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39章,這個藥是治什么病的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39章,這個藥是治什么病的

    蘇湛的身體猛的緊繃,似乎沒有預料到會忽然遇見秦雅,他幾乎是本能的想要放開劉菲菲,可是,在他松手的那一刻,劉菲菲抓住了她,故意腳很痛的樣子,似乎不扶著蘇湛,自己會摔倒一樣。

    蘇湛沒再動,也沒推開劉菲菲,此時此刻,她也想看看秦雅會不會因為他和劉菲菲在一起而生氣。

    雖然她不躲著自己,偶爾也會去看老太太,可是對他的態度很冷,冷的讓他覺得,秦雅對他沒有一絲感情。

    剛好現在劉菲菲在身旁,他就想借此機會試探她對自己的態度,如果她生氣了,就證明她是在乎自己的。

    劉菲菲偷偷的看蘇湛一眼,沒想到他沒有推開自己,心里竊喜,面上卻很難過的樣子,“秦小姐你別誤會,我的腳受傷了,沒辦法走路,蘇湛才陪我來醫院”

    “我沒誤會。”

    秦雅拿著單子的手,用力的握緊,指甲穿透紙張,陷進掌心的肉里,只有足夠的疼痛,才能讓自己清醒。

    她云淡風輕的笑,“我和蘇湛先生,現在沒關系,他想要和誰在一起,都是他的自由。”

    蘇湛的嘴唇緊緊的抿著,連帶著,渾身的肌肉也繃緊,他的內心翻江倒海,無法平靜,似乎接受不了秦雅的淡定。

    她越淡定,就說明她越不在乎自己。

    劉菲菲心里樂開了花。

    但是面上她還不敢表現出來,畢竟,蘇湛現在的表現她還拿不住,是對秦雅死心了,還是別的。

    這一次,她一定要抓住蘇湛。

    蘇湛壓著內心的失落與疼痛,什么話也沒說,一把摟住劉豐富的腰,“我們走吧。”

    與秦雅擦肩而過時,不知道他是有意還是無意,撞了一下秦雅的肩膀。

    秦雅吐得太厲害,身體根本沒勁,被蘇湛這一撞差點摔倒,幸虧她身旁是窗戶,她用手撐住,才沒倒下去。

    緩緩地,她蹲xiashen子捂住胸口,想要捂住從胸腔里溢出的悲傷。

    她唯一的感觸就是痛,好像心口被人鑿了一個窟窿,血不停地往外流。

    她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因為流盡鮮血干枯而死。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情緒太過激動,胃里又是一陣猛烈的翻滾,她捂著嘴,朝著洗手間跑去。

    醫院門外,蘇湛將劉菲菲送上出租車,“你先回去吧。”

    劉菲菲想要抓住他,可是又不敢,怕好不容易刷出的好感,又因為她的急切讓蘇湛反感。

    “你還有事是嗎”劉菲菲旁敲側擊。

    蘇湛淡淡的嗯,并不想多說,他關上車門,劉菲菲有些慌,很明顯,他不走,是要回去找秦雅的。

    她立刻降下車窗,“你是要和秦小姐解釋吧要不要我替你說清楚,畢竟我們真的什么也沒有。”

    蘇湛有幾分不耐煩,“不用。”

    說完他讓開車。

    看著車子疾馳而去,蘇湛轉身走進大廳,到剛剛遇見秦雅的走廊,然而,走廊已經沒有秦雅的影子,他的眉頭一皺,轉身朝著大廳走去,廳內人來人往,就是沒有搜尋到秦雅的身影。

    蘇湛不由的生出幾分落寞。

    他垂頭喪氣,正當他放棄打算離開時,看見從洗手間里走出來的秦雅,她捂著腹部,臉色有些蒼白,看起來像是生病了一樣。

    他快步走過去,扶住她,“你怎么了”

    秦雅抬頭映入眼簾的那張臉有些模糊,很快,她看清楚了這張臉的模樣,不知道為什么,在看清是蘇湛以后,她喉嚨緊的厲害,鼻腔里被塞進了一大團棉花,一股酸澀在她的眼眶里亂竄,她低著腦袋,“怎么又回來,是想看我的笑話嗎”

    蘇湛也嘴硬,明明就是想看她,擔心她出現在醫院里是生病,“嗯。”

    秦雅笑,笑的眼淚都快出來了,“你這樣來找我,就不怕你前女友不,現在應該是和好如初的現女友了,你怕她生氣嗎”

    “她沒那么小氣。”

    秦雅一梗,這意思是說她以前小氣了

    她苦澀的發笑,原來在乎而生氣,是不對的

    要大方縱容才是真愛

    呵呵。

    她覺得自己的三觀要被蘇湛給顛覆了。

    “你走吧,我不需要你。”秦雅掙開他的手。

    蘇湛不放,“你生病了醫生怎么說,是哪里出了問題要怎么治”

    一連串的問題砸下來,秦雅愣神了片刻,很快她恢復理智,她仰頭望著蘇湛,忽地,大笑起來,“醫生說我這兒受傷了。”她捂著心口,“知道怎么傷的嗎”

    蘇湛看著她,“是因為我嗎”

    秦雅收住笑聲,“不,因為我自己,以前我覺得自己并不笨,可是遇見你之后,我發現我就是個蠢貨,竟然會相信你的花言巧語,一定會對我好,一輩子,呵呵,你很厲害,我相信了你,你成功的哄騙了我。”

    蘇湛的搖頭,“我沒有說謊,我是真想對你好的”

    “這話留著說給你現在的女人聽吧。”秦雅打斷他,對于蘇湛她是真的傷了心,不想再和他有瓜葛。

    她撇過蘇湛想要離開,可是蘇湛并不愿意就這么放她走,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我就想說給你聽。”

    “你放開我”秦雅試圖甩開他的手,可是他抓的很牢,自己又沒力氣,明顯掙扎是徒勞。

    蘇湛抓過她手里的取藥單,將她摁在椅子上,“坐在這里等我。”

    蘇湛怕她不吭不響自己就走,警告道,“你要是敢走,我就去店里糾纏你。”

    秦雅看著他,現在她連生氣的力氣都沒有,“蘇湛,你什么時候才能長大幼不幼稚”

    蘇湛笑了,是的,他在這個女人面前最放松,做的也是最真實的自己,哪怕以前和劉菲菲在一起,他也沒和秦雅在一起放松。

    “等著我。”蘇湛拿著單子去窗口取藥。

    只有一盒維生素b6,蘇湛看了看,他問取藥的醫生,“請問,這個藥是治什么病的”

    醫院里的人多,那個取藥的醫生并沒有聽見。

    蘇湛加大了聲音,又問了一遍,“請問,這個維生素b6,是治什么病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