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28章,這個是送我的嗎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28章,這個是送我的嗎

    “我不后悔。”即便到了現在,莊子衿也不覺得自己有錯,現在林國安死了,她反而心里痛快了。

    林辛言望著莊子衿,良久,才找回聲音,“你有沒有想過,這是犯法,有沒有想過我怎么辦”

    “我想過。”莊子衿當時想,如果沒有被查出來,她就繼續幫她照顧孩子,如果被發現,她就要受法律的制裁,自然不能再幫她照顧孩子,“就算沒有我,你也能過的很好,我看宗景灝還不錯,畢竟你給他生了兩個孩子,看在孩子的面上,他也會對你不錯。”

    林辛言的雙手攥成拳頭,“所以,你都為我想好了是嗎”

    “對不起。”除了這句話,莊子衿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什么。

    林辛言內心五味雜陳,她極力的忍耐著,才沒有在莊子衿面前掉下眼淚,“前兩天,小曦和小蕊還說想你了,你讓我以后怎么和他們說告訴他們,他們的外婆是個殺人犯嗎”

    殺犯三個字讓莊子衿變了臉色。

    林辛言警覺自己說錯話,可是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她自己也很懊惱。

    “以后好好生活。”說著莊子衿站了起來,她走到門口,手放到門把手上,沒有立刻拉開,而是就這么靜靜的站著,過了好一會兒,才開口道,“事已至此,已經沒有挽回的余地,你不要怪我,我答應要照顧好你的,可是我沒做到。真的很對不起你。”

    林辛言完全沒察覺到她言語里的意思,只是在一味的自責。

    如果她對莊子衿的關心多一點gu,就會察覺她的心思,就不會釀下如此大錯。

    原本,她是有機會勸阻的,可是現在

    林辛言捂著臉哭,不管怎么判,肯定是要坐牢的。

    原本她可以有個很好的晚年,就因為報復林國安,把自己的以后的幸福生活給毀了。

    值得嗎

    聽著林辛言低聲的抽泣聲,莊子衿的心緊緊的揪著,“不要難過,我既選擇做,就想過后果,要說沒考慮到的就是你和兩個孩子的感受,告訴168banjia”莊子衿也紅了眼眶,沙啞著嗓子,“告訴兩個孩子,他們的外婆去了很遠的地方,千萬不要帶這里來見我,更不要告訴他們我的所作所為,我不是個好榜樣。”

    莊子衿拉開門,“以后,你也不要來見我了。”

    說完她快步走了出去,生怕在聽見林辛言的哭聲,怕自己再待下去,會后悔自己的做的決定。

    沈培川和宗景灝站在走廊里,聽到開門聲,目光同時投過來。

    “我能單獨和你說幾句話嗎”莊子衿看著宗景灝。

    宗景灝抿唇未語,不過沈培川還是讀出他的意思,“你們說。”

    沈培川退出去。

    莊子衿走過來,她的雙手交握,蹉跎片刻,“我想請求你一件事情可以嗎”

    宗景灝的語氣很淡,聽不出喜怒,“您說。”

    “言言跟著我吃了很多的苦頭,是我沒照顧好她,現在,我還讓她傷心了,對她,我感到十分的抱歉和心疼,以后,我怕是不能再照顧她和兩個孩子,可能要拜托你。”

    “他們是我的妻兒,我自然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他們。”不是承諾,此刻,卻又那樣的鄭重有聲。

    “我相信你。”莊子衿從口袋里掏出一根項鏈,遞給宗景灝,“麻煩你把這個交給她,告訴她,這是她母親留給她的。”

    宗景灝沒接。

    莊子衿忙解釋道,“她現在心情有些激動,所以,所以”

    宗景灝了然,將東西接了過來。

    是一條鉑金鏈子,很細,沒有吊墜,他看著這條鏈子,仔細品味剛剛莊子衿的話,覺得有地方不對勁,試探性的說道,“這是您留給她的”

    莊子衿沉默了一下,說道,“是。”她頓了一下,“她現在還在屋里,情緒不是很好,安慰安慰她。”

    說完莊子衿走到門口去叫沈培川。

    沈培川并未立刻帶她走,而是看向宗景灝,詢問他的意見。

    宗景灝擺手。

    沈培川會意,帶著莊子衿離開。

    宗景灝站在原地,低眸端詳著手里的項鏈。還是覺得莊子衿的話另一含義。

    但是很快懷疑又被他否定,莊子衿不是她母親,還能有誰呢

    他覺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只是莊子衿的語述不對。

    他收起攥入手中,朝著沈培川的辦公室走去。

    房門半掩著,里面傳出來斷斷續續的抽泣聲。

    壓抑,有不能訴說的痛苦。

    他的眼神一暗,輕輕的推開門走進來。

    聽到響動,林辛言收了聲,不是不難受了,只是不想在別人面前哭。

    宗景灝走過來。

    林辛言沒抬頭,她擦了一把臉,說道,“我們走吧。”

    宗景灝拉住她的手臂,什么話也沒說,就把她擁入懷,他順著她的長發,“想哭就哭,在我面前,不用偽裝的很堅強。”

    林辛言將頭埋進他的胸口,“我生氣,我難過,不是因為她瞞著我,我生氣,她這么做不值得,為了一個人渣,葬送自己的人生,不值得。”

    “或許,她覺得值得呢”宗景灝開導她,“你想,一個人如果心里一直裝著一件事情。而且對這件事情一直耿耿于懷,那么,她的身心是放松,是愉悅,是對生活充滿希望的嗎”

    林辛言語塞,不得不說宗景灝說的有道理。

    可是她依舊無法接受。

    她的雙手緊緊的抓著宗景灝的衣領,低聲問,“如果證據確鑿,她會被判多久”

    他的大掌撫著她的脊背,掌心一下一下的摩挲著她的脊梁骨,安撫道,“不會很久。”

    林辛言的心依舊不安,可是平復了不少,有沈培川在里面周旋,她相信,一定可以給莊子衿減刑的。

    “我們回去吧。”宗景灝摟著她。

    林辛言倚在他的懷里,點頭,宗景灝將她攏入大衣內走出辦公室,沈培川在門外等著他們呢。

    他出言安慰林辛言,“嫂子,你放心,有我在伯母不會吃苦,而且這是意外,后期也會得到減刑,不會有多久。”

    他將意外兩個字咬的重。

    林辛言瞬間明白其中意義。

    “謝謝。”她由衷的說道。

    沈培川笑道,“說謝謝就見外了。”

    過完年了,寒氣也沒散,外面依舊很冷,雪化了,到處滴滴答答的水聲。

    車子開回宗家。

    林辛言擦干了臉拍了拍臉頰,讓自己看著臉色好些,大過年的,讓孩子們看到她哭不太好。

    進入屋內,她還來及的換拖鞋,林蕊曦就邁著小短腿奔過來,抱住林辛言的腿,舉著手里的鴿子蛋,問道,“媽咪,媽咪,這個是送我的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