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46章,我們一起死吧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46章,我們一起死吧

    秦雅從未有過的惡心,她死死的咬著唇,才能忍住。

    老太太能感到旁邊秦雅的顫抖,奈何說不出話,只能干著急。

    “怎么你不想答應。”劉菲菲倚在他的胸口,“別忘了,你奶奶和那個女人還在我手里。”

    蘇湛的臉色鐵青,一把掐住她的脖子,“你在找死。”

    痛。

    劉菲菲無法呼吸,脖子要被擰斷似的,她的面目猙獰,從喉嚨里艱難的擠出斷斷續續的聲音,“你大可以掐死我。”

    蘇湛絲毫沒有手軟,此刻,他是真的生出殺死這個女人的心,他奪過她手里的控制器,冷聲,“劉菲菲,你知道你有多讓人惡心嗎”

    劉菲菲笑,嘶嘶啞啞,像是老舊的風箱發出的聲音,刺耳難聽,“你以為我這么蠢,不會留后手的嗎你大可以試試,你掐死我,她們會不會給我陪葬”

    劉菲菲很是篤定。

    蘇湛猶豫了drecra,他不敢拿奶奶和秦雅的命來賭,雖不甘,他還是甩開了劉菲菲。

    劉菲菲摔倒在地上發出響動的時候,外面沖進來兩個男人,他們的手里拿著引爆器,還有砍刀,是劉菲菲老早做好的準備,如果她有危險,那么就讓他們引爆船上的炸彈。

    劉菲菲趴在地上捂著心口,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氣重新鉆進胸腔,她才覺得舒服些。

    她緩過來之后抬頭看向蘇湛,呵呵的笑了一聲,“你果然很在乎她們。”

    而蘇湛卻盯著剛進來的兩個男人。

    劉菲菲從地上爬起來,站到蘇湛的跟前,“你很想救她們

    蘇湛冷冷的,狂躁的想要殺人,他當然想要帶人離開。

    劉菲菲理了理凌亂的頭發,才抬起頭看蘇湛,“想要救人,可以。”

    她給兩個男人使眼色,兩個男人立刻會意,他們將刀架在秦雅和老太太的脖子上。

    “她們兩個你可以選擇一個,我現在就放她走。”劉菲菲得逞的笑。

    她知道蘇湛和老太太的感情,就算他喜歡秦雅,也不會放棄老太太的。

    蘇湛的神經緊繃著,“兩個,我都要帶走”

    “我csruihe知道,過了今天,我也未必能活著,總要有個人陪我,不然,黃泉路上我會很孤獨。”

    她花光了積蓄,又得罪了陸淵也惹怒了蘇湛,就算她能活著走出去,這兩個人也不會放過她,她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

    蘇湛怒不可歇,咬牙切齒,“劉菲菲”

    劉菲菲瑟縮了一下,她第一次見蘇湛這么狂躁。

    不過很快她就恢復鎮靜,畢竟現在主動權在她的手里,只要他在乎那兩個女人,他就會妥協。

    “選吧。”劉菲菲趾高氣昂,現在她是那個主導者,她是勝利者。

    老太太激動的想要和蘇湛說話,讓他選秦雅,她已經老了,多活一天少活一天沒所謂,可是秦雅不一樣,她還那么年輕,而且肚子里還極有可能懷了孩子。

    怎么算,都是救秦雅比較劃算。

    秦雅卻很安靜,凌亂的頭發擋住了她的臉,就連絕望都被掩蓋的不動聲色,她的身下一片濕粘,即使不看,她也知道發生了什么,很痛,不是身上的,而是心上,像是被鋸子撕扯著心臟,無法言喻的痛苦。

    她曾想過放棄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又很期待,現在,她很清楚,她的孩子離開了她。

    以前在書上,電視里,經常會看到人說心痛,她覺得那只是個形容詞,現在她清楚的知道,心真的會痛,悶悶的,麻麻的,讓她無法呼吸。

    “你再不選,那我就讓她們兩個一起陪我死。”劉菲菲不耐煩的說。

    這是一個兩難的抉擇,他不想放棄任何一個,血絲聚攏到眼瞳正中,他嘶啞著,“我任由你處置,放了她們兩個。”

    “不。”劉菲菲拒絕的果斷,“我就是要你選,一個生一個死,不管你選誰,你這一輩都會生活在自責中,我就是要你生不如死夜夜噩夢纏繞。”

    這也是她為什么會抓老太太和秦雅一起過來的原因。

    “救雅”

    老太太艱難的擠出兩個字,蘇湛卻讀懂了,可是這個養他長大的人,他怎么能放棄呢

    他搖頭,他不能這么做,他不能放棄,不然他真的會像劉菲菲說的那樣,一輩子在自責中度過。

    他不可以。

    可是看看秦雅,她的樣子也不好,如果秦雅出了事情,他知道,他這一輩子,肯定也會在煎熬中度過,甚至,不知道能不能一直活到老。

    蘇湛用盡此生的勇氣,才張開口,“秦雅,我是被我奶奶養大的”

    潛臺詞是,我不能放棄養育我的人。

    秦雅低著頭,她不覺得蘇湛的選擇有錯,世人說生恩沒有養恩重,他選擇養育他長大的人,沒有什么不對。

    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她很痛,很難受,眼淚不受控制的往下掉。

    “如果你有事我”陪你一起。

    這時老太太急氣攻心,昏迷了過去。

    蘇湛的話沒有來得極說完。

    電光石火間,蘇湛說了,放了他奶奶。

    意料之中的答案,秦雅已經麻木了,與其痛苦的活著,還不如死去。

    劉菲菲讓那兩個人把老太太送出去,把兩個人路過她身邊時,偷偷的將引爆器放到她的手里,劉菲菲不動聲色,將另一只手背在身后。

    她若無其事的走到秦雅跟前,“看清楚了嗎他就是個無情無義的人。”

    秦雅抬起頭,透過發絲的縫隙,她看著劉菲菲,聲音沙啞,“我不覺得他有錯,一個人,如果連自己的親人都不在乎,他還算是人嗎”

    劉菲菲生氣極了,似乎被她這句話給惹怒了,一把抓住她的頭發,“死到臨頭了還要嘴硬嘭”

    嘭的一聲響劉菲菲忽地飛了出去,撞在船壁的鐵皮上,震的整艘船都晃蕩起來,蘇湛撲到秦雅跟前,解她手上的繩子,“我帶你離開。”

    然而這時,他看到她身后蔓延的鮮血,他的手一抖,“你,你受傷了”

    “咳咳,那我們一起死吧”劉菲菲按下手中的引爆器。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