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41章,給你機會,惡心我自己嗎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41章,給你機會,惡心我自己嗎

    劉菲菲看他,“以什么關系”

    陸淵笑了,“你還有什么除了做情人以外你不能生育,沒有年輕的水嫩,你還想做什么”

    劉菲菲被陸淵一連串的反問,砸的啞口無言。

    是的,她不年輕了,一副破身子,還能有什么用

    她盯著陸淵,“那你找我來干什么”

    陸淵又一次看向右上角,抬了抬下巴,“那邊應該有人想看到我和你的關系。”

    劉菲菲抬頭看過去,只見右上角不起眼的地方,裝著攝像頭,她的眼睛猛的瞪大,她用一雙探索,恐懼的目光望著,那邊會是誰

    她的心臟劇烈的跳動,“你陷害我”

    陸淵雙手抄兜,吊兒郎當的痞子樣,“陷害你這話說的,當初難道不是你情我愿嗎是誰一進來,就坐到我的大腿上是誰,寧愿做情人也要跟著我陷害你有什么值得我陷害你要慶幸,到現在還有利用價值,真到你沒有一絲利用價值的時候,那才是最悲哀的時候。”

    劉菲菲的雙手不知道該放在那里,掌心直冒冷汗,怎么辦現在她該怎么辦

    好想逃走。

    陸淵看了一眼狼狽的女人,沒有絲毫的憐憫,哪怕這個女人跟他將近十年之久。

    在他看來,女人嘛,就是用來玩的,他出錢,女人出身體。

    忽地,劉菲菲沖出包間,一間一間的推開房門,直到她推開二號包間的門,看到蘇湛坐在那兒,墻上的大屏幕,還顯示著剛剛她在的那個包間里的畫面。

    她渾身發抖,連帶著聲音也變得沙啞,“蘇湛,你聽我解釋”

    蘇湛的目光慢慢的投過來,沒有憤怒,沒有不可抑制的情緒,很平靜,連他自己都覺得奇怪。

    其實,歸根究底,他不愛這個女人了,多以知道她的過去之后,并沒有很生氣,他所生氣的是,她的欺騙。

    這個以前他認為很單純的女人,其實并不單純,滿腹心機。

    他覺得自己好笑,竟然一點沒察覺。

    “你想解釋什么解釋你離開,不是因為那個富二代的錢解釋你不能生育不是天生的,是人為”

    “不是的,不是的”劉菲菲沖進來抓住他的手臂,“蘇湛你聽我說,我是真的愛你的”

    “愛我,就是去給別的男人做情人”

    蘇湛一把甩開,不光陰沉沉的盯著她,“我以前怎么沒發現,你心思這么重”

    劉菲菲拉著他痛哭流涕,她的心里是愛蘇湛的,但是對蘇湛的愛,又沒有金錢重要,所以她才會選擇金錢。

    后來她知道自己繼續跟著陸淵沒出路,而且自己人老色衰,陸淵厭倦她,她才想回來。

    如果她有機會選擇一個可以給她物質生活的人,又喜歡的人和她一起生活,那么這個人一定是蘇湛。

    事到如今,她有幾分后悔,如果她當初肯跟著蘇湛吃苦,現在她應該是蘇太太了,名利雙收。

    可惜,這世上沒有后悔藥。

    現在她什么都沒有了。

    她抱住蘇湛的腿,眼淚糊話了臉上精致的妝容,“看在我們曾經好過的份上,給我一次機會行嗎”

    蘇湛笑了一聲,“給你機會惡心我自己嗎”

    劉菲菲啞然無語,可是現在她已經沒有別的出路,除了蘇湛意外,她還能去找誰

    長得好有錢,又是她所喜歡的,放眼望去,也就是蘇湛了。

    “求求你。”劉菲菲抱著他的腿不松,“蘇湛,我知道我錯了,真的,求求你,給我一個機會,我一定改過自新,好好留在你身邊,替你照顧奶奶,蘇湛求求你了。”劉菲菲的臉貼著他的小腿,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

    蘇湛的目光有些冷,一字一頓的道,“放開我。”

    “我不放。”劉菲菲死死的抱著他的腿不松,好像這一松,她就會徹底失去他。

    蘇湛蹲下來,伸手捏起她的下巴,迫使她看著自己,“在你身上發生的這些事情,有多少是你故意為之的我記得你的腿在醫院時,還不能走路,怎么,這個會兒連高跟鞋都能穿了還是說,要見老情人,就算手上了,也要趕過來”

    “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蘇湛,求求你”

    蘇湛冷笑了一聲,0876114“我眼瞎了才會看上你”

    說完他毫不客氣的將她踢開,劉菲菲往518shopg后仰去,撞倒身后的椅子,咣當一聲。

    蘇湛沒有看她,走的決絕。

    “蘇湛”任劉菲菲凄厲的喊叫也不曾停下腳步。

    他的決絕,是對劉菲菲的失望,她打破了曾經的那份美好,現在就連他們的回憶,蘇湛也感到惡心。

    秦雅從醫院離開后,就打電話約了林辛言,她感到很疲憊。

    “我想離開。”秦雅低著頭。

    她感覺很累,想要休息。

    林辛言看她通紅的眼睛,“你哭過了”

    秦雅沒否認,“我去醫院見到蘇湛了,他和劉菲菲。”

    林辛言的心微微一沉,心里不由的冷哼了一聲,不過,想必現在蘇湛已經清楚了劉菲菲的真面目。

    “他知道了孩子的事情”

    秦雅搖頭,“不知道。”

    “你做什么決定,我都支持你。”林辛言從包里掏出一張銀行推到她跟前,“你拿著。”

    秦雅連忙推回去,“這個我不能要。”

    林辛言握住她的手,“這錢不是給你的,是給你肚子里的孩子的,想吃什么,就買什么,不要委屈自己,至于蘇湛,就讓他自己好好的冷靜冷靜。”

    就算現在他知道錯了,來挽回秦雅,也不能輕易原諒他。

    這么大的人了,還拎不清。

    必須得給他一個教訓。

    秦雅苦笑,這對她來說,已經不重要了,現在她就想找個地方,把孩子生下來,然后平靜的過日子。

    她離開就不想再回來了,“你這邊人手會不會不夠。”

    林辛言讓她安心,“這個你不用擔心,如果人手不夠我會問威廉夫人要人過來,現在店里的情況也只能維持,人手還是夠用的。”

    秦雅放心了。

    “想好去哪兒,告訴我,我送你。”林辛言道。

    秦雅說好,兩人又聊了幾句,林辛言包里的手機響了,是幼兒園里的老師打過來的,說是林蕊曦和別的小朋友打架了。

    要說林曦晨和別人打架了,林辛言還不會覺得很荒唐,女兒雖然很會撒嬌,偶爾也會對哥哥無理取鬧,但是絕對不會和別打架。

    她說有事,匆匆忙忙就走了。

    林辛言走后,秦雅也走了出來,她走到路邊準備打車,忽然一輛黑色的面包車,停在她身旁,二話不說,下來就抓人。

    秦雅一驚,“你們干什么”

    但是對方很強硬,根本不理會,兩個大男人控制住她,就往面包車里塞,拉上車門,揚長而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