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23章,禁得起誘惑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23章,禁得起誘惑

    于媽一輩子沒結過婚,對于夫妻之事是知道的,只是不知道可以瘋狂到這個程度。

    所有的目光都投了過來,宗景灝亦是如此,“你受傷了傷哪兒了”

    林辛言還沒說話呢,于媽就搶先道,“她洗澡滑倒了,腰上磕的一片青紫,她吃飯時,毛衣卷上去,我看到的,要不是我看到,她肯定都不會說。”

    “要不要緊,要不去醫院看看”程毓秀關心的道。

    “沒事,沒事。”林辛言強撐著正常聲音,去和程毓秀說話。

    此時此刻,她恨得找個地縫攥進去,不要面對任何人。

    宗景灝若有所思,昨晚她摔跤了

    他怎么不知道

    “我們走吧,時間不早了。”林辛言給林曦晨穿衣服,故意繞開大家的話題。

    宗景灝的目光落到她的腰間,睫毛顫動,似乎是想明白了其中緣由。

    程毓秀還是擔心,湊到她身旁,小聲問,“真沒事”

    林辛言頭沒干抬頭,借著給兒子穿鞋的動作回答了一聲,“真的沒事。”

    程毓秀看的出來林辛言不想說這個話題。

    偏偏于媽沒有眼色,沒看出來林辛言一直在回避這件事情,又問了一聲,“樓上的浴室,是不是沒做防滑,要是沒做可不行,容易踩滑。”

    “做了的。”程毓秀道,而且都很好的防滑材料,按理來說不會摔倒,林辛言摔了,可能是意外。

    程毓秀沒有往別處想。

    于媽不解,既然做了防滑,怎么還能摔呢

    “好了,都出門吧。”宗啟封喊了一聲。

    大家陸陸續續穿上外套走出房門,外面呼呼的風,踩在雪地里,咯吱咯吱的響。

    林蕊曦也不讓林辛言抱了,乖乖的趴在宗景灝的懷里。

    興許是被雪照的,明明已經天黑了,可是依舊很亮堂。

    幾輛車子陸陸續續的開出別墅。

    潔白的道路,被軋上縱橫交錯的輪胎印。

    地方是宗啟封定的,足夠容納20人的大包間,以往宗景灝不回來過年,家里的傭人和司機都會上桌,天天呆在家里的人,和自己家里人一樣。

    而且那樣看起來熱鬧些。

    今年,宗啟封很高興,他已經記不清楚,多久沒和宗景灝一起過過除夕了。

    一行人紛紛落座,服務員走進來問,現在要不上上菜。

    宗啟封還沒開口呢,林蕊曦就搶先道,“上吧,我餓了。”

    畢竟是小孩子,服務員笑著看向宗啟封詢問意見。

    宗啟封大手一揮,“聽我孫女的。”

    服務員說了一聲好的,然后退出包間,不過一會兒的功夫,魚貫而行的服務員,將巨大的轉盤桌,上滿了美味佳肴。

    林蕊曦都要流口水了,“哇,好香啊,我要吃。”

    她已經迫不及待的要嘗嘗了。

    “在開吃之前,我有幾句話要說。”宗啟封忽然開腔,他讓程毓秀把他準備的東西拿出來。

    “前六年,我不知道,我有了孫子孫女,沒有給予過照顧,我感到十分的抱歉,當然,這還要感謝,生下他們把他們養大的林辛言。”

    宗啟封示意讓服務員倒酒,服務員很有眼色,手里捧著酒壺,走到林辛言身旁,給她斟滿。

    “第一杯,我敬你。”宗啟封舉杯。

    林辛言惶恐,她雙手握住酒杯站起來,“您嚴重了,這些都是我毫無怨言,心甘情愿做的,您的酒,我不敢當,我是晚輩,應該由我來敬您。”

    林辛言先干為敬,一口氣將一杯白酒灌了下去,很辣,連帶著嗓子都火燒火燎的。

    她捂著嘴唇,“我不是很會喝酒。”

    宗景灝給她夾菜,“吃口菜壓壓。”

    宗啟封擺手讓她坐下。

    林辛言將宗景灝嫁給她的菜,送進嘴里,粗略的嚼了幾下就吞下。

    宗啟封的心情很好,對這個兒媳婦很滿意,是她讓宗景灝愿意回家,是她給宗家生了兩個可愛的孩子。

    他從程毓秀手里拿出兩個文件袋,“這是我在公司里的股份,我分成了兩份,一份給小曦,一份給小蕊。”

    公司交給宗景灝管理,他手里是還有股份的,現在他都給兩個孩子了。

    林辛言又一次站起來,“他們還小,不能收這么貴重的東西。”

    宗啟封不容拒絕,“這是我給兩個孩子的,文件我已經簽過字了,現在他們還小,你替他們收著。”

    宗啟封將文件夾遞給林辛言,林辛言實在不敢收,“這”

    “怎么嫌棄少”宗啟封故作生氣,這可是萬盛一半的股份,對她竟然沒有誘惑。

    宗啟封在心里暗自點頭,能陪在宗景灝身邊的人,可就能穩住,禁得起誘惑,這樣,他也能徹底放心。

    “不是,只是兩個孩子還小,并不需要這些,您的心意我很理解,也領情,這對他們來說也太重了,我實在不能為他們做這個主。”林辛言依舊不敢接,半個萬盛啊。

    她接了,半個萬盛都是兩個孩子的了,說是兩個孩子的,他們才六歲,恐怕都不清楚這些是什么,她作為監護人是有權利替兩個孩子保存的。

    就是因為這樣,她才不能收。

    若是兩個孩子長大了,他給,她是不會攔著的,畢竟他們都是宗家的血脈。

    宗景灝替林辛言接下來,宗家的香火并不算旺盛,宗啟封那一輩是兄弟兩個,宗啟封有個哥哥,不過十幾歲的時候就沒了。在往上追溯,就是宗啟封爸爸的那輩,倒是有兄弟兩個,宗啟封的爸爸是老大,老二,也就是宗啟封的叔叔,不善經商,給他開過兩個分公司,都倒閉了。

    后來他也知道自己不是那塊料,就不干了,手里握有萬盛的股份,只分錢,不干活。

    后來他倒是有個兒子,也就是和宗啟封這iono一輩的,按照血脈,是可以分一半萬盛的股份。

    可是偏偏,他不能生育,胎里帶的死精癥,為了這病花了不少錢,到處去瞧,后來也沒瞧好,比宗啟封小幾歲,現在還活著,但是因為自己的身體原因性子比較孤僻,從來不和宗啟封來往。

    他手里還有百分之20的股份。

    jcgg168剩下的就是宗啟封手里百分之五十,和宗景灝手里百分之三十。

    散落在外面的那百分之20,幾乎沒什么作用,唯一的用處就是可以分百分之20的財產,公司每年的盈利,也以百分之二十的分法,打入他的賬戶。

    雖然沒有后代,不過這輩子也不算白過,年輕的時候也瀟灑,現在雖然不年輕了,不過,手里有錢,照樣玩的開。

    宗景灝給林辛言夾菜,“放心收著。”

    林辛言小聲咕噥,“不怕我把你的位置搶走”

    她的聲音壓的很低,但是宗景灝還是聽見了,他靠過來,在她耳邊,用著只有她能聽見的音量,“都給你,我也給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