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35章,命運弄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35章,命運弄人

    高原送她回去,到家里,宗景灝還沒回來,兩個孩子洗好澡了,正要上床睡覺。

    看到林辛言進門,林蕊曦撲過來,抱住她的腿,“媽咪你回來了”

    林辛言將她抱起來,親親她的小臉蛋兒,“你怎么還不睡覺”

    小女孩想了想道,“我在等你啊。”

    “你等誰,你明明是在喝牛奶。”林曦晨毫不客氣的戳穿她。

    小女孩眨巴眨巴眼睛瞪了他一眼,“哥哥好討厭”

    林曦晨身上穿著一身絨絨的睡衣,放下手里的牛奶杯,撇了妹妹一眼,“說實話就討厭了”

    小iyit女孩埋在林辛言懷里,撒嬌,“媽咪你看哥哥欺負我。”

    林辛言拍她的背,哄著,“好了,他不是說你的。”

    林曦晨覺得妹妹好幼稚,就會撒嬌。

    他回房間去睡覺。

    現在他一個人睡,林蕊曦是跟著程毓秀睡的。

    她一個人不睡覺,說害怕。

    林曦晨想,有什么害怕的

    程毓秀將兩個孩子喝的牛奶杯子洗好走過來,看著林辛言問,“就你一個人回來”

    因為她沒看見宗景灝。

    林辛言放下女兒,“去找哥哥玩一會兒。”

    “我想讓媽咪抱抱嘛。”林蕊曦賴在她的懷里,不愿意下來。

    林辛言哄她,“小蕊最乖了,等到周末,媽咪帶你和哥哥出去玩。”

    “真的”小女孩興奮了。

    其實她很好哄,給吃給喝給玩就行。

    林辛言揉揉她的腦袋,說是真的,小女孩這才愿意下來去找林曦晨。

    “有話和我說”程毓秀問。

    不然她怎么會把孩子都支開。

    林辛言說,“到房間說吧。”

    “去我房里。”她帶林蕊曦以后,就和宗啟封分房睡了,現在剛好她房間里沒有人。

    林曦言點了點頭。

    進入房間以后,林辛言關上房門,程毓秀朝她招手,“來做。”

    林辛言挨著床沿坐下來,她在心里醞釀了一下,“文傾出車禍了。”

    “嚴重嗎”程毓秀問。

    林辛言搖頭,“我不知道,景灝過去了。”

    程毓秀嘆了一口氣,“這人總是無法預料明天會發生什么”

    “這不是意外。”林辛言其實也想知道程毓秀恨不恨文傾。

    程毓秀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不是意外,那就是人為誰敢這么做

    “白宏飛的養子,白胤寧來了b市,這事是他做的,要為白宏飛報仇。”

    程毓秀低眸,優思忡忡,“事情已經過去那么久了。何必呢。”

    “過的再久,造成的傷害卻一直在,你不怨嗎”林辛言問出心里話。

    程毓秀起身,走到窗前,望著窗外。

    “是非對錯怎么去評論呢當初是我答應的文嫻,我就要承擔相應的后果,只是,發生的事情,都是在我的預料之外的,仔細想想,文傾有多少錯呢假如我真是破壞文嫻婚姻的第三者,他這么做,只會讓人拍手叫好吧”

    “可是你不是。”林辛言望著她。

    “可是,事情由我開始,如果文嫻找我的時候,我拒絕了。自然沒有后面這些事情,或許是命運弄人,或許是命中注定,過去的事情,我早已經看破。”

    她覺得現在是她人生的巔峰,和樂融融,一家人生活在一cheian起,這是她以前不敢想的,即便宗景灝依舊不會和她說話。

    可是時常看見,也是好的。

    她挺滿足的。

    “你幫我勸勸白胤寧。”程毓秀心知肚明,想要報復文傾并非易事,白胤寧是白宏飛的養子。她自然不想他有事。

    “恐怕沒有人能說服他。”林辛言看的很清楚,這次白胤寧出現在,很明顯,就是為了報復文傾而來。

    程毓秀嘆息,上一代的恩怨,不該牽扯到下一代。

    “如果,白胤寧成功了,你會高興嗎”林辛言走過來。

    程毓秀搖頭,“我不會高興,文傾有錯,可是,他把景灝當成親人,也是真。”

    她不想宗景灝知道真相,就是怕他會接受不了,他一直對文傾很敬重,文傾對妹妹有多在乎,對這個妹妹留下來的孩子就有多呵護。

    她都看在眼里。

    她不想讓自己的兒子卷進一場分不清是非對錯的往事中。

    她能像現在這樣時常看到他,就已經滿足。并不想奢望,有生之年聽他叫自己一聲母親。

    “白胤寧在什么地方”忽地,程毓秀轉身。

    她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自找麻煩,看在白宏飛的面子上,她也該去勸一勸他。

    林辛言將白胤寧的住處告訴了她。

    她去過文家一次,覺得程毓秀的做法是對的,既然已經瞞著,已經過去,就不要在糾纏,翻出來弊大于利。

    其中最受傷害的就是宗景灝,他一直敬重的親人是仇人,他一直冷漠對待,甚至憎恨的人,是生身母親,這種轉變,讓他怎么接受

    怎么去面對

    她很怕白胤寧將現在的寧靜打破。

    “早點休息吧。”

    林辛言嗯了一聲,轉身走出房間。

    然而,她剛出來,宗景灝從大門內進來,恰好看見她從程毓秀房間里出來。

    他的眸光閃爍。

    林辛言走過來,接過他手里的外套,問道,“嚴重嗎”

    “沒生命危險,胳膊骨折了,要靜養。”

    宗景灝說完上了二樓,林辛言將他的外套掛好,才跟著上去。

    房門推來,只看到一道挺拔的身軀站在床邊,他解著襯衫的扣子,背對著林辛言,“你去她的房間干什么”

    林辛言關上門進來,“小蕊跟著她睡的,我進去看看孩子,怎么,不行嗎”

    宗景灝沒接話茬,脫了襯衫,隨手丟到床上,解著皮帶進了浴室。

    很快浴室傳來嘩嘩的水城。

    林辛言知道,他對程毓秀還是有隔閡。

    她不由的嘆氣,覺得自己知道太多是一種壓力,要是她什么都不知道多好

    就可以站在他立場去看待所有問題,就不會有這么多的煩惱。

    想到白胤寧的事情,她就頭疼。

    不知道要不要和他說,不說,她怕白胤寧再做出別的事情。

    說了,以宗景灝聰明,一定會察覺其中關聯。

    她想的入神,都不知道浴室的水聲什么時候停的。

    “想什么呢”

    她抬頭,就看到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