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17章,各憑本事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17章,各憑本事

    林曦晨數好錢,將錢遞給妹妹仰頭看著宗景灝,眨了眨眼睛,睫毛忽閃忽閃的,“你連我媽咪的生日都不知道,你是怎么做人家丈夫的”

    宗景灝,“”

    他竟然被噎的說不出話來,嗯,他是很不合格的丈夫,結婚關系維持了六年,過完明天就七年了,孩子馬上六歲了,還沒洞房。

    他可不是,不合格嗎

    沒有讓妻子幸福,都是他的錯。

    現在林曦晨是已經接受了他,但是,也沒忘記過,他曾經的拋棄,既然想要追回媽咪,就要付出努力。

    “你自己查。”林曦晨擺明了不愿意說,他雙手環胸,“給你透露個信息,給你留的時間不多哦。”

    宗景灝眉毛一挑,時間不多

    那豈不是就是最近幾天

    宗景灝蹲下,和兒子平視,“你信不信,我一句話就能問出來”

    林曦晨反應的特別快,一把捂住妹妹的嘴。

    生怕他會問妹妹,林蕊曦是個沒立場的,而且還很黏宗景灝,若是問她,她一定會告訴宗景灝的。

    “你休想誘哄妹妹。”林曦晨瞪著宗景灝。

    林蕊曦則是有些不知所措,這是怎么回事

    哥哥怎么忽然捂住她的嘴巴

    “唔唔”

    “你們在干什么”林辛言從樓上下來,看到林曦晨捂著林蕊曦于是問道。

    宗景灝看了一眼兒子,笑的愉快,“剛剛小蕊說你的生日在大年初二,然后,小曦就說她說錯了,然后捂住她的嘴巴。”

    “是在”

    “媽咪”

    林曦晨大聲打斷她,生怕她說出來,他狠狠的瞪著宗景灝,“你耍賴”

    “我哪里耍賴”宗景灝雙手一攤,“我們各憑本事不是嗎”

    這次輪到林曦晨無話可說了。

    林辛言一頭霧水,她拍拍兒子的肩膀,讓他放開女兒,“你一直捂著她,她會不舒服的。”

    “媽咪,你千萬不要和他bauart說,你什么時候生日,讓他自己調查,查不出來,他就是沒誠心。”林曦晨交代著林辛言。

    林辛言眨了眨眼睛,好像弄清楚了怎么一回事。

    他是相信林辛言的,但是對妹妹就沒把握了,于是,把妹妹拉回房間,“你跟我去房間。”

    “我的錢怎么辦”林蕊曦巴巴的看著哥哥,那么多錢,她可以讓媽咪給她買很多東西了。

    舍不得丟下,萬一沒有了呢

    “媽咪你幫我們撿起。”林曦晨堅決不讓妹妹和宗景灝有接觸的機會,這個男人太狡詐了,剛剛他差點就從林辛言的嘴里詐出來。

    林辛言點了點頭。

    等到兩個孩子進房間,林辛言才盯著宗景灝質問,“你和孩子較什么勁”

    宗景灝坐到她身旁,捂住她撿錢的手,拿過她手里的錢,幫她撿起來,“是你兒子先挑釁的我。”

    嗯,其實他才是受害者。

    明明是林曦晨欺負他好不好

    林辛言無語的望天。

    宗景灝將錢裝進紅包內,放在桌子上,“今晚你陪我去個應酬。”

    “什么應酬”

    林辛言問,心里差不多有猜測,這個時候肯定不是工作上的應酬,應該是公司內部的。

    不等宗景灝說,林辛言就拒絕了,“我不想去。”

    她知道,宗景灝的用意,帶著她出現在年會上,肯定就是向公司里的人介紹她的身份。

    現在她和宗景灝的感情還沒很穩固,她不想受外界的影響。

    他的心意,她是領的。

    她主動依到他的懷里,“我們沒有辦婚禮,當初結婚也很隱秘,幾乎沒有幾個人知道,我忽然出現在公司年會,你介紹了我的身份,別人會怎么想忽然就結婚了要是知道兩個孩子的存在,又會怎么揣測會不會說,是母貧子貴或者我用孩子要挾你結婚之類的你的身份,很容易讓人八卦,我只想和孩子安安靜靜的度日,我知道你是心疼我,想讓我光明正大,可是順其自然會更好。”

    她抬頭看著他,“你的心意我明白,是我還沒準備好。”

    宗景灝抿著唇,他只想把她的身份帶到人前,卻沒考慮,這樣忽然宣布帶來的不良影響,的確,以他的身份忽然說結婚了,必定會讓人有眾多的揣測。

    “舅舅和你說什么了”

    林辛言還是想知道,文傾和宗景灝說了什么,又有什么動作。

    宗景灝是什么想法,她都需要知道。

    以前他確實不知道毓秀的背景,他沒有刻意的去了解過。

    這次,他從文傾的嘴里知道,原來香云紗是程家的。

    程毓秀能夠嫁給宗啟封,是用家族世代傳承的手藝換取的。

    可是現在,這門手藝,又被人撿起來了。

    文傾知道有人學會了這門手藝,但是不知道是林辛言。

    當時他聽到時,也是錯愕的。

    他低頭吻她的額角,為曾離開,而是在哪里廝磨著,“你應該知道,香云紗的背景吧”

    雖是問,確實肯定的語氣。

    林辛言心猛地一陣緊縮,她壓著聲腔,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正常,“程毓溫教我的時候和我說了,是程家的祖業。”

    他的吻移到她的眼角,“還不肯說嗎”

    林辛言僵硬著身體,“我答應了不能說的。”

    所以不要逼她。

    “他是不是要你對付我”林辛言啞著嗓子。

    的確,文傾當時是這么說的,“當初她答應了我,現在又反悔,是她違背諾言踩了我底線,我不知道就罷了,但是我知道了,就絕對不會放任。”

    當時宗景灝并未出言維護,因為如果他勸文傾不要去追究這件事情,反而會讓他懷疑。

    當時他是把這件事情攬到自己身上,這樣他才能保護林辛言,又不會讓文傾懷疑。

    現在他嚴重懷疑,這是程毓秀的陰謀,故意讓林辛言扯進這件事情中,讓他和文傾都不能對林辛言下手。

    “有我在,誰也不能傷害你。”包括文傾。

    林辛言知道,此刻的宗景灝肯定是左右為難的。

    她并不想他為難,也不想放棄對程毓秀說過的話。

    程毓秀為了宗景灝犧牲夠多了,難道要,世代傳承的手藝也就此斷送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