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25章,怎么會在你手里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25章,怎么會在你手里

    林辛言在漫天星火中奔跑,這是不平凡的一年,發生了很多事情,每一件都在她的意料之外,這一年,或許幸運,或許糟糕,充滿意外,充滿驚喜

    她牽著兩個孩子的手,站在漫天的白色中,仰頭望著在空中綻放的絢爛。

    宗景灝的大衣上沾了很多雪,他站在那兒,望著不遠處的三個背影,一大兩小。

    這一年,對他來說,何嘗不意外

    何嘗不驚喜

    除夕夜要熬歲,他們在外面玩了久才回去,推開房門,撲面而來的溫暖,宗啟封和程毓秀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電視里播放著春節聯歡晚會,于媽和另外一個傭人,準備了很多的水果,干果,擺了慢慢的一桌子。

    不知道是不是玩的太久,晚飯都消化了,兩個孩子進到屋里,又吃起來,還一邊看著電視。

    12點的時候,敲響了新年的鐘聲。

    新的一年到了。

    兩個孩子太興奮不愿意睡,結果第二天醒不來。

    所以大年初一,兩個孩子是在床上過的。

    初二是林辛言的生日。

    林曦晨給她買了一個超級大的蛋糕。

    在生過兩個孩子以后,林辛言從來不過生日,她經歷過生產時劇痛,了解,她的生日,是她母親的苦難日。

    所以以往每年過生日,她不會買蛋糕,不會去提醒誰,只會給莊子衿買一件禮物。

    她沒想到,林曦晨會給她買這么一個大蛋糕,足足有8層,最頂端是個穿著婚紗的娃娃。

    沒錯,是個穿著婚紗的娃娃,這倒不像是生日蛋糕,倒像是結婚蛋糕。

    “好看嗎”林曦晨問。

    林辛言點了點頭,“好看,只是有些奇怪。”

    林曦晨指著頂上的娃娃,“你是說她奇怪嗎”

    不等林辛言說是,他就先解釋起來,“你是服裝設計師,給很多人設計過婚紗,可是你自己沒穿過,我想你也穿一次,我想,你穿一定是最好看的。”

    林辛言沒穿過婚紗,是林曦晨從莊子衿最里聽到的。

    有一次,林辛言給一位客戶設計了一款婚紗,超級漂亮,林曦晨說,“媽咪穿上肯定更好看。”

    莊子衿在一旁神色黯然。

    林曦晨旁敲側擊,才知道,原來林辛言結婚,連婚紗都沒穿過。

    心里對宗景灝鄙夷的不行,吝嗇鬼

    宗景灝站在落地窗前接電話,是沈培川打過來的,結果出來了,林國安并非猝死,而是中毒,食用了亞硝酸鹽。

    “根據傭人的供述,莊子衿從一直親自給林國安準備一日三餐,她有機會,也有動機,現在莊子衿已經被正式拘留,等待被調查。”

    宗景灝的目光投過來,看著客廳里的畫面,眸光深邃。

    “我作為一名刑警,對這樣的事情,無法做到姑息,當然,我知道她的身份,能做的就是,盡量弄成誤殺,而且有我在,我也不會讓她受苦,林國安固然有錯,她這樣做就是犯法,嫂子那邊”

    故意殺人和誤殺罪名相差甚遠。

    “先瞞著。”他還沒想好怎么和林辛言說,現在他們這么高興,他不想打擾他們。

    更不想破壞。

    “我知道了。”沈培川道。

    宗景灝掛斷了電話,走過來。

    剛剛他聽到了林曦晨的話,目光落在蛋糕的娃娃上。

    “爸爸。”

    “嗯”

    小女孩朝他招手,“你附下來,我有秘密想要告訴你。”

    宗景灝聽話的彎xiashen子,將耳朵靠向她。

    “秘密就是我”

    她背在身后的手忽然伸出來,抹了宗景灝一臉的蛋糕。

    “秘密就是我要抹你一臉蛋糕,嘻嘻”

    宗景灝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將她抱起,“小調皮鬼。”

    小女孩高興的笑。

    “你不送媽咪禮物嗎”林曦晨故意的,他覺得宗景灝沒查出來林辛言的生日。

    聽到兒子的話,林辛言心里竟然生出了幾分小期待。

    宗景灝沉吟了一下說,“沒準備。”

    林曦晨頓時臉就拉下來了,“你別以為我媽咪非你不可了。”

    林辛言也有些小失望,不過想想他這樣的人,應該不會給人準備禮物,要是準備了,她才覺得奇怪呢。

    宗景灝看林辛言,輕笑道,“誰敢要她0755shiian”

    誰敢要,他扒了誰的皮。

    “好了,好了。”林辛言帶著兩個孩子去洗臉和手,弄的哪里都是奶油。

    “我還想只。”林蕊曦不愿意去洗。

    “等會我給她洗。”于媽走說。

    林辛言想了一下,就先只能這樣,她身上有奶油,上樓去換一件干凈的,屋里沒有人,她從柜子里找出衣服,站在柜子前就把身上的沾了奶油的衣服脫掉,不知道她剛上來,宗景灝也跟了上來。

    宗景灝推開門,就看見她光著上身,腰間的青紫還未完全褪去,她的肌膚白,那一塊尤其的明顯,很快她穿上毛衣,遮擋住他的視線。

    林辛言整理好領口,轉身就看見宗景灝站在門口,她第一反應就是問,“你怎么時候上來的”

    “你上來的時候,我就上來了”他故意用了一個反問句。

    林辛言皺眉,也就是說,她換衣的時候他看見了

    雖說,兩人親密過了,可是想到剛剛自己在他面前脫衣服,心里還是有些小害羞。

    宗景灝走進來,關上房門,瞧著她微紅的臉,撩起她一縷發絲在指間纏繞,“臉紅了”

    “沒有。”林辛言扭過頭。

    “不要害羞,再說,你身上,我哪里沒看過”

    這人

    林辛言怒瞪他,“你能不能要點臉”

    “我不會讓你吃虧。”他長臂一伸,將她扣入懷內,伏在她的耳畔,聲音很輕,“晚上,我讓你看我。”不等林辛言發作,手里被塞進一個盒子,“這是什么”

    林辛言低頭,抬起手,是一個藍色絲絨盒子,不大,菱形,沒有多余的裝飾,簡單大方。

    “打開看看。”

    林辛言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敢相信,“送我的”

    他認真的嗯。

    林辛言在宗景灝灼灼目光下打開,里面躺著一枚巨大的鉆石戒指,呈橢圓形,粉紅色。

    名副其實haoboce的鴿子蛋。

    “粉紅之星”

    這次輪到宗景灝驚訝了,“你知道”

    “我在世紀珠寶拍賣會上見過,它被命名粉紅之星,呈橢圓形,是一枚無暇的粉紅彩鉆,2017年由國內有名的珠寶大亨以7120萬美元的高價買下,怎么會在你手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