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18章,等你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18章,等你

    “我暫時不會讓人知道。”她會香云紗的事情,年后服裝展的事情也先放下。

    不是就此將放棄,而是等待合適的機會。

    現在如果她不顧一切,去做這件事情,只會讓宗景灝陷入兩難中。

    好在,還有很多時間。

    他的吻滑到她的耳畔,低啞的道,“你終究還是不肯說。”

    她額頭和鼻梁的汗渭,細細碎碎,內心還在不停的掙扎,不停的顫抖。

    最終,她沒松口。

    三點鐘的時候關勁打電話過來,那邊都安排好了,現在宗景灝可以過去了。

    林辛言站在玄關給他整理領口扎領帶,認真又專注,他攬著她的腰,“我不想去了怎么辦”

    林辛言沉吟著,“你不怕寒了那些員工的心,那你就不去。”

    公司加上分公司,光是高管都有一兩百名,很多一年都見不到他一面,年會他不出現,實在是說不過去。

    宗景灝捏著她的下巴,仔細端詳,他的指腹碾過她的嘴唇,“會等我回來嗎”

    林辛言點頭,“嗯。”

    “我盡量早點回來。”他輕啄她的嘴唇,柔柔軟軟的,越親越上癮,摟著她加深這個吻。

    咔嗒。

    有開門的響動,林辛言趕緊去推他,宗景灝順勢放開她。

    宗啟封和程毓秀一前一后走進來,看到宗景灝穿著整齊,宗啟封問,“要出去。”

    “去公司。”宗景灝簡言駭意。

    宗啟封了然,沒有交代他什么,畢竟他很久不管公司了,宗景灝的能力根本不需要他多言。

    林辛言撐大衣,宗景灝雙手伸進袖筒,肩膀一抖,大衣整齊的套到身上,頂級灰色羊絨大衣,沒有一絲褶皺,趁的他整個人精神異常卓爾不凡。

    林辛言送他出門。

    外面冷,宗景灝讓她回去。

    看著車子離開院子,林辛言關門進屋。

    “你們去文家了”林辛言剛一轉身就看到程毓秀站在她的身后。

    她如實回答道,“是。”

    “他沒為難你吧”

    “沒有,他并不知道是我,景灝擋了過去,我想,近期他應該不會知道。”不知道,便不會有動作。

    假如他知道了,看在她是宗景灝的妻子份上,她想,文傾也未必會像以前那樣毫不留情。

    她看的出來,他很在意宗景灝。

    關于兩個孩子的姓,文傾所在意的不是不隨宗家姓,而是不隨宗景灝的姓。

    從宗啟封娶了程毓秀,對這個曾經的妹夫,也沒多少感情了吧。

    程毓秀稍稍松了一口氣,“那就好。”

    她生怕會給林辛言帶來麻煩。

    程毓秀朝林辛言招手,讓她到沙發是上坐。

    讓傭人倒了兩杯熱茶過來。

    “今天我們去了文嫻的墓地。”每年他們都回去,“本來我想叫你一塊去的,但是,有兩個孩子,我就沒叫你。”

    不管怎么樣,文嫻替她照顧了六年的宗景灝,文傾對她的確過分,可是文嫻沒有什么地方,對不起她。

    畢竟一開始,都是她自己自愿的。

    程毓秀喝了點水問,“晚上想吃什么我來做。”

    林辛言并沒有什么胃口,于是說道,“什么都行。”

    程毓秀笑笑,“那行吧,我看著準備。”

    “我看你臉色不是很好,去休息休息。”程毓秀道。

    林辛言確實覺得有些累。

    現在離晚上還有點時間,她說,“那我去睡一會兒。”

    “去吧。”程毓秀擺手。

    林辛言躺倒床上,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時候睡著的,太陽落山也沒醒來,是敲門聲,把她從夢中拉回。

    “媽咪晚飯了。”是林曦晨叫她。

    她起來,洗了把臉下樓,餐廳里除了宗景灝,都到齊了。

    她本想著睡一小會兒,等到做晚飯的時候起來幫程毓秀的忙,結果水沉了。

    長輩在做飯她睡覺,實在是不合適。

    “怎么不早點叫我。”

    “又有沒外人,前陣子你們一直在外面,現在回來了,要多休息休息。”程毓秀盛15858513883的一碗滋補的湯,端給她,“冬天適合喝這個湯。”

    林辛言雙手端過來,還冒著熱氣,她吸了一口,還有些熱,湯里有參的味道。

    “我放了紅參,女人吃了好,等下有肚子多喝點,”程毓秀道。

    林辛言點頭,“謝謝媽。”

    程毓秀重重的誒了一聲,沒有聽到兒子叫媽,能得到兒媳婦的承認,內心也是安慰的。

    吃過晚飯,傭人收拾餐桌,程毓秀主動攬下兩個孩子的活兒,洗澡睡覺,她都要親自照顧,加上之前見過面,兩個孩子對她也不陌生,都愿意和她相處。

    林辛言也樂意,剛好宗景灝不在,他們有點時間獨處。

    她陪兩個孩子在下面看了一會兒電視,上了樓。

    她看了一眼時間,現在不到九點,下午睡過了,這會兒一點困意都沒了,她洗了澡,穿著白色絲絨的睡袍,她從帶來的書中,找了一本她比較喜歡,坐在床頭看。

    不知不覺已經過了12點,她有了困意,打了一個哈欠,她將書簽放到她看到頁數,合上書,放到桌子上,拉著被子,關了床頭燈,準備睡覺時,她聽到了樓下有開門聲。

    夜深人靜的時候,所以有點動靜,就能夠聽見。

    她重新開了床頭燈。

    沒過多大會兒,她聽到了上樓的腳步聲,一下一下

    沒過多久,房門被推開。

    借著淡黃色的燈光,他看到躺在床上的女人,睜著眼睛正看著他,“還沒睡”

    “等你。”

    林辛言看到他肩膀上白色,問道,“下雪了嗎”

    宗景灝意識到自己穿著大衣上來,他側頭看了一眼,肩膀上落了幾片雪花,是他下車到屋里這段路程飄落到身上的。

    他嗯了一聲,怕把冷氣帶到屋內,他將外套掛下去才又上來。

    他關上房門,走進來。

    坐到床邊看著他,她黑色的長發如潑了墨,白皙無瑕的肌膚透出淡淡的分紅,粉色的雙唇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

    讓人有一嘗的沖動。

    他附身過來,越靠越近,林辛言能夠聞到他身上的氣息,有淡淡的酒氣,不濃重,和淺淡的酒精味。

    “你喝酒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