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20章,他打你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20章,他打你了

    宗景灝抬眸看向坐在桌前吃飯的女人,眉頭不由的深皺,并不是因為林國安死了,而是,他覺得這件事情和莊子衿肯定有直接關系。

    從她決定和林國安復婚,他就覺得事有蹊蹺,果不其然,這年還沒過完,林國安就死。

    他走到窗前,確定林辛言聽不到的情況下,才說話,“人在什么地方死的”

    “家里,我現在在現場,當時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也嚇了一跳,沒病沒災的說死就死了,難道是報應”沈培川說。

    宗景灝可不信鬼神那一套。

    這是個現實的世界。

    “我現在過去。”若是和林辛言沒關系,他根本不會插手這樣的事情。

    就算是林國安他也不會插手,現在他怕的是和莊子衿有關系。

    林辛言和莊子衿相依為命多年,感情深厚。即使這次莊子衿不顧她的阻止和林國安復了婚,但是他看xdy得出來,林辛言還是很在乎莊子衿的。

    沒有關系還好,若是有

    他掛了電話,走進餐廳,林辛言低著頭,沒看他。

    一縷發絲滑下來,宗景灝身后挑起別到她的耳后,低聲道,“我有事要出去一趟。”

    林辛言嗯了一聲。

    “今天家里沒人,吃完飯,上樓再睡一會兒。”他溫柔的交代。

    林辛言點頭,問了一句,“你是去公司嗎”

    宗景灝沉吟了一下,扯謊道,“是蘇湛和沈培川組的場子,讓我過去。”

    “哦,別喝酒了,對身體不好。”她關心的道。

    宗景灝心里愣怔了一下,很快,眼底漾開一抹笑意,一股暖意,從心底竄出,他身上有很多標簽,但是從來沒有關心過他的身體,他吻她帶的額頭,“乖乖等我回來。”

    林辛言推了他一下,“快去吧,別讓他們等久了。”

    宗景灝嗯了一聲,從玄關的衣架上,拿下大衣,走了出去。

    宗景灝剛走沒多大會兒,于媽就走了進來。

    她在玄關脫掉沾了雪的外套,走進來,看到林辛言還坐在餐桌前nyhnbb,她的毛衣不知道什么時候卷了上來,腰間露出一塊青紫的痕跡。

    于媽以為自己看花眼了,走過來,彎身去看她的腰。

    仔細一瞧,還真是一片青紫的痕跡,她睜大了眼睛,“你的腰”

    林辛言連忙拉下毛衣,顯得有些驚惶。

    “少爺有暴力傾向嗎他打你了”于媽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若不是宗景灝打的,她身上那來的傷

    “沒有,我自己不小心磕的。”林辛言扯著慌。

    于媽還是有些不相信,“你自己怎么能磕到腰”

    林辛言低著頭,長發擋住她熾熱的臉頰,“我洗澡時滑倒了,磕的,那個,我先生上去。”

    她起身逃似的離開餐廳,生怕于媽再問出點什么。

    于媽看到碗里的湯還沒喝完,喊道,“你吃飽了嗎還沒吃完呢。”

    “我吃飽了。”

    林辛言頭也沒回,跑過房間關上了門,她喘了一口粗氣,走進浴室,掀開毛衣,對著鏡子看自己的后腰,這才看清楚自己腰上的痕跡,她被宗景灝抵在水池邊緣,怪不得她感覺那么疼。

    她拉開裙子的拉鏈,將毛衣掖在里面,她怕再不小心卷上來。

    她覺得累,可是躺到床上又睡不著。

    她下樓,于媽在擦桌子,因為年夜飯在飯店預訂的,家里不用做,所以都閑了下來。

    “于媽,我們一起去逛街吧。”想著過年,總要給家里人和兩個孩子添些東西。

    于媽點頭,笑著說道,“好呀。不過你得穿厚點,外面下雪了。”

    林辛言說知道了,她到樓上拿了包,拿出大衣穿到身上和于媽一塊出門,家里沒了司機,林辛言自己開車,于媽坐后邊,林辛言要她坐到前面來。

    不管宗景灝怎么抬舉她,她心里都明白,自己就是個下人。

    林辛言笑笑,“我們是一家人,不要客氣。”

    于媽坐上來,只覺得心里很暖,哪怕冰天雪地,內心是火熱的。

    “少爺能娶到你,是他的福氣。”不是指林辛言長得好看,而是她的善良,平易近人,從來不會在她面前擺少奶奶的架子。

    多少有錢家里的傭人,被雇主當奴隸看待,有時候會被當小偷防著,做不好吩咐的事情,會挨罵。

    她就覺得自己運氣好,遇到文家和宗家這樣的好人家,沒想到的是,林辛言也這么的好相處。

    林辛言并不覺得自己多好,于媽一直照顧宗景灝,她應該尊重。

    說不好聽的,于媽比程毓秀和她,陪伴照顧的宗景灝的時間比他們兩個都長。

    這是一位慈祥善良的好人。

    很快車子停在了商場。

    林辛言和于媽一起走進去。

    到處張貼著紅色金色老鼠的吉福,因為過完今天就是鼠年了,今天商場里的人依舊很多,看起來都是來置辦年貨的。

    她們從一樓開始逛,一樓是孩子的天堂,吃的喝的玩的,還有衣服,因為兩個孩子沒在身邊,她想買點回去給他們。

    她對兩個孩子的胃口熟悉。

    沒多大一會兒,她就買了不少,吃的和穿的。

    他們上了二樓,路過一家男裝店,林辛言在櫥窗里看到一套西裝適合宗景灝,就走了進去。

    于媽跟著,眼角帶著笑。覺得現在的林辛言就是小妻子的模樣,給孩子,老公置辦新依。

    就像是平常人家里的畫面,很是溫馨。

    宗景灝的西裝都是沉穩的深色,黑色,灰色,深藍色系,此刻她看的這套是有些暗格子的款式,顏色暗黑,在光線下,又能看到淺淺的藍色,不會很明顯,宗景灝身材高挑,她覺得很適合他。

    服務員夸林辛言有眼光,“我們店專營高檔商務男裝,這套是限量版,適合各個正式場合,深色,嚴肅沉穩。”

    林辛言看吊碼牌,愣了一下,要十萬零八千。

    她自己都沒買過這么貴的衣服。

    不過她的確看上眼了,她看著服務員,“你們有打折嗎”

    服務員搖頭,“不好意思,沒有,如果你覺得這套貴,這邊都是3到6萬的,您可以看一下。”

    這的確是一家高檔的男裝店,便宜的也要幾萬,不過她看宗景灝的那些衣服,和這些一比,好像他的還要好,價格更貴。

    可是他有錢啊,她又沒有他有錢。

    不過太差了,他也沒法穿出去。想著,林辛言咬了咬牙,讓服務員包起來。

    刷卡的時候,林辛言覺得肉疼。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