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38章,查清劉菲菲的過去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38章,查清劉菲菲的過去

    程毓秀淡淡的嗯了一聲。

    “那他愿意收手嗎”林辛言急切的問。

    程毓秀深深的呼了一口氣,搖頭,“沒有,而且他似乎察覺景灝的身份,不過,我不會讓他繼續調查下去。”

    林辛言剛想說宗景灝知道了,放在餐桌上的手機震動起來。

    上面顯示著沈培川的號碼。

    林辛言看向程毓秀,“我先接個電話。”

    她起身走到窗前,按下接聽鍵,“喂”

    “是我,景灝讓我調查的事情,我查清楚了。”

    林辛言的神經一繃,挺直了背,“你說。”

    “一兩句話也說不清楚,我們見面說吧。”沈培川道。

    林辛言想了一下,說,“好。”

    掛了電話,她將手機裝進口袋走回餐廳,看到程毓秀正看著她碗里的海參。

    她笑著問,“媽,您也餓了吧。”

    說話時她到廚房拿了一個干凈的碗,把自己的海參舀給她,“你別嫌棄,這是沒吃過的。”

    程毓秀抓住她的手,“我不餓,你吃吧,看你瘦的,白胤寧就是一灘渾水,你就不要攪進來了。”

    林辛言說好。

    宗景灝那脾氣,她正好不想和白胤寧有牽著。

    程毓秀進屋,林辛言憋著氣將海參吞下去,喝了口水,穿上衣服就出了門。

    沈培川把見面的地址發給了她,她驅車前去。

    是一間酒吧,因為是白天,里面的人不多,很安靜,沈培川坐在卡座喝酒。

    看到林辛言進來,問道,“想喝點什么”

    “給我果汁就行。”她坐下來。

    沈培川讓調酒師,倒杯果汁,林辛言看他一眼,“怎么選擇這地方。”

    “這個時候安靜,還有,我想喝一杯。”他灌了一口酒。

    放下酒杯時,他的手沒有拿開,撥弄著,“卑鄙無恥,這句話,并不能夠形容人的齷齪和陰險。”

    林辛言小心翼翼的問,“你受刺激了”

    不然,怎么會有這樣的感慨。

    沈培川沒說話,而是把他放在卡桌上的文件袋遞給林辛言,“你自己看吧。”

    林辛言心里大概猜出來,這里面是什么了。

    看沈培川的樣子,里面的事情怕是不好。

    她懷著好奇又有些忐忑的心情把文件袋打開。

    里面關于劉菲菲的過去的事情,有十幾頁的資料,還有少量的照片。

    有劉菲菲的,還有劉菲菲和一個男人出入高檔場所的場景。

    她放下照片,閱覽里面的文件。

    一頁一頁,越往后她的心越沉。

    蘇湛說,劉菲菲告訴他當初離開是因為她不能生,不想連累蘇湛,可是看看,她這些年,去了幾次醫院打了多少次胎

    “她的臉皮怎么能那么厚呢她還是女人嗎”沈培川齜牙咧嘴,若不是僅存的理智告訴他,好男不和女斗,他都要去暴打劉菲菲一頓,然后問問她,怎么能那么不要臉呢

    當初離開竟然是為了一個有錢的男人。

    去給人家做情人

    沈培川越想,就越zhongguoork生氣。

    他生氣的不是劉菲菲做的這些事情,他生氣的是,劉菲菲做了這些事情,怎么還能回來找蘇湛呢

    讓蘇湛當接盤俠嗎

    看完最后一頁,林辛言把資料往桌上一丟,心里知道,劉菲菲為什么會回來,無外乎是現在人老色衰,那個男人又娶了妻子,她沒了希望,才回來想要挽回蘇湛。

    沈培川將東西裝起來,“我得去找一趟蘇湛,免得他被人騙了。”

    “等等。”林辛言叫住他。

    “你去告訴他,沒有他自己發現來的刻骨”林辛言瞇著,眸子,上面那個男人似乎很有錢的樣子,不然也不會能baoyang情人那么久,要知道baoyang女人,是很浪費錢的。

    她想,宗景灝認識些有錢的人,說不定就認識這個。

    她心里有了對策之后,看著沈培川說,“我先走了。”

    沈培川喊她,“別忘了叫上我。”

    他也想看看蘇湛知道劉菲菲的真面目時,是什么樣子。

    林辛言說知道。

    她上車沒有去店里,而是去找宗景灝。

    宗景灝在開會,她到他的辦公室去等他。

    寬敞,陽光充足的空間,讓身處其中的人感到舒服,她走到落地窗前,俯瞰這座城市最繁華的地段,即使是白天,沒有霓虹燈的渲染,依舊輝煌如虹。

    外面的光圈一圈的落下來,林辛言伸手去觸碰,可惜,光,沒有人抓的住。

    宗景灝結束會議,推開辦公室的門,就看見站在光暈里的女人,她纖瘦的背影,像是,漫畫里的女主角。

    他放輕腳步走近,從后面圈住她的腰,下巴低著她的肩膀,“想我了”

    林辛言沒動,“你認識一個叫陸淵的人嗎”

    宗景灝對這個陸淵不認識,但是有耳聞,認識他老子。

    宗景灝的臉往她的長發里埋,悶悶的發出聲音,“你問他干什么”

    林辛言轉頭看向他,極認真的道,“我想讓他到劉菲菲。”

    兩個人在一起那么久,見面自然會有互動。

    如果蘇湛親眼看到,比什么證據都有說服力。

    宗景灝很快就明白,“培川查清楚了”

    林辛言嗯了一聲,把沈培川查出來的事情說了一遍,宗景灝沒有什么表情變化,淡漠的道說,“我來安排。”

    他不喜歡處理這樣的事情,但是一邊是林辛言的朋友,另一邊是自己的哥們,他不得不插手。

    林辛言相信他安排的好,很認真的道,“謝謝你。”

    宗景灝的手探進她的衣服內,輕輕的捏她腰上的肉,低啞的道,“你想怎么謝”

    林辛言覺得癢,扭了扭身子,嚴肅的提醒他,“這里是公司,你的辦公室,萬一被人看見了,你還要不要臉了”

    “沒有人會隨便進來。”宗景灝悶笑,“你愿意在這里和我做嗎”

    林辛言,“”

    他怎么能沒臉沒皮到這個地步

    林辛言不愿意干,推據著,“你不要臉,我還要臉。”

    宗景灝故意咬她的脖子,下口重,林辛言幾乎是本能的呼痛,“啊”

    很快她又閉口,雙手握拳,不停的捶打他的胸口,宗景灝不動,儼然一座無法撼動的大山,忽地,他捉住她兩只不安分的手,舉過頭頂,將她摁在了落地窗的玻璃上,附身,吻住她的嘴唇

    林辛言掙扎,他就咬她,而且下口重,林辛言疼的悶哼。

    他笑,“你盡管叫。”

    林辛言知道他故意,她瞪著他。

    宗景灝親她的眼睛,給她餂的濕漉漉。

    另一邊,秦雅吐的有些厲害,幾乎是吃什么吐什么,肚子里沒東西了就吐酸水,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她沒有辦法,只能去醫院讓醫生看看,能不能開點止吐的藥吃。

    醫生給她開了維生素b6止吐,她拿著單子正要到樓下的藥房去取藥時,路過骨科,看到蘇湛扶著劉菲菲從骨科門診走出來。

    走廊空蕩蕩,連個能躲的地方都沒有,她想要避開都不行。

    “還疼嗎”蘇湛關心的問。

    劉菲菲搖頭,“就是麻煩你”她看到秦雅時,將嘴里的話咽了下去,抓著他的胳膊緊了些。

    蘇湛見她一直看著前方,抬頭,就看到秦雅站在那兒。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