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27章,我再告訴你一個秘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27章,我再告訴你一個秘密

    林辛言頓時驚呆了,“你,你怎么知道”

    很快林辛言明白了過來,她瞇著眼睛,“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只是沒告訴我”

    宗景灝握著她的手緊了些,“別胡思亂想”

    “我沒胡思亂想,你若是不知道,剛剛怎么告訴我呢”開始的緊張過后,現在,她的思維越來越清晰。

    宗景灝瞞她,肯定有瞞她的理由一個念頭電火石光間砸進她的大腦。

    難道出事的不是莊子衿,是林國安,但是和莊子衿有關系,所以宗景灝才瞞著她

    她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情,就是莊子衿為什么堅持和林國安復婚,她是有目的的。

    想到這里,她開始后悔當時沒攔住莊子衿。

    “什么時候的事情”她低著眼眸。

    宗景灝沉默了一會兒,“年前。”

    也就是說沒幾天。

    林辛言又問,“有證據嗎”

    “林國安服用過量的亞硝酸鹽,根據傭人供述,你媽一直親自下廚給林國安準備一日三餐。”

    她張了張嘴,卻發現自己什么話也說不出來,只剩下哽咽與懊惱,為什么沒早點察覺到莊子衿的想法。

    在寒風里,宗景灝將車子停在了b市的刑警隊。

    沈培川親自在門口等著呢,看到他們的車子開進來,往前走了幾步。

    林辛言下車,站在門口她遲疑了一下。

    是宗景灝過來摟住她,并且安慰道,“這里有培川在,她不會受苦,放心吧。”

    林辛言點了點頭。

    “進去吧。”沈培川道。

    進入廳內,沈培川引著他們,到自己的辦公室。

    因為他安排會把莊子衿帶過來。

    “我想單獨和她說幾句話。”林辛言道。

    沈培川抬頭去看宗景灝,得到他的同意,沈培川才道,“進來吧,等下我去把她帶過來,今天這里不會有人過來。”

    意思是說,她想和莊子衿說什么都行,不會有人監聽,或者偷聽之類的。

    林辛言點了點頭,走進辦公室內,沈培川收拾過,所以很干凈也簡潔。

    林辛言坐到沙發上,她無心去想其他,只想快點見到莊子衿,想要問個清楚,是不是她想的那樣。

    很快辦公室的門被推開,她的神經一陣緊繃,連帶著脊背也挺直,但是并不敢回頭。

    莊子衿的腳步亦是有幾分遲疑,沈培川倒了兩杯水放在桌子上,低聲道,“不用著急。”

    她們要呆多久都沒關系。

    林辛言低聲應了一聲,沈培川退出房間,將門關上。

    莊子衿站在她身后,喚了她一聲,“言言。”

    林辛言的雙手猛的握緊,但是并沒有吭聲。

    莊子衿嘆了一口氣,走過來。

    林辛言抬頭,映入眼簾內的莊子衿有些瘦了。應該是因為沈培川的關系,她沒有被銬著,看上去和平時無異。

    她看了莊子衿很久。

    來的時候她有很多話想要說,想要質問,想要埋怨,可是見到她的那一刻,什么也說不出口了。

    應該是不知道從何說起了。

    莊子衿坐在她的對面,張口就道歉,“對不起。”

    因為這是她的錯,只想著自己,沒為她著想過。

    忍著的情緒在這一刻爆發,林辛言先是冷笑了一聲,“對不起有什么用你用這樣的方式,把你自己賠進去,有意義嗎”

    “當然有。”莊子衿打斷她,“是他害死了我的兒子,現在我送他去見我兒子,我有錯嗎”

    林辛言錯愕的看著她。

    “其實從我們回來意外遇到他那次,我們就開始慢慢聯系,我知道,他是看上你和宗景灝的關系,想要攀附這層關系,我便借此機會,靠近他,她以為我還是以前的那個我,那么好騙,是他蠢”莊子衿說道這些的時候,有些激動。

    現在她還記得,林國安毒發身亡前,當時痛苦的模樣,她就站在床邊,看著他垂死掙扎,卻又沒有人能救他。

    “是你”林國安紅著眼睛嘶吼。

    “是我。”她居高臨下的看著他,沒有一絲溫度,比外面的冰天雪地還要冷上幾分,“你哪來的自信,在拋棄傷害我之后,我還能原諒你”

    “原來你是想要報仇。”林國安呼吸急促,好像下一秒就會斷氣。

    莊子衿笑,“你這樣的人,不配活著,不是你言言不用跟著我吃苦,我對不起我哥哥,我沒照顧好她,我對不起我兒子,生下他,卻讓他茍延殘喘的生活,最后,就連他的生命也被奪走。這一切,都是你,林國安”

    “不是你把我送走,言言不用跟著我吃苦,我的兒子不會死,林國安,你有今天,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

    林國安的眼瞳往外翻,兒子,什么兒子

    他爬到床邊拉住莊子衿的衣擺,“兒子”

    “你把送走的時候,我懷孕了。”莊子衿頓下,看著林國安,“但是因為我懷孕期間受到了刺激,他是個自閉兒”

    想到兒子的死,莊子衿的心,到現在還會痛。

    應該說失去兒子的痛苦,她從未忘記過。

    不是因為林辛言,她活不到現在。

    林國安張著嘴巴,卻發不出聲音了,他有過兒子,但是死了

    送走莊子衿的時候,沈秀情說她懷孕了,是個兒子,他才下定決心將她送走。

    他卻不知道,莊子衿懷孕了。還是個兒子。

    這一刻,林國安有些后悔當初。

    他是男人,會想要個兒子。

    現在莊子衿告訴他,他擁有過兒子,不是沈秀情肚子里那個,還未出世就沒了,而是來到過這個世界上,看過這個世界的風景,而他渾然不知。

    虎毒不食子,他再狠,這一刻內心也懊悔無比。

    看到林國安痛苦,莊子衿笑,“看在你命不久矣的份上,我再告訴你一個秘密,言言,根本不是你的女兒。”

    林國安瞪著眼睛,她,她說什么,林辛言不是他女兒

    “你,你背叛我”他一早就被戴了綠帽子

    莊子衿故意沒解釋,就是要看著他痛苦。

    “賤賤人。”林國安的手,豁然垂下,咽下最后一口氣,他的眼睛還睜著,不甘心,死不瞑目。

    莊子衿冷眼看著這一切,要不是她哥哥得了絕癥,年紀輕輕就去世,她用的著帶著家業嫁給林國安嗎

    她本以為林國安是她的良人,沒想到的是,他根本就不會是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