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39章,我幫不了你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39章,我幫不了你

    林辛言低頭,就看到女兒手里的那顆鴿子蛋。

    她當時走的急,東西就丟在了房間的床上,林蕊曦上去找她,結果沒找到人,卻看到床上閃閃發光的東西。

    小女孩很喜歡這個閃亮的鉆石,她不知道它的價值,就是覺得好玩。

    林辛言不知道怎么辦,她回頭看宗景灝去詢問他的意見,這個不是普通的玩具,她不能做主。

    而且,這個怎么當玩具

    宗景灝卻覺得沒什么大不了,反正林辛言不喜歡,女兒能喜歡他也開心的。

    他寵溺的摸摸女兒的頭發,“喜歡”

    小女孩認真的點了點頭,“我喜歡,好閃亮,我還沒見到這么閃亮的石頭,爸爸,媽咪,你們是從什么地方撿的”

    她也想去撿一顆。

    太漂亮了。

    小女兒嘛,都喜歡粉粉的,閃閃的東西。

    林辛言,“”

    石頭

    她蹲下來,和女兒平視,并且耐心的教導她,“小蕊,這個呢不是普通的石頭,是撿不到的,而且它很稀有,不能拿到外面去玩,媽咪幫你收著,等你長大了,我再交給你好不好”

    這東西拿到外面,再讓貪心的人看到,給她招來災難就得不償失了。

    小女孩沒大懂,只是明白了,這個石頭好像有點值錢。

    她低頭看這枚鴿子蛋,真的好閃亮啊。

    她很喜歡的。

    林辛言看出來了,女兒不舍得,微微的嘆了口氣,“媽咪不是不給你了,而是這東西很值錢,你拿到外面,被壞人看見了,是不是要搶你的”

    小女孩好像已經能夠想象有人要搶她的,抱緊在懷里。

    動作夸張的讓林辛言哭笑不得。

    以前怎么沒發現,她這么喜歡閃亮的東西。

    “那不準拿到外面去玩,行嗎”現在肯定是哄不下來了。等到她興趣沒那么crazyde123濃厚的時候,在幫她收起來吧。

    小女孩卻猶豫了,那句會被人搶走,戳中了她的軟肋,萬一被搶走,她就沒了。

    依舊是萬分的不舍,還是遞到林辛言的面前,“媽咪。還是你幫我們收著吧,等我長大了,還給我。”

    林辛言捏捏她的小臉蛋,“真聽話,是個好孩子。”

    小女孩咧著嘴巴笑,露出一排潔白的小牙齒。

    “少爺,少奶奶。”于媽走過來,“老爺叫你們去書房一趟。”

    林辛言讓女兒去玩,轉頭看向宗景灝。

    眼神交匯,宗景灝淡淡的道,“我知道了。”

    林辛言有點忐忑,宗啟封叫他們肯定是有事,只是不知道是好還是懷。

    宗景灝握了握她的肩膀,“有我呢。”

    她的心稍安。

    走到書房門口,宗景灝抬頭敲門,里面傳出一聲進來,他才推開門和林辛言走進去。

    書房內就宗啟封一個人,他正在練字,看到他們進來,他放下手中的毛筆,讓他們坐。

    “兩個孩子快到上學的年紀了,你們怎么打算的”其實宗啟封還想問,怎么沒讓兩個孩子上上幼兒園熟悉一下學習的環境,但是想到這么多年來都是林辛言獨自照顧兩個孩子,肯定有諸多不便,便沒問。

    過了這個年他們已經六歲了,下半年就可以上小學了,他尋思著,可以去上幼兒園,熟悉一下上學的環境。

    “我已經安排好了。”宗景灝早就想到了,并且在年前就已經安排好。

    林辛言看他,怎么都沒聽他說過

    過年這幾天沒有什么機會,本來他今天想要和她說的,結果又因為莊子衿的事情,又沒機會說。

    “盛頓”宗啟封試問。

    教育與環境,都屬這家幼兒園最好,主要是萬盛投資的,里面的老師他還是比較信得過的,兩個孩子在里面他也能放心。

    有句俗話說,隔輩親,興許是有道理的,他對兩個孩子比那個時候對宗景灝都上心。

    宗景灝嗯了一聲。

    宗啟封道,“你們盡管去忙你們的,以后照顧兩個孩子的事情,就交給我們了。”

    宗景灝忙他知道,林辛言自己好像也有事業,帶孩子的事情就交給他和程毓秀兩個。

    顧慮到宗景灝對程毓秀的隔閡,所以程毓秀并未出現在到書房內,就是怕宗景灝不愿意。

    其實,在這里住的這段日子,他除了不和程毓秀說話,并未沒有以前的冷眼相對。

    他一直不愿意放下來只是因為文嫻。

    林辛言是愿意聽從他們的安排,她對國內的情況還不是很熟悉,而且,宗景灝的安排她也放心。

    意見一致,這次談話還算愉快,畢竟他們的目的是一樣的,都想為孩子好。

    談完,宗景灝和林辛言離開書房,準備上樓時,家里的門鈴被按響。

    于媽去開的門,蘇湛晃晃蕩蕩的站在門口,身上沒有大衣,就一身單薄的西裝,酒氣熏天。

    于媽認識他,知道他和宗景灝的關系,于媽轉頭,“少爺,是蘇先生,好像喝醉了。”

    宗景灝皺眉,喝醉了往這里干什么

    “嫂子,嫂子”蘇湛靠著門框喊。

    林辛言走過來,才看到他的模樣,看樣子喝的不少。

    宗景灝嫌棄的看他一眼,“進來。”

    于媽扶著他坐到客廳里的沙發上。

    林辛言去廚房給泡了一杯蜂蜜水遞給他,“喝點蜂蜜水醒醒酒。”

    蘇湛笑嘻嘻的,“謝謝嫂子。”接過杯子,一口氣就將水灌完。

    他遞給林辛言,“能不能再給我一杯”

    林辛言接過來,又去給他泡了一杯,這一次他沒喝完。

    “說吧,因為什么事情,把自己搞成這個樣子”林辛言在宗景灝身邊坐下來。

    蘇湛委屈巴巴的看著林辛言,“嫂子,你得幫幫我,秦雅不要我了。”

    除夕秦雅還出現在病房,和他還有老太太一起守歲,老太太心情還挺好的。

    可是這兩天,他聯系不到秦雅,她不見他,甚至躲著他。

    林辛言皺眉,“你們鬧別扭了”

    她擔心的不是蘇湛,而是秦雅。

    在感情上,女人更細膩也更容易受到傷害。

    事到如今他不得不實話實說,“我不是有個前女友嘛,回來了,我們見過幾次面”說著他又忙解釋道,“就是見面,什么都沒有,可是秦雅不相信我,非要和我結束關系。”

    這件事不管對錯,她走站在秦雅的立場。

    蘇湛和秦雅已經在一起了,為什么還要去見前女友

    “你對你前女友還有感情”

    “沒有。”

    “沒有,為什么要去見”

    面對林辛言犀利的反問,蘇湛語塞,緩了半天才找到合適的解釋詞,“不是戀人還是朋友”

    “我幫不了你。”林辛言果斷的打斷她,和秦雅相處那么多年,對她的個性還是有些了解的,“她不是無理取鬧的人,你一定碰了她的底線,不然,她不會這么決絕,她答應和你結婚,肯定是抱有期待的,又能果斷的斷絕,肯定是你傷了她的心。”

    “是,是我不好。”蘇湛承認,自己有錯,不該瞞著她去見劉菲菲,可是,也不應該一棍子就把他打死,一點機會都不給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