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47章,劫數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47章,劫數

    就在她要引爆炸彈的那一刻,蘇湛沖了過來,踢掉她手里的引爆器,他蹲下掐著劉菲菲的脖子,“你去死吧”

    劉菲菲并沒有掙扎,而是詭異的笑了。

    蘇湛的眼眸一暗,很快,他意識到她能這么甘愿的赴死,肯定留有后手,他沒有掐死她,將她的頭撞在棱角上,咣的一聲,劉菲菲額角留下鮮血,人昏迷了過去。

    蘇湛反回到秦雅身旁,準備要扶她起來時,秦雅一把推開他,“你走吧。”

    蘇湛被推的猝不及防,一屁股坐在地上,他錯愕的望著秦雅,“你”

    秦雅艱難的撐起身子,看了他一眼,“我不需要你的假好心,更別碰我,我會想吐,我會覺得很惡心。”

    蘇湛知道說什么解釋的話都沒用,他已經用實際行動傷害了她。

    他當時想說,如果她出意外,他也會陪著她一起死。

    他別無選擇。

    “對不起,你受傷了,我帶你去醫院。”蘇湛不顧她的排斥,攔腰把她抱起來,這時,他發現她腰間有東西,他低頭看見,她的腰間綁著一枚炸彈。

    上面的數htyjg字正在不停的跳動,每跳一次,時間便少一分。

    他抬頭,就對上那雙了無生氣的眸子。

    秦雅嗓子干澀的厲害,聲音很沙啞,“不想死,就放開我,趕緊走。”

    蘇湛將她放下來,并沒有走,而是去研究怎么拆除她身上的炸彈,“我不會讓你一個人死,我陪你。”

    秦雅無力的靠在冰涼臟污的船壁上,“你以為你這樣說,我就會原諒你嗎蘇湛,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

    蘇湛低著頭,“我知道。”

    秦雅望著他碎發下的那張臉,慢慢的合上眼簾,她再也不想看見這個男人。

    這顆炸彈還是有機會拆除的,雖然他沒把握,不過是有機會的。

    “你放心我一定會”他一抬頭就看見,秦雅早已經合上雙眼,沒看他,他的內心一陣失落,但是他知道,現在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主要的是先救她出去。

    他到外面去找鉗子,翻遍了整艘船,也沒找到,他重新反回船艙,在狹小的旮旯里找到一個上銹的箱子,他用鐵棍別開,果然,這是個不常用的工具箱,因為不敞用,船上又經常沾到水,所以這個用鐵皮打造的工具箱上了一層厚厚的銹,好在里面的工具挺齊全,他找到鉗子跑到秦雅跟前,“我找到工具了。”

    這時,他發現秦雅已經很虛弱,似乎連抬起眼皮的力氣都沒了,她像是枯萎凋零的鮮花,再也沒了往日的鮮活,恍惚間,蘇湛想,如果她就這么沒了,他會怎么樣。

    那一刻,他深刻的感覺到了心痛,有無數根針,同時扎進他的心里,悶疼悶疼的。

    他伸手撫摸她的臉,在心里下定決心,能活著出去,他一定像她懺悔,贖罪,祈求她的原諒。

    他看著青紅藍綠那四根線子,拿著鉗子的手有些顫抖,因為他所做的決定,關系到他們的生死。

    可是不斷在跳動的數字,越來越少,越來越接近爆炸的時間,他沒有多余的時間去思考,他的額頭密密麻麻的滲出細細的汗珠。

    他咬緊后牙槽,選擇了紅的那根,他閉上眼睛,攥緊手中的鉗子,用力剪下去,咔嗒一聲,線子斷了。

    然而,上面的數字并沒有停下來,蘇湛急了。

    “你走吧,不要管我了。”秦雅的聲音很小,猶如蚊蠅,可是蘇湛還是聽清楚了,不知道為什么,聽著她說讓自己走,心竟疼的不能呼吸。

    他從未這么害怕失去一個人,此刻,他害怕極了。

    “我不會走,我說過,你要是活不了,我陪著你一起死。”蘇湛握緊雙手,咔嗒,又是一根線子剪斷,沒有爆炸,數字忽地停了下來,很快瘋狂的跳起來,數字眼看就要爆掉,蘇湛緊緊的抱住她。

    秦雅的心是涼的,即使此刻被一具炙熱的身軀包裹,她的心依舊是涼的。

    蘇湛沙啞著嗓子,“對不起,對不起”

    對不起讓她傷心,對不起,讓她因為他而受到傷害,現在還要因為他,可能死去。

    對不起這三個字,顯得那么蒼白。

    這時昏過去的劉菲菲緩緩轉醒,看在蘇湛和秦雅抱在一起,她是那樣的嫉妒,曾經這個男人的溫柔只給她一個人,如今卻只屬于另外一個女人,她的內心是失落的,憤恨的。

    她艱難的爬起來,去撿引爆器,想要炸毀這艘船,想要炸死蘇湛和秦雅。

    秦雅看見了劉菲菲的意圖,她抓著蘇湛的衣領,“抱我出去。”

    蘇湛說,“好。”

    夾板上海風呼嘯,伴隨著海水的腥咸味,秦雅身上的炸彈已經倒數,蘇湛說,“如果人有下輩子,我一定先遇到你,然后好好對你。”

    秦雅迷離著眼神,勾了勾唇角,如果有下輩子,她不要再遇見蘇湛,這輩子,遇見就已經是她的劫數,她不想再經歷一次。

    下輩子,還是不要再遇見了。

    在身上的炸彈即將爆炸的那一刻,秦雅用力一推,將蘇湛推下夾板。

    嘭的一聲,蘇湛墜入水中。

    激蕩的水中,蘇湛看到秦雅站在夾板上,那樣的平靜,好似面對的不是死亡,而是解脫。

    她想死。

    “砰”

    船艙被炸開,火光沖天,秦雅被濃煙烈火吞沒。

    “不”蘇湛一張口,被海水淹沒,水下都是炙熱的,殘骸飄的到處都是,火光,熙熙攘攘的在海面漂濁。

    蘇湛拼命的往上游,想要找到秦雅的蹤跡。

    茫茫大海,除了漂浮在海面的殘骸,他看不到有人的蹤跡。

    “秦雅”

    蘇湛隨手抓住一塊漂浮物,在海面上搜尋秦雅。

    這時有人開船過來,是陸淵。

    他追蹤劉菲菲的手機信號到這里,現在外面亂套了,因為劉菲菲把他老婆被扒的視屏傳到網上,鬧得沸沸揚揚,弄的陸家很難看,股票也因為這樁丑聞而下跌,他和惱。

    要找劉菲菲報仇,沒想到,看到大爆炸。

    “那里是不是有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