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40章,很快你就會有答案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40章,很快你就會有答案

    這次這個醫生聽見了,她將手里的藥放到柜臺上,交給另外一個病人,才轉頭看蘇湛,拿過他手里的藥,說了一聲,“止吐的。”

    止吐

    蘇湛皺眉還想問這是什么病,要止吐

    但是那個取藥的醫生已經走到里面去為別的病人取藥,蘇湛拿著藥走過來,心里有猜測,畢竟成年男人,哪怕沒經歷過,也看過豬跑。

    他一步一步邁過來,看著坐在排椅生的秦雅,目光掃過她的腹部,極認真的道,“你是不是懷孕了”

    秦雅心里咯噔一下子,下一秒就嚴肅起來,“你胡說什么”

    蘇湛不急不緩的將藥遞到她的跟前,“這個是止吐的,難道你不是壬辰反應厲害”

    秦雅強裝鎮定,冷靜的看著他,“蘇湛,你因為我還愿意給你生孩子嗎就算有,我也不會要。”她一把奪過蘇湛手里的藥,“我是吃涼的壞了肚子,吐的難受,才會來醫院拿藥,你有看見孕婦吃止吐藥的嗎”

    這個蘇湛還真不清楚,他知道,孕婦是不能隨便吃藥的。

    “可”

    “可是什么”秦雅打斷他,一點余地都不留,“蘇湛,我們現在分開了,我以后還有大好的人生,就算我懷孕了,你以為我會要嗎”

    蘇湛語塞,他的雙手握拳,“你就這么恨我嗎”

    “是的,我恨你。”說完秦雅轉身離開。

    蘇湛剛想跟上去,口袋里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他掏出手機,是宗景灝打過來的,一般的情況下,宗景灝很少主動聯系他,他按下接聽鍵,“到麗江菀。”

    說完就掛了。

    蘇湛一時看看手機,一時看看走遠的秦雅,最后嘆了一口氣,想要追回秦雅,不是一句兩句話的事情,他裝下手機,走出醫院,沒有去追秦雅,而是去了麗江菀。

    他走進來,就有服務生走過來,問,“請問是蘇先生嗎”

    蘇湛點頭,“我來找宗景灝。”

    “宗總在二號包間,您跟我來。”服務生引著蘇湛到二號包間。

    寬敞的包間內,一張圓形的大桌子,只有沈培川和宗景灝。

    他拉開一張椅子坐下來,笑著問道,“今天什么日子”

    一般他們會聚在一起,都是他組場子,宗景灝很少叫他們一起吃飯,因為忙,沈培川的工作量也大。就他,比較閑一點。

    沈培川扯了一下嘴唇,“不要笑,有你哭的時候。”

    蘇湛自嘲的懟他,“還有什么比我現在更鬧心的”

    現在對他來說,就是秦雅。

    老太太的身體在一點一點的好轉,只有秦雅的態度,剛硬的很,他是一點辦法都沒了。

    秦雅現在是軟硬不吃。

    他真沒法子了。

    “培川陪我喝兩杯,我心情不好。”蘇湛招來服務生,沈培川扯住他,讓服務生出去,“現在不點菜,你先出去,點菜的時候再叫你。”

    蘇湛瞪沈培川,“來飯店不吃飯,看電影嗎”

    沈培川一本正經的道,“是的,就是看電影。”

    蘇湛笑,“你逗我呢”

    結果他的話還沒說完,就看見墻上掛著的顯示屏,忽然亮了,他驚訝的看向顯示屏,“真要看電影啊”

    很快他發現不是,因為畫面顯示的是另外一間包廂。

    里面坐著一個穿著花襯衫的男人,蘇湛仔細一看,還有些眼熟,“這不是菲菲的大學同學嗎”

    蘇湛和劉菲菲也是同學,但是不一個班,而這個富二代是和劉菲菲一個班級的。

    看到他,蘇湛想到以前不少的事情,“培川你還記得嗎就他”

    蘇湛指著屏幕里的人,“他開著瑪莎拉蒂,去學校,牛逼哄哄的,現在還沒破產呢”

    沈培川看他不語。

    很快蘇湛發現了不對勁,他看看沈培川又看看宗景灝,“你們要干什么呀叫我來飯店,有不讓吃飯,讓我看一個紈绔富二代干什么”

    沈培川怕他知道真相的時候會受不了,婉轉的提了一句,“有沒有想過劉菲菲這些年,都去干什么了”

    蘇湛的腦子轉的也快,很快就抓住重點,“和這個富二代有關系”

    沈培川沉默不語,宛如默認。

    蘇湛忽然猛的站起來,“我去問問他。”

    沈培川拉住他,“你什么時候這么沖動了”

    蘇湛看著沈培川,“我去問問,怎么了”

    “等著。”沈培川放開他,“很快你就會有答案。”

    蘇湛現在算是明白了,他看看宗景灝又看看沈培川,“你們調查菲菲了”

    沈培川聽到那句菲菲,心里膈應的厲害。

    斜眼瞧他,最后什么也沒說。

    這個時候,屏幕里有了動靜,原本緊閉的門被推開,劉菲菲一改在蘇湛面前清純的模樣,老情人會面自然要精心打扮一番。

    黑色的吊帶長裙,摟著半截小腿,肩頭斜披著狐貍毛的皮草披肩,腳上踩著一雙紅色的高跟鞋,化妝精致的妝容,模樣很是妖嬈。

    陸淵主動約她,她以為陸淵想起了她的好,如果陸淵愿意離婚娶她,她也是愿意的。

    畢竟挽回蘇湛太費勁。

    蘇湛瞪大了眼睛,她第一次看見這樣的劉菲菲。

    她一直示人的面目都是單純,陽光,青澀的模樣。

    “怎么想起我了”劉菲菲婀娜多姿的扭著楊柳細腰走過來,坐到陸淵的大腿上,好像是很自然的事情,又好像是長久養成的習慣。

    陸淵看了一眼右上角的攝像頭小孔,摟住了劉菲菲的腰,“想你了,就來找你了,怎么,和我分開這么久不想我嗎”

    陸老爺子,也就是陸淵的父親一直想和宗景灝合作一個項目,宗景灝一直沒松口,這次,宗景灝答應了陸老爺子的合作,但是有個條件。

    這才有陸淵乖乖出現在包間的一幕。

    劉菲菲推開他,“想有什么用你有妻子,我算什么”

    陸淵走過來,“我和她沒感情。”

    “那你能娶我嗎”劉菲菲渴望的看著他,到了她這個歲數,她極度渴望有個家。

    “菲菲你知道的,我結婚對象家庭很好”

    “可是我也快跟了你十年,當初我放下一切跟你走,這些年,我為你流過多少孩子你老婆帶人打我,害的我終身不能再孕。”說到痛處,劉菲菲尤其的激動,她抓著陸淵的衣領,“你要怎么賠我這些年的青春”

    陸淵沉靜的看著她,“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難道你當初拋棄那個窮小子跟我走,不是因為我的錢嗎”

    劉菲菲沉默了。

    當時她的確是因為看上他的錢,她以為憑自己的美貌和手腕,一定能成為豪門闊太太,可是,想要嫁入豪門,真的太難了。

    陸淵走過來樓她,“我現在還能和你保持關系,你愿意回來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