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32章,劉菲菲的計謀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32章,劉菲菲的計謀

    男人神色一梗,剛剛他說什么了

    好像又在一瞬間明白過來,他看著關勁,“哦,我剛剛和宗總說你女朋友挺漂亮。”

    關勁的身體一晃,差點沒摔下去,下一秒就瞪大了眼睛,盯著男人,“尼瑪,你的眼長褲襠里了我那來的女朋友”

    林辛言站在宗景灝身側,隱隱能看到他額角的青筋在跳動,她不動聲色的往他身邊靠。

    心里卻在吐槽,別人不是不知道才誤會了嗎

    至于那么生氣

    男人有些懵逼sdetu,這是怎么回事

    一時看看關勁,一時看看林辛言。

    他是不是說錯話了

    男人額頭只冒汗,“那個我”

    林辛言心知這個男人脾氣怪,是她不想打擾他工作,沒有立刻進來,才讓人誤會,她不想宗景灝遷怒人。

    她看著男人,“其實,我是來找你們宗總的,你先去忙吧。”

    男人不敢,他看向宗景灝,似乎是在聽他吩咐。

    宗景灝沉聲呵斥,“沒聽見她說什么嗎”

    男人張大了嘴巴,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這個女人

    “還不走”關勁睚眥他。

    男人走的慌,沒注意門,撞了上去,頭上瞬間就鼓了個包,關勁瞅他。“眼神是有問題,有空去醫院看看。”

    “是該去看看眼睛了。”男人捂著額頭小跑往外走。

    關勁狗腿的笑笑,“眼神不好,亂點鴛鴦譜。”

    可惜宗景灝不買單,淡淡的睨著他。

    n230關勁心里發毛,求救的看向林辛言。

    這又是他的錯,別折騰他。

    林辛言剛想開口,宗景灝就說話了,“你要給他求情”

    她果斷閉了口。

    關勁一副任你宰割的模樣。

    他覺得自己今天特別的不走運。

    林辛言主動挽住他的手臂,問,“你幾點下班”

    宗景灝氣沒消,沒吭聲。

    林辛言墊腳勾著他的脖子撒嬌,“我餓了,我們去吃飯好嘛”

    她背著宗景灝對關勁擺手,關勁會意,悄悄的往門口挪。

    宗景灝低眸看她,她笑起來,眸子彎彎跟月牙的似的明亮,他沒抬頭,“這次的收購案,你負責。”

    關勁松了一口氣,“好。”

    說完快步走出去,并且關上辦公室的門。

    林辛言松開了手想要撤回,宗景灝攬住她的腰,用力一攏,她的身子撞入他的懷中,他翹著唇,“怎么,利用完我,就想走”

    兩具身軀緊密的貼合,林辛言垂著腦袋,小聲道,“你太小氣了。”

    他捏著她的下巴抬起,在她的唇瓣上輕啄一口,“我哪里就小氣了”

    他很正常好不那個男人能容忍自己的女人,被說是別的男人的女朋友

    大男子主義,林辛言在心里默默的想。

    她別別扭扭,“你給蘇湛打個電話,我想見他。”

    宗景灝,“”

    “對了,你叫我來干什么”忽然林辛言想到。

    這段時間他很忙,早出晚歸,都沒和她好好的坐yhbyj在一起吃個飯了。他讓秘書定了位置,想和她單獨出去吃飯,所以,叫她過來。

    宗景灝沒回答她,而是問,“叫蘇湛干什么”

    林辛言想到秦雅難受的模樣,沉了一口氣,她仰頭看著宗景灝,“我想揍他。”

    宗景灝看著她,好半響,睫毛顫動,他揉著額角,一時間竟有些哭笑不得。

    “你給他打電話。”林辛言扎進他的懷里,抓著他的衣領,她極少主動在他面前撒嬌,還是這么嬌滴滴的模樣。

    宗景灝眼底含笑,故意不語。

    林辛言抓著他的衣領,扯向自己,鼻尖挨著鼻尖,他能清楚的窺探到她臉上細小的絨毛,額頭極細的汗渭。

    她裝出一幅兇狠的模樣,“你打不打”

    林辛言心里有盤算,她打和宗景灝是有區別的。

    她打呢,等會表現出對他不滿,那就是她一個人的事情,如果是宗景灝打呢,等會她表示對他不滿,或者說出不好聽的話,也能說明宗景灝也是這樣想的。

    畢竟電話都是他打的。

    宗景灝眨眼睛,睫毛纏在她一絲飄起的碎發,他忽而悶笑,笑得有趣又無奈,“都聽你的。”

    他話鋒一轉,“不過有個條件。”

    她靜下來問,“什么條件”

    他低眸,沉思,饒有興致的說,“你主動一回”

    林辛言,“”

    她的臉通紅,宗景灝抱緊她,沒在繼續逗弄,他一手環著她,一手按辦公桌上的電話,撥了蘇湛的號碼,叫他出來吃飯。

    蘇湛答應的倒是爽快。

    掛了電話,宗景灝看她,問,“這樣行嗎”

    林辛言低聲嗯。

    不過現在宗景灝還不能走,還有些文件需要今天處理,他讓林辛言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一手抱著她,一邊看文件,桌子上一摞一摞的文件夾,中文的英文的,各種數據,各種專業用詞,很多她看不懂,眼花繚亂腦袋疼,窩在他的懷里,昏昏欲睡,宗景灝順她的背,讓她睡會,“等會兒我叫你,”

    林辛言半瞌著眼睛,淡淡的嗯了一聲。

    后來她真的睡著了,宗景灝抱她上車時醒的,她問你處理完了。

    宗景灝攏上她的外套,嗯了一聲,“該餓了吧”

    林辛言點頭。

    早就過了晚飯時間,現在去吃飯,不知道是算是夜宵還是晚飯。

    燈光璀璨,夜,被渲染的猶如白晝。

    很快宗景灝將車子停在一家高檔餐廳。

    林辛言看著窗外,不經意看到蘇湛在路邊和一個女人在說話。

    她降下了車窗,冷風灌進來,她攏了攏大衣,盯著那個女人,心想那個就是蘇湛前女友

    現在還有來往

    她瞇起眼睛,明顯是不高興。

    劉菲菲那天從醫院離開,就一直找人跟蹤蘇湛試圖找機會破壞他們。

    知道秦雅已經離開蘇家,老太太現在也不能說話。

    她覺得現在是挽回蘇湛的好時候。

    但是她知道,不能再用強硬的手段,所以,這次見面依舊是計謀,只是她并沒有主動和蘇湛說話,而是把自己扮演成一個被壞人纏住賺便宜的無助女人。

    當然這個壞人是她安排的人。

    她不能主動和蘇湛說話,那就讓蘇湛主動和她說。

    她就不信,蘇湛能看著她被男人糾纏,就算劃清界限,畢竟曾經愛過她吧

    比陌生人更有感情吧

    她算準了時間,果然,在蘇湛看到她被糾纏的時候,還是來給她解圍。

    在和壞人的周旋中,她崴到了腳。

    劉菲菲故意不愿意打擾他,說了一聲謝謝,便自己瘸著腳走。

    蘇湛確實不想和她有瓜葛,可是看到她走路都走不穩的情況下,還是動了惻隱之心。

    “你要去哪里,我送你。”蘇湛扶住她的胳膊。

    劉菲菲低眸,“算了吧,我怕給你帶來麻煩。”

    “就算是陌生人也可以幫這個忙。”

    這次劉菲菲沒再拒絕。

    “很對不起,之前是我太想挽回你,做出很多過激的事情,給你的生活帶來了諸多的不便,實在是抱歉。”她善解人意的樣子,好似又回到很久很久以前的她。

    蘇湛一時間恍惚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