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24章,除夕夜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24章,除夕夜

    林辛言的臉一紅。

    如果林辛言愿意,她是真的可以奪走宗景灝的職位,畢竟,她手里握有百分五十的股份。

    程毓秀也給兩個孩子準備了禮物,和宗啟封的不同,不是金錢,而是一份心意。

    她親自到華南寺求的平安福,希望兩個孩子無病無災,健健康康的成長。

    程毓秀親自掛到他們的脖子上,福袋用黃色絲綢制成,上面繡著紋路,應該是屬于佛教類的紋路。

    這不是迷信,是一份心里寄托。

    用紅繩掛著,兩個孩子開心。

    “今天是除夕,我也不能空著手。”沈培川也給兩個孩子準備了禮物,和田玉的吊墜,“我也不懂玉,不過聽說,這個帶著不錯,我買玉的時候,老板告訴我,男戴觀音,女戴佛,我也不懂這是什么意思。”

    他將觀音給了林曦晨,大肚佛給了林蕊曦,小女孩打開紅色絲絨的盒子,里面的大肚佛,雕刻的惟妙惟肖,它的手里拿著佛珠,咧著嘴巴笑,模樣十分討喜。

    小女孩很喜歡,用手指摸了摸,“謝謝沈叔叔,我很喜歡。”

    沈培川松了一口氣,“我就怕你們不喜歡。”

    這是過節,禮物送的太輕不合適,貴重很的他也送不起,又怕孩子不喜歡,買這一對玉吊墜的時候,他內心還忐忑了很久。

    就怕孩子不喜歡,送禮講究個投其所好,可是他也不能就送個毛絨玩具啥的,畢竟今天是除夕。

    林曦晨也很有禮貌,“謝謝沈叔叔,我也很喜歡。”從小在國外長大的他,不懂國內的佛教禮儀,接過剛剛沈培川的話,“

    男戴觀音女大夫,是不是因為女孩就要戴男的,男人就要戴女的”

    佛是男性,觀音是女性嘛,他這么理解的。

    飯桌上瞬間安靜了。

    大家似乎沒有想到林曦晨忽然來了這么一句。

    林辛言揉了揉兒子的腦袋,“不可以這么理解,你也不可以這么說,這是不尊重。”

    “沒事兒,童言無忌。”宗啟封大手一揮,“吃飯。”

    因為有沈培川在,宗景灝和他喝了兩杯,不多,這個場合一點不喝,又顯得不是那個味。

    左右司機都在,就算喝的不省人事,也能給帶回去。

    外面有放煙花的,咣咣的響。

    小女孩加快了吃飯的速度,林辛言喂她湯,小女孩兒也是捧著碗,往下灌林辛言皺眉,“你慢點,這么著急干什么”

    “我要放煙花啊。”小女孩想要快點吃好,連頭都沒抬回答了她一聲。

    林辛言摸摸她的頭發,“那也不用這么著急,我們這么多人呢,你一個人吃好,也不能一個人去放對不對”

    小女孩想了想,好像是這樣的,她一個人放也不好玩,要大家一起玩才開心。

    她從椅子上滑下來,挨個的催,“快點吃,快點吃,我要放煙花,你們都快點兒吃,不要讓我等太久。”

    沈培川被逗笑,“這么多菜,我一樣吃一口,也得吃二十分鐘。”

    小女孩眨了眨眼睛,“那你就吃你眼前的這一盤魚。”

    沈培川,“”

    “不行。”他夾了一個蟹黃包,“我得吃飽,而且我不喜歡吃魚。”

    小女孩眨了眨眼睛,“你吃太多,會胖的,胖子找不到女朋友,你看看蘇叔叔,都和秦雅阿姨好了,你和誰好誰愿意和一個胖子好”

    頓時餐桌上陷入一片寂靜,而后,哄堂大笑。

    沈培川覺得嘴里的蟹黃包難以下咽,怎么就沒味道了呢

    他放下筷子,“不吃了。”

    他都沒女朋友,再吃就成胖子了,更加找不到女朋友了。

    林曦晨給沈培川夾菜,“沈叔叔你還是吃吧。”

    沈培川摸摸林曦晨的腦袋,“還是小曦懂事,知道給我夾菜。”

    林曦晨夾了一塊紅燒肉塞嘴里,嗚嗚噥噥的,“就算你不胖,也找不到女朋友,還不如吃。”

    沈培川,“”

    哈哈

    年夜飯在愉悅的笑聲中結束,離開飯店,車子開到一處廣闊之地,因為林蕊曦要放煙花。

    后備廂里,已經準備好了,大的小的,各式各樣的。

    小女孩開心極了。

    沈培川先給她點了兩根小星星”,因為炸開的時候像星星,所以取了這個名字吧。

    她拿給林辛言一根,“媽咪,媽咪這個送給你。”

    煙火把小女孩的臉,映照的忽明忽暗。

    林辛言彎身接過來,然后小女孩又跑走了,她穿著雪地靴,沾了很多雪。

    宗景灝和她并肩而立,遠處沈培川帶著他們在擺放大的煙花。

    “這是,他們第一次在國內過年,國外不放煙火。”看著孩子開心,林辛言的嘴角也漾著淺笑。

    宗景灝攬住她的肩膀,問,“你開心嗎”

    “開心,但是不完美。”因為莊子衿沒在,這是第一次過年,她沒在自己的身邊。

    她有些許的不適應。

    還有些許遺憾。

    因為今年,她給兩個孩子找到了爸爸,可是她卻沒有和他們一起過這個團圓年,因為她缺席,這個團圓也顯得不那么完美。

    宗景灝明顯感覺到她情緒的低落,故意將腦袋埋進她的大衣內,“你什么時候摔倒的,我怎么不知道我看看摔的嚴不嚴重。”說話時,他的手伸進她的大衣內,去撩她的毛衣。

    林辛言嚇的一個激靈,用力推開他,不知道是她的力道太大,還是宗景灝故意的,又或者是因為腳下踩滑了,在林辛言推他的那一刻,他的身體往后仰,倒了下去,他抓著林辛言的手,一起將她拉下來。

    “啊”

    林辛言本能的驚叫,怕驚動沈培川和孩子,她立刻收聲。

    宗景灝背部先著地,往下倒的過程中,他的大衣敞開,林辛言倒在他的胸口。

    林辛言想要站起來,他用力一拉,林辛言再次趴下來,他摁著她的腦袋,微微仰頭,就吻住她的嘴唇。

    她的長發滑下來,遮住兩人的臉龐,他的吻很深,明明是冰天雪地,他的身體又那樣的炙熱。

    他另一只手隔著毛衣摩挲她的后腰。

    林辛言掙扎。

    “別動。”他松了些力道,溫柔的道,“以后我輕點。”

    這時,呯的一聲,一顆火球沖上天空,嘭的炸開,震耳欲聾,猶如巨大絢麗的傘,籠罩而下,光芒萬分,好看極了。

    林辛言裝沒聽見,趁著他看煙花的那一瞬間,起身跑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