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22章,別說漏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22章,別說漏了

    現在只能暫且瞞著林辛言。

    “有什么進展,隨時通知我。”宗景灝看了一眼時間,“我先走了。”

    沈培川說好。

    走到門口宗景灝停下了腳步。

    “你一個人,晚上來家里吃年夜飯。”

    沈培川不是b市人,他的家人也都沒在這里,往年他不在家過年,他們三個會在外面聚,今年不一樣,蘇湛結婚了,有自己的家了,他也有了林辛言和兩個孩子,除夕夜肯定不能出去,沈培川顯得寂寥了。

    “好。”

    沈培川笑著,“我以為你們都成家了,把我忘記了。”

    宗景灝提醒了他一句,“別說漏了。”

    “我知道。”

    宗景灝走出別墅,外面大雪洋洋灑灑的下著,灰色的大衣在寒風里依袂偏飛,輕輕落下一片,在他的發絲上,他按了車鑰匙的解鎖鍵,車燈閃了一下,他拉開車門做進去。

    降下車窗看了一眼快要被雪蓋住的別墅,收回視線,啟動車子離開。

    車子停在宗家,屋檐掛上了大紅的燈籠,在漫天白雪中,格外的耀眼。

    他進門,就看到兩個孩子在掛鞭炮,魚各種象征著新年的裝飾品,她們覺得好玩,所以很興奮。

    宗啟封和程毓秀跟著,怕他們不小心摔了。

    于媽過來接住他脫下來的衣服。

    “她呢”宗景灝問。

    “在房間里。”于媽回答。

    “睡了一下午”宗景灝又問。

    于媽搖頭,“去逛街了。”她炫耀道,“還給我買衣服了,我沒見過這么好的女孩兒。”

    說到后面于媽帶了哽咽腔。

    她一輩子沒結婚,沒兒沒女的,雖說宗景灝對她不錯,給她很多錢,可是,從來沒有人給她買過東西。

    宗景灝拍拍她的肩膀,“我上去看看她。”

    于媽笑瞇瞇的說,“趕緊上去吧。”

    樓上,林辛言坐在飄窗里,懷里抱著方枕,雙手托著下巴望著外面洋洋灑灑的飄suiaodiban雪。

    就連房門被推開她絲毫感覺都沒有。

    宗景灝走過來,手搭在她的肩膀,“在想什么”

    林辛言仰頭,這時,宗景灝看到她的眼圈有些紅,伸手撫她的臉頰,“怎么了”

    “我想我媽了。”林辛言摟住他的腰,她其實想要去林家看看她的,可是,又怕會吵起來。

    她們一直一起過年,這是她們第一次沒在一起過年,她心里難受。

    “要不,我讓把她接過來”宗景灝試著問。

    林辛言搖了搖頭,“算了,我怕我們又起爭執,其實我只是想不通,林國安是個自私的人,她應該明白的。”

    “別想了,要不要換衣服,等會我們要去吃年夜飯。”宗景灝故意轉移她的注意力。

    “對了,我給你買了衣服,你試試可不可以穿。”她放開宗景灝,下來穿上拖鞋,將放在床上的袋子打開,把里面的西裝拿出來,“我看很適合你,就買了。”

    宗景灝的衣服都是在國外定制的,一年四季,他不用去商場買衣服,那里有他的尺寸,每個季節都會送過來。

    他走過來,林辛言興致勃勃,“你試試好不好”

    宗景灝特別給面子的嗯了一聲。

    林辛言把他身上的衣服脫了,套上她買的那件,很合身,其實宗景灝穿什么碼子的她不清楚,身為一位服裝設計師,對人體的構造極為敏銳,只要看一個人的身高,和大概的體重,就能知道,穿什么碼子的衣服合適。

    她給他整理著領口,熨燙平整的衣領一絲不茍,她鼓著臉頰,“我自己都沒舍得買過這么貴的衣服。”

    以前她只想省錢,給兩個孩子,這是她第一次大手大腳的花錢,還是在這個男人身上砸的最多。

    宗景灝輕笑,“那你,是不是愛我,比愛你自己更多”

    自己舍不得的,都給他了

    林辛言撅了撅嘴,“我后悔了,明天我拿去退掉。”

    宗景灝,“”

    “不準退。”

    他喜歡,不是因為這衣服的貴賤,只是因為是林辛言給他挑選的,就算是路邊攤,他也穿。

    林辛言將衣服裝進袋子里,故意說道,“你不準,沒用。”

    他眉梢一挑,眼角閃著光,“是嗎”

    “是不,不是”對上宗景灝似笑非笑的臉,她立刻改口。

    “晚了。”他的話音未落,就已經把人拉進懷里,林辛言推拒,“你不要胡鬧。”

    “我那兒胡鬧了嗯”他附xiashen子湊過來,嘴唇貼著她的臉頰廝磨。

    林辛言趕緊改口,“不退了,你喜歡我以后還給你買。”

    這樣,她可能會傾家蕩產。

    “嗯,這才乖。”他親了一下她的臉頰,“我們下去吧。”

    “咚咚”

    這時恰好響起敲門聲,是于媽,“少爺,少奶奶現在我們該出發了。”

    宗景灝說了一聲,知道了,他松開林辛言給她整理剛剛被他抱亂了的頭發,她的頭發,很順,及腰,沒有燙染過,富有光澤。

    “別讓他們等了。”林辛言道。

    他們兩個下樓,沈培川已經來了,和兩個孩子相處過,所以對他很熟,林蕊曦最興奮,拉著他說,“我們有很多煙花哦,你要不要和我一起放”

    沈培川托腮,故作思考的樣子,“煙花,好玩嗎”

    林蕊曦特別天真的道,“當然好玩了。”她用手比劃著,“就這樣,嗖的一聲竄到半空中,然后,嘭的聲,炸開,就會有很大很大一朵亮晶晶的花,可漂亮了。”

    林曦晨則是在一旁捂眼,實在是忍不住吐槽她,“你以為,沈叔叔怎么的不知道啊,他故意逗你玩的。”

    林蕊曦眨眨眼睛,“逗我玩什么”

    林曦晨,“”

    他徹底無語了。

    忽然林蕊曦朝著剛下樓的林辛言跑過來,仰著腦袋撒嬌道,“媽咪,我餓了。”

    “我們現在走吧,飯店那邊打電話過來已經準備好了。”程毓秀拿起宗啟封的大衣遞給他,“先穿上。”

    宗景灝將抱著林辛言腿的小女孩抱起來。

    小女孩不知道今天咋了,要讓林辛言抱,“媽咪抱。”

    “不可以。”宗景灝拒絕。

    小女孩不高興了,“為什么”

    宗景灝斜眼瞧了一眼林辛言,“你看她那么瘦,抱不動你。”

    “抱的動,以前她能同時抱我和哥哥呢。”林蕊曦反駁道。

    心里想,你沒有我了解媽咪。

    “你媽咪受傷了,不能抱你。”于媽插話道,想到林辛言腰上觸目驚心的青紫說道,“樓上的浴室,是不是沒做防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