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21章,她穿過最暖的衣服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21章,她穿過最暖的衣服

    提著袋子出門,她們繼續逛,林辛言給程毓秀買了一件皮草大衣,她看到一件羊絨大衣,黑色不是很長,很適合于媽,她讓服務員拿下來給于媽試試。

    于媽一聽讓自己試,連忙擺手,“我不要,我自己有衣服,不要拿,我不試。”

    “您女兒吧,給您買東西是孝心,讓您試,您就試試唄,好的衣服穿著也顯年輕。”服務員看于媽的年齡,應該是林辛言母親的歲數,一般吧,兒媳婦帶婆婆買衣服的很少,幾乎一年也遇不到幾個,多數,是女兒給媽媽買。

    所以服務員就這么說了。

    于媽的臉色一白,呵斥著服務員,“你怎么說話的,這是我家少奶奶,我就是個伺候人的老媽子,你這樣說,不是讓我難堪嗎”

    林辛言拍拍于媽的肩膀,“別激動,沒關系,你的年齡的確和我媽差不多。”

    “不好意思。”服務員錯愕了片刻,才連忙道歉,她頭一次遇見,雇主給自己家里的傭人,買這么好的衣服。

    心想,這世上怎么會有這么善良,又有錢的人

    今天,她是大開眼界了。

    “遇到這么好的人家,你更應該接受了,有多少人有你這么好的運氣”服務員想要坐業績,很希望于媽去試試,然后買下。

    “試試吧。”林辛言笑著。

    “可是”

    “來來到試衣間試試。”服務員直接將人拉進試衣間。

    于媽不是很高,短款很適合她。

    “看看多合適。”服務員贊賞著。

    “就這件。”

    “我真的有衣服穿。”于媽抓著不讓服務員裝。

    林辛言故意說,“我這衣服也不是白買的,以后小曦和小蕊,還要麻煩你照顧呢。”

    “照顧他們是我應該的。”于媽道,“再說我又不是不拿工資。”

    宗景灝從來沒虧待過她,她手里的卡,都是無限制的。

    可見,她多被信任。

    “你的運氣真好,我可沒遇見這么好的diyn老板,真羨慕。”服務員故意說笑,“要不我去代替你的工作”

    于媽連忙擺手,“那不行。”

    不是她舍不得錢,或者是這么好的工作,而是,她怕別人照顧的不好。

    趁著于媽松懈,服務員將衣服包了起來。

    這下于媽也不好推辭了,林辛言付了錢,拎著袋子出門。

    三個小時下來,大包小包,她們兩個手里提滿了。

    下去的時候,林辛言看到一個名為aq牌子的羽絨服裝店,她停下了腳步,以前在a國的時候,那個時候她還小,莊子衿又沒多少錢,每到冬天都特別的冷,那個時候,她最怕過冬天。

    她記得她12歲的時候,莊子衿,用了一個月的工資,給她買了一件斷碼處理的羽絨服,就是這個牌子。

    那是,她穿過最暖的衣服。

    她側頭看向于媽,“你先回車里等我。”

    于媽點頭,拎著東西先離開。

    林辛言走進店里。

    服務員迎上來,“這邊都是新款,您可以看看。”

    林辛言并未按照服務員介紹的區域看,而是朝著另一邊走去。

    她沒有再找到那件衣服,想來那個款式已經淘汰了吧。

    畢竟這么多年過去了。

    服務員跟過來介紹,“這邊適合中年人,您是自己穿,還是買來送人”

    林辛言看到一件過膝的,灰色,帽子領口帶著貂子毛長款羽taojie絨服,她記得莊子衿有老寒腿,都是在a國那些年留下來的,所以她喜歡長款的羽絨服,說,穿著能護住膝蓋。

    加上莊子衿有一米六五,也能撐起來。穿長款還是很好看的。

    林辛言撫摸著羽絨服細膩的布料,回想到和莊子衿一起的很多事情,“這件,還有碼的嗎”

    服務員搖頭,“是有,x,xx的了,如果您要的話,我可以從總部給您調過來,如果您不想來取,我們可以送貨上門。”

    林辛言想了一下,“幫我調一件過來吧。”

    “那好,是您來取,還是我們送給您”

    “我給你一個地址,你們幫我送過去吧。”她怕自己見到莊子衿,又要和她生氣,所以,讓決定讓服裝店里的人呢送。

    “那好,您留個地址。”服務員將紙和筆拿給她,“您的聯系方式也留一下,我們送到之后,會通知您。”

    林辛言嗯了一聲,留下林家的地址,最后留下自己的聯系方式,付了錢,離開店里。

    此刻的林家。

    已經被戒嚴,傭人和莊子衿帶回警局做調查,林國安是死在床上的,現在法醫正在進行尸檢。

    “臥室沒有任何打斗痕跡,按照傭人的說辭,莊子衿住進來以后,和林國安感情很好,莊子衿天天親自做飯給林國安吃,兩人幾乎形影不離,應該不是謀殺。”

    一開始沈培川也懷疑是不是莊子衿殺人,畢竟之前林國安很渣。

    可是來到現場以后,一點他殺的證據都沒有。

    宗景灝抬起眼皮,看著沈培川,“若是你,你會原諒一個背叛你,間接害死你的孩子,對你不管不問多年的人嗎”

    沈培川想了一下,搖頭,“不會,我又沒抽風”

    很快沈培川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懷疑”

    “不是懷疑。”他是肯定,當時莊子衿那么堅定的要和林國安復婚,復婚不久,林國安就出事,他絕不認為這是巧合。

    這時法醫人員從樓上走下來。

    沈培川快步走過來,“有線索嗎”

    法醫點頭,“有。”

    沈培川皺眉,“發現了什么”

    “我現在還不能肯定,確定的答案,要等我回去化驗過以后才能告訴你。”法醫道。

    沈培川問,“什么時候能好”

    “最晚,后天。”法醫回答道。

    “我知道了,將人帶回去吧。”沈培川吩咐屬下。

    他走到宗景灝身旁,“這萬一真是莊子衿”

    下一句他沒說出來,要真是莊子衿,殺人是犯法的,要擔刑事責任的,那林辛言怎么辦

    “你盡量壓下來,不要傳出去。”現在不是最糟糕的,好在還沒證據,證明人就是莊子衿殺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