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26章,怎么長的那么丑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26章,怎么長的那么丑

    這次是jkq宗景灝驚訝了,他看著林辛言。

    不等宗景灝問,她就笑著說,“是不是想問我怎么會對它這么了解其實,那次的拍賣會,我也去了。”

    她不是去購買,只是想要見識一下,這是那天拍賣會的壓軸拍賣品。

    作為一名服裝設計師,她需要很多靈感,也需要采風。

    宗景灝沉思起來,三年前的那場世紀珠寶拍賣會,散場的時候,他看過一抹極像她的背影,他追過去的時候,人已經沒了,當時人很多,他沒辦法去找,就讓關勁去調相關監控,可是好巧不巧的是,那天的監控出了故障。

    也就是說,那眼,那抹背影就是她

    林辛言忽然恍然大悟,眼睛不眨不眨的看著宗景灝,“是你買下來的”

    她笑,她怎么忘記了,宗景灝是商人。

    自從1947年戴比爾斯為鉆石打出鉆石恒久遠,一顆永流傳的廣告,鉆石就成了愛的象征。

    結婚要有鉆戒,表示你愛我,鉆石恒久遠,一顆永流傳嘛,寓意兩個人的婚姻天長地久。

    愛我要給我買鉆石,證明你的愛比鉆石還堅硬,一顆石頭,被賦予了愛的價值以后,它就成了無價的,也給了這些炒作它的帶來了巨大的財富。

    林辛言觸碰錦盒里的鴿子蛋,撇了撇嘴,“無奸不商。”

    她對萬盛的業務不熟悉,不知道宗景灝開拓了多少業務。

    “你在說我嗎”他從后面圈住她的腰,“戴上看看。”

    林辛言拒絕,“我怕被人打劫。”

    這東西戴在手上太扎眼了。而且。這樣的鴿子蛋真不適合她纖細的手指。

    “嗯”他從胸腔里發出的聲音,手臂收緊,她的后背,被迫與他的心口相貼,她能夠清楚的感覺到他強而有力的心跳聲。

    宗景灝從錦盒中將那枚戒指拿出來,套在她的手上,鉆石很大,林辛言的手指太細,戒指有些大,他拿掉套在她的中指,還是有些大,最后套在她的食指,勉強能戴住,他皺眉,“你的手指怎么這么細”

    林辛言笑,“不是我的手指太細,是這戒指不適合我。”

    宗景灝沉默了一下,說道,“那我找工匠,做成項鏈”

    林辛言,“”

    “我才不要。”這做成什么都扎眼。

    她自己也會買些首飾,都是偏小巧精致款的,她還參加了不少時尚party,作為一名服裝設計師,對時尚的敏感度很高。

    他啃她的脖子,含糊間問,“不要什么”

    林辛言的心臟顫悠了一下,她咬著唇,“什么都不要。”

    宗景灝頓了一下,咬的更加重了似是懲罰,林辛言吃痛,哼了一聲。

    因為昨晚她借口腰疼,他沒動她,那天開葷確實是他做的過了,但是一天一次,是她自己答應的。

    他窩在她的長發里悶笑,“今天得兩次,補昨天的。”

    “宗景哼。”

    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他攬著腰一個半翻轉,ya倒在床上。

    宗景灝去抓她的衣擺,往上拉,試圖脫掉,“以后不要穿這樣的衣服。”

    不好脫。

    最好是帶扣子的,容易脫一些。

    林辛言快速的呼吸著,緊張的雙手抓著身下的床單,

    看著她緊張漲紅的臉,宗景灝捏著她的下巴,左右仔細端詳她的臉龐,眼底蕩漾著淺笑,好半響,嫌棄又逗弄的道,“怎么長的那么丑”

    林辛言瞪他,“我哪里丑,丑那你還”睡我,兩個字她沒好意思說出口。

    他特大爺,一副八輩祖宗的狂樣,“沒辦法,不能換了,只能將就。”

    他的笑聲渾厚,帶著不易察覺的溫柔與寵溺。

    嗡嗡

    這時林辛言放在桌子上的手機忽然震動起來,林辛言扭頭去看收回,她剛想伸手去拿,就被宗景灝先拿到。

    “我看看是誰。”林辛言怕他掛掉,趕緊說道。

    沒有記名字的號碼。

    宗景灝可不想她這個時候結電話,說了句肯定是廣告就給掛了。

    林辛言,“”

    雖然是沒記名字的號碼,但是,也不一定就是騷擾電話。

    然而他剛掛掉沒一分鐘,又響了起來。

    林辛言這次反應的快,先一步拿到手機,她接起電話,那邊傳來一道女音,“請問您是林小姐嗎”

    林辛言嗯了一聲,“我是。”

    “您讓我送的衣gdhcx服,我沒辦法幫您送過去了,您有時間來店里把衣服拿走嗎”

    “為什么不能送過去”林辛言問。

    難道是她的地址寫錯了

    “那棟別墅被封鎖了,聽周圍的人說里面死人了,警察都已經介入”

    后面林辛言已經聽不到那個服務員的聲音,臉上的血色一寸一寸的退去,死人了

    誰

    她惶恐畏縮,會是莊子衿嗎

    “你怎了”宗景灝蹙眉,捧著她沒有血色的臉。

    “我,我媽可能出事了。”她的聲音是遮不住的顫抖。

    眼淚就在眼眶內打著轉。

    宗景灝的心一沉,立馬去拿她手里的電話,他想要知道這個電話是誰打的。

    然而這時,林辛言跟瘋了一樣的起來,沖出去。

    她要去找莊子衿。

    宗景灝緊跟著追出去,顧不上去聽電話里的聲音。

    她沒穿衣服就跑了出去,宗景灝從衣架上拿著外套追出來。

    拉住失控的她,“我帶你去,先把衣服穿上。”

    “不行,我等不急了,我就說林國安不可能變好的,她怎么不相信我呢,要是她有什么事情,我一定不會放過林國安”

    事到如今,恐怕是瞞不住了。

    “上車我帶你去。”宗景灝將羽絨服的拉鏈拉上。

    林辛言點頭,快速的上了車。

    在林辛言上車后,宗景灝掏出手機快速的給沈培川發了一條短信,告訴沈培川現在他會帶林辛言過去,那邊讓他安排一下。

    宗景灝上車啟動引擎,問,“剛剛誰打的電話”

    “服裝店,那天我去商場,給我媽買了一件羽絨服,我怕見到她會起沖突,便讓服裝店幫我送過去,結果剛剛打電話過來,說不能送了,理由”

    說著林辛言哽咽起來。

    在她的眼里莊子衿是弱者,所以本能的想是,莊子衿可能被害了。

    緊張與恐懼占據她的整個大腦,憂心忡忡,語無倫次道,“怎么辦,怎么辦”

    宗景灝握住她的手,“出事的不是莊子衿。”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