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45章,重溫舊夢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45章,重溫舊夢

    “我不會帶人。”蘇湛不敢拿她們兩個的命來開玩笑。

    劉菲菲滿意的笑了,然后告訴他地址,又一次腔調,“不要帶人,我不是開玩笑,只要你敢帶人,我絕對會把她們丟下海喂魚。”

    蘇湛的神經緊繃著,也不甘示弱,“我說過,我不會帶人,但是你傷害她們一根汗毛,你也別想好”

    說完他掛了電話,大步走出走出醫院,上車,朝著她說的地址開去。

    他的車速放的很快,并沒有過很久,就到了海邊,他停下車子走下來,手機就有信息進來,是劉菲菲發來的;“坐船,往西南方向。”

    蘇湛按掉手機,去找船,邊上有捕魚回來的漁民,蘇湛走過去,“能帶我出海嗎”

    說著他掏出皮夾,將里面的現金全部給那個正在栓繩子的漁民,“我不會讓你白帶我。”

    漁民是個干瘦的男人,看上去差不多有五十多歲,皮膚黑呦,看著蘇湛遞過的錢,在心里計算著,這么厚,有多少錢,蘇湛隨身攜帶的現金并不多,大概只有兩千多。

    “你要去什么地方”漁民問,要是去深海的話,那他是不去的。

    “西南方向。”蘇湛說。

    漁民想了想,那個地方靠山,所以他們不怎么往那邊,比較偏僻,“你去哪里干什么”

    那里沒有人家,甚至連個落腳的地方多沒有。

    蘇湛知道漁民心里有顧慮,他也無法去解釋,只能找個能夠說服他的理由,“我去找人,我朋友開船那邊去了,一直沒回來,我想去看看。”

    漁民想了一下,接過他手里的錢,說道,“行吧,你上來吧。”

    兩千多也不少了。

    他出一趟海,也賺不了多少錢。

    蘇湛走上濕漉漉的夾板,說了一聲謝謝。

    漁民笑笑,有些不好意思,都收錢了,算是買賣關系,不存在感謝不感謝。

    蘇湛站在充滿腥味的夾板,望著波瀾壯闊的海面,內心,起起落落,心在沉浮的邊緣,猶如大海中的小船。

    漁民對這個地方很熟,很快就將船頭調好,開起來還是很快的。

    也就過了十幾二十分鐘,蘇湛就看到了前面的有船,他讓漁民靠過去。

    劉菲菲站在船頭看見了他,內心有一瞬間的復雜,很會就消失,事情走到這一步,她已經沒有了退路。

    她不甘心這一輩子,就這樣完了,看著蘇湛和別的女人還結婚生子,而她只能孤獨終生。

    不,這不是她要的。

    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還不如死了,可是,前提,她也不會讓那些讓她不好過的人好過

    很快,蘇湛也看見了,漁民問,“你那艘船嗎”

    蘇湛點頭。

    漁民把船靠過去,架起一塊踏板,囑咐道,“你小心點。”

    蘇湛嗯了一聲,幾乎沒有什么猶豫,就踏了上去。

    兩艘船之間,就靠一塊并不是很寬的木板連接,蘇湛踏上去的時候,還有些晃蕩,漁民給站在這頭扶著。

    劉菲菲笑了笑,“你這么急著來,是擔心你奶奶,還是擔心那個女人”

    蘇湛走下木板,目光沉沉的看她一眼,“人呢”

    秦雅走過來,伸手撫他的衣領,“這么急干什么”她的動作愈發的輕挑,“我讓你來,自然會讓你見人。”

    蘇湛站的筆直,低眸,看了一眼她的手,“你想干什么都沖著我。”

    劉菲菲笑,“我當然是沖著你了,她們若是和你沒關系,我也不會抓她們,你說是不是”

    蘇湛很冷的道,“說吧,你想干什么現在我也來了,是不是該把她們放了”

    “放了她們,你還能這么好好的和我說話嗎”劉菲菲用手指頭點他的胸口,“你當我傻”

    “說,你想怎么樣”

    劉菲菲勾住他的皮帶,往船艙內走,蘇湛不動,劉菲菲回頭看他,“不想看你奶奶和那個女人了”

    蘇湛雙手握成拳頭。

    劉菲菲知道他很生氣,但是也知道,他為了不傷害那兩個女人,他不會對自己輕易的出手。

    走進船艙,狹窄的地方并不寬敞,而且還很臟亂,秦雅和老太太被綁在后面的架子上,秦雅的狀態看上去很不好,他跨步想要走過去看看她,卻被劉菲菲拉住手,“別急呀”

    她的話還沒說完,蘇湛就甩來了她。

    “嗬嗬”老太太想要告訴蘇湛,秦雅可能懷孕了,一定要救她,保她安全。

    可是卻說不出來話,只有嗬嗬的聲音。

    蘇湛以為她害怕,完全沒有察覺到她的緊張是因為秦雅,安撫道,“我不會讓你有事。”

    秦雅的眼前很模糊,下腹有墜痛感,而且,還很強烈,她扯了扯了干澀的唇,低低的吐出兩個字,“救我”

    蘇湛沒聽清,剛想靠近,就聽到身后傳來劉菲菲的聲音,“你敢在靠近一步,我就炸死她們。”

    蘇湛的腳步一頓,回頭,就看見劉菲菲的手里拿著炸彈控制器。

    他四處巡視,果然,在角落里發現炸彈。

    “劉菲菲”蘇湛雙眸赤紅。

    劉菲菲不懼他吃人的目光,笑的明媚又燦爛,“別這么兇,我害怕。”

    蘇湛壓著滔天怒意,“提你的條件。”

    劉菲菲走到他的跟前,手指像條小蛇一般在他的胸口輕撫,游走,最后停留在他的衣領,勾開他衣領的一粒扣子,她的眼神有幾分飄忽,“還記得你第一次和我在一起嗎”

    蘇湛唇角緊抿,并未回應。

    劉菲菲看了一眼秦雅,撫著蘇湛的胸口繼續說,“你怕我痛,很輕,你伏在我的耳畔說,你很愛我,會一輩子對我好,你還的記得嗎”

    蘇湛抓住她不安分的手,“說,你想要怎么樣。”

    對于以前的事情他想要沒發生過,所有第一次的美好,現在都被這個女人給毀了,沒有一絲美好,現在他只覺得很惡心,怎么會看上這么個滿腹心機又偏執的女人

    他覺得自己肯定是眼瞎了,才會看上她。

    “我想怎么樣”劉菲菲故作很為害羞的樣子,“要不,你和我再做一次重溫舊夢,我想你肯定也很記憶深刻吧,畢竟你第一次做男人,是在我身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