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19章,林國安死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19章,林國安死了

    “一點。”幾個分公司的總經理,敬他,他不得不喝。

    他挨的更加近,說話的熱氣噴灑在她的臉旁,酥酥麻麻的癢,林辛言微微側頭,宗景灝捏住她的臉,掰正,讓她看著自己,問道,“難聞嗎”

    林辛言點頭,“都是酒味,你說呢”

    “那我去洗洗。”他悶笑,“要不和我一起洗”

    林辛言臊的臉通紅,推了他一下,“別不鬧。”

    看到她臉紅,他笑的更深,從床邊站了起來,去了浴室。

    很快浴室傳出嘩嘩的水聲。

    林辛言裹緊被子,莫名的緊張。

    不一會兒,浴室里傳出低沉的聲音,“幫我拿一下衣服。”

    林辛言抬頭,看著浴室的玻璃門,想起來她洗澡的時候,把唯一的意見浴袍穿上了,里面沒了。

    她扶額,忘記再拿一套放進去。

    她起床到柜子里找了一套新的,搬過來的時候,她是有準備這些生活用品的,她撕掉標簽,走到浴室門口敲了敲門,“給你。”

    很快,浴室的門打開,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她還來不及做出反應,整個人被拉了進去,她整個人被按在了墻上。

    他剛洗過澡,整個浴室霧氣騰騰,他結實的身軀,布滿密密麻麻晶瑩的水珠。

    “你干什么唔”

    她的話還沒問出口,就被吻住唇,一切淹沒在他的熱情里。

    浴室的玻璃門上,晃動著一雙影子。

    火熱而綿長。

    林辛言不知道他什么時候盡興的,最后她沒了力氣,全靠他抱著,不然就攤下去了。

    迷迷糊糊中她被抱到床上,裹上被子,她累極了,可是還有人在她的嘴上作亂,她用盡力氣,咬住,宗景灝皺眉,很快眉眼舒展,悶聲問,“還想繼續”

    “混蛋”林辛言怒斥,可是偏偏被折騰的沒了力氣,說出的話像是在撒嬌。

    她的身上布滿他的痕跡,他知道,她真的累了,沒再繼續折騰她,抱著她睡覺,輕輕的拍著她的背哄著,“我混蛋,我混蛋”

    這一覺林辛言睡的特別沉,醒來時身邊已經沒有人。

    她起身拿過桌子上的手機看了一眼時間,已經快1點了,她睜大了眼睛,她睡了一個上午嗎

    這里不是只有宗景灝,還有程毓秀和宗啟封,她不起床是怎么回事

    別人得怎么看她

    她快速的掀開被子下床,不知道是她的動作太快,還是昨晚受了宗景灝的虐待她的雙腿一軟,差點摔倒,幸虧他的動作快扶住床頭柜,才沒摔倒,她站著緩了緩才敢邁步,她去浴室洗漱,這時,她才看到自己身上的痕跡,她的眉頭深鎖,這讓她怎么見人

    又在心里把宗景灝罵了千百遍。

    洗漱好,她到柜子里找了一件黑色的高領毛衣穿上,配著一條格子裙,收拾好她走下樓。

    沒在客廳里看見程毓秀和宗啟封她稍稍松了口氣,不然她真的沒臉。

    “起床了。”今天是除夕別墅那邊沒人,就把她叫過來一起過年了,看見林辛言起來她忙打招呼。

    林辛言抓了一把頭發掩飾自己的不適,她沒看于媽的眼睛,淡淡的嗯了一聲。

    聽到林辛言的聲音,宗景灝合上電腦,他正在看年終報表,這個會兒也不看了,而是從沙發上站起來,看著她,“該餓了吧”

    林辛言沒理會他,生氣了。

    她走下樓梯朝著餐廳走去。

    于媽笑著,“廚房里給你熱著飯呢,我這就去給你端。”

    林辛言拉開椅子坐下,于媽將熱著的飯菜端上來,看到宗景灝進來,很識趣的退出去,“外面下雪了,我去院子里看看雪景。”

    宗景灝從她的后背覆上來,雙手撐在她的兩則,嘴唇附到她的耳畔,“生氣了”

    林辛言把頭埋下來,雙手捧著碗,喝了一口熱湯。

    完全把宗景灝當空氣。

    宗景灝親她的臉頰,林辛言越是不理他,他越是放肆,手從她的衣擺伸到她的毛衣里

    “宗景灝”林辛言被惹毛了,猛的站起來瞪著他,“你還要不要臉了這要是被人看見了,你不打算見人了是吧”

    看到她氣鼓鼓的臉,他卻覺得可愛,笑的很輕,“家里沒人。”

    程毓秀和宗啟封一大早就帶兩個孩子出去了,說是晚上才回來。

    家里沒有人。

    “早上為什么不叫我這里不是只有你一個人,一大家子人呢,大人小孩都起來了,就我一個人睡懶覺,你讓長輩們怎么看待我你到底有沒有為我想過”

    “我看你很困。”昨晚他回來的時候就已經下半夜了,他又她幾乎早上才睡上覺,所以睡得沉,他怎么忍心把她叫起來呢。

    宗景灝過來樓她,林辛言拍開他的手。

    她對宗景灝心里都有陰影了。

    宗景灝不顧她的反抗,強硬的把人攏在懷里,為了防止她掙扎,將她的雙手交叉按在胸口,結實的胸口,緊緊的貼著她纖細的背,咬著她的耳朵問,“昨晚,是不是把你弄疼了”

    林辛言低著眼眸,眼里含著淺淺的水跡,她求饒了多少次,他都不肯放過她。

    到現在她還有燒漲感。

    宗景灝的頭埋在她的頸窩,在要了她的那一刻,他就失去了多有的控制能力,只想要她,恨不得把她揉進身體里。

    讓她變成他身體的一部分。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了,就是無法控制。”他的聲音悶悶的傳進她的耳朵。

    他活了三十多年了,他憋的太久了,一旦得到釋放,是很恐怖的。

    他的臉從她的頸窩中抬起來,用臉頰蹭著她的,“以后我輕點。”

    林辛言扭扭捏捏,搓搓坨坨,“我,我能不要嗎”

    “不行”什么都能依著她,順著她,但是這個不能。

    他哄著,不敢把她給嚇跑了,“我是正常男人,憋久了會生病的,一天三次”

    這對宗景灝來說,真的是洞房花燭夜,第一次在清醒的情況下,體會她的味道,第一次,清醒的做男人。

    林辛言,“”

    她受不了,“一次。”

    “不行。”

    “那不談了。”林辛言強硬。

    宗景灝眨了眨眼睛,他濃密的睫毛刮著她的眼角,有些癢,她側著頭,宗景灝以為她生氣了,心里嘆了一口氣。

    “聽你的,一次。”一次就一次吧,大不了一次時間長點。

    其實也不是很虧。

    他吻她的眼角,臉頰,一點一點的往下吻她的脖子。

    林辛言幾乎崩潰的道,“我還沒吃飯。”sazn

    宗景灝的動作一頓,雖然不舍,還是放開了她,都已經這么瘦了,再吃不飽,那腰豈不是會折斷

    這時,宗景灝丟在沙發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林辛言找借口擺脫他,“快去接電話。”

    宗景灝將她椅子拉好,“你先做下。”

    林辛言聽話的坐下,她這樣乖巧,宗景灝吻吻她的額頭,“多吃點兒,太瘦了。”

    林辛言不吭聲,往嘴里塞東西。

    宗景灝笑,去拿沙發上不停響著的手機。

    他接起來,那邊傳來沈培川的聲音。

    “是景灝嗎”他怕接電話的不是宗景灝,所以先確定。

    他的聲音聽起來很急切。

    宗景灝皺眉,“是我。”

    這次沈培川才敢放心的說,“林國安死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