子兩個紅包。

    “你們第一次來,這是見面里,過年的壓歲錢,你們來,我再給。”

    “不用了。”林辛言覺得不大好,紅包看起來很鼓囊,她看得出來,文傾雖然在文嫻的事情上很極端,但他是個清正廉明的好領導。

    “我給孩子的,再說,兩個孩子第一次來我家,這是習俗,也是我的心意。”文傾喜歡了上位者說話的語氣。

    李靜也附和,“收著把,給孩子圖個樂呵,我什么禮物也沒給孩子準備。”

    林辛言讓孩子和文傾說謝謝。

    “謝謝舅爺爺。”兩個孩子異口同聲。

    “好,好。”文傾摸著林曦晨的腦袋,“好好吃飯,長高了,好跟舅爺爺去部隊當兵。”

    “嗯嗯。”林曦晨用力的點頭,看樣子是對當兵真的有興趣。

    李靜和文傾站在門口目送他們。

    很快車子開出去,林辛言挨著宗景灝坐著,她能夠聞到他身上淡淡的酒氣。

    林辛言終歸是沒忍住,問道,“你們在書房說什么了”

    宗景灝好似預料道她一定會問,只是沒預料到她會這么迫不及待的就問。

    他仰靠著,沉著的看她。

    林辛言被看的發毛,眨了眨眼睛,“你這么看著我干什么是我不該問嗎”

    “嗯。”

    林辛言心里咯噔一下子。

    看到林辛言變色的臉,宗景灝嘆了一口氣,將她攬入懷中。

    “等到家,我再告訴你。”

    林辛言依在他的懷中,想了一下,說道,“對不起,我一直勸你接受毓秀,卻從來沒考慮過你的感受。”

    宗景灝低眸,有些意外,又有些欣喜,把用力的往懷里攏。

    “要不要給他們兩個改姓”林辛言忽然問。

    之前她從沈培川嘴里聽過一嘴,說兩個孩子應該改回姓,當時她沒放在心上,這次文jqcqf傾這么大的反應,她想,也許改回去是對的。

    畢竟,現在她一已經在接受這個男人,接受這個家庭。

    “為什么要改”宗景灝沒覺得這是問題。

    “不改,他們不就是林家的了”林辛言其實更不想他們姓林,她是沒得選擇。

    “我們是你的,和林家沒關系。”宗景灝從來覺得他們姓林,就是林家的孩子,在他看來,這兩個孩子就是屬于林辛言的,她十月懷胎,一點一點的將他們養大,誰也沒有資格代替。

    林辛言抓著他的衣領,“我們現在是夫妻,孩子隨我的姓,外人怎么看”她故意調侃他,“別人會不會以為你是上門女婿所以孩子才隨我的姓”

    “調皮。”他沙啞的笑,附身吻她的耳垂,“能嫁給你,我也愿意。”

    林辛言連忙撤開身子,前面有司機,他也不避諱。

    他笑意更濃。

    醫院。

    秦雅醒來已經是下午。

    “餓不餓”蘇湛換了干凈的衣服回到醫院,看到她還沒醒來,就一直守著她呢。

    中午他都沒下去買飯,是讓家里的傭人燒了送來的,老太太吃不慣外面的食物。

    秦雅這一覺睡的有些久,腦袋有些昏,她從沙發上起來,坐著,緩了好會兒才恢復精神,她揉了揉眼睛看著蘇湛,腦子清晰起來,她要離開,后來老太太突發腦淤血,她就跟著來了醫院

    她從沙發里下來,“我該走了。”

    蘇湛攥了攥手,故意裝沒聽見,“你睡了很久,不餓嗎”

    秦雅搖頭,“不了。”她抬頭看著他,“我們就這樣吧。”

    這個女人,這么無情嗎

    蘇湛站起來,雙手一攤,“你走可以,但是你睡了我,得賠我精神損失費。”

    秦雅,“”

    她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還是一如既往的痞

    “你要多少”秦雅去找包,掏出錢包。

    蘇湛笑笑,“你覺得我值多少”

    他想了想,“五十萬吧。”

    他覺得秦雅拿不出那么多錢,她拿不出錢,他就有理由留住她。

    “你當你金枝玉葉你值不了那么多錢”秦雅就差破口大罵,你怎么不去搶劫。

    尚存的理智告訴她,這里是醫院,那樣做很不禮貌,才沒吼出來。

    他來軟的根本留不住她,這個女人鐵石心腸。

    他破罐子破摔的拽樣,“值不值這么多,你應該很清楚,我就這個價,給不起錢,就留下來,繼續和我做夫妻。”

    秦雅怒急反笑,從錢包里掏出一張卡,扔到沙他臉上,“以后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

    蘇湛有點傻眼,她竟然那得出來。

    她只是林辛言的助理,怎么還會有這么多存款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