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48章,自作孽不可活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48章,自作孽不可活

    一個跟著路淵一起過來的男人,站在船頭的甲板上,指著在海水里搜尋秦雅的蘇湛說。

    陸淵看了過去,的確像是人,現在他急需找到劉菲菲的下落。現在有活人對他來說是好事,他讓人開船過去。

    蘇湛和陸淵認識,但是沒怎么打過交道,沒交錢,頂多是認識的陌生人。

    陸淵站在船頭,看清楚了在水里的人,他喊了一嗓子,“劉菲菲呢”

    蘇湛仰頭,頭發上順下來的水珠,模糊了他的視線,但是他依稀能夠看到他的模樣,知道來人是陸淵,“幫我找個人,我告訴你劉菲菲的去處。”

    陸淵冷笑了一聲,“你都成這樣了,還能和我談條件我若不救你,你都會死在這里。”

    陸淵怎么可能會忽然來呢

    肯定是發生了什么事情,而且這事情和劉菲菲有關系,他才會來到這里找劉菲菲。

    “我只有這一個條件,你若是不答應,我的確沒辦法,不過,你也永遠別想知道劉菲菲的下落。”

    陸淵想了一下,蘇湛和宗景灝的關系不是秘密,現在他父親又和宗景灝有生意生的合作,要是蘇湛真的因為他的見死不救而死,恐怕會有影響。

    而且,現在公司已經因為劉菲菲而出現狀況,他不能再節外生枝。

    “好,我幫你找人。”陸淵是來抓劉菲菲的,自然帶了不少水性好的人。

    “你要找什么人”陸淵問。

    “女人。”蘇湛說。

    陸淵似乎讀出這事的微妙,他擺手讓人下水,“盡力找到人。”

    茫茫大海,要找一個人的確難,時間過的越久,獲救的希望就越渺小。

    蘇湛和陸淵的人擴大了搜索范圍。

    忽然有人喊,“這里有人。”

    蘇湛快速的游過去,越接近他的心臟便跳動的越快,期待也害怕,期待是秦雅,害怕她已經

    越來越近,他慢慢的看清了那張臉,即使被浸濕的頭發遮蓋住大半張臉,蘇湛還是感覺到了,這個就是秦雅。

    他推開那人,抱住秦雅朝著停留在不遠處的船游去。

    在幾個人的幫助之下,秦雅被救到船上,蘇湛輕輕的將她放下來,伸手去摸她的心臟,還有微弱的心跳,“快開船”

    蘇湛低吼。

    陸淵看了他一眼,讓人掉頭。

    “干的衣服。”

    蘇湛去扒陸淵身上的外套。

    陸淵錯愕了兩秒,而后吼道,“你神經病啊”

    “把衣服給我。”現在太冷了,他怕秦雅會被凍壞,因為剛剛大家都下水了,就只有他的衣服是干的。

    陸淵睜著眼睛,不可思議的道,“你是彎的”

    蘇湛特別定要罵一句,彎你媽。

    他粗暴的將陸淵身上的衣服脫下來,他再次回到秦雅跟前,用外面套裹住她,內心不斷的祈禱,“不要有事,你不要有事,千萬不能有事。”

    他單膝跪著,腦海里還閃現著她站在夾板上,平靜,一心赴死的樣子。

    “我靠。”陸淵發現秦雅身上還有沒炸的炸彈,會不會炸了

    船爆炸是因為劉菲菲想要炸死蘇湛和秦雅,按下了引爆器,并不是秦雅身上的那枚炸彈,其實蘇湛剪對了線子,數字跳到最后定格了,并沒炸。

    “快快快扔出去。”陸淵大吼,語無倫次起來,畢竟是炸彈,誰知道還會不會爆炸。

    “將人扔出去嗎”有人問。

    “炸彈啊,蠢貨”陸淵暴躁。

    被陸淵罵蠢貨的男人,伸手想要碰秦雅身上的炸彈時,蘇湛猛的抬起頭,他惡狠狠的盯著,“不準碰她”

    “我不是碰她,只想”他指了指秦雅身上的炸彈。

    蘇湛這時才注意到,她身上的那枚炸彈還在,他快速的將炸彈扯掉,當炸彈被扯掉的那一瞬間,原本停止的數字,忽然跳動,1,0

    嘭

    在蘇湛扔出去的那一瞬間,炸彈炸了。

    濺起幾米高的水花,落了一船。

    像是巨大的狂風暴雨襲擊了船,船身晃動,瓢潑似的海水,砸進來。

    嚇得一船人,到處躲,只有蘇湛抱著秦雅沒有動。

    等到余波過去,陸淵從驚魂中回神,罵了一句我cao,“那枚炸彈竟然是有用的,差點被炸死。”

    他以為一直沒炸,就不會有用了,沒想到,竟然還會爆炸,要是蘇湛手慢一點,他們都得被炸死。

    不過話說回來,這是誰會在人身上綁炸彈

    這也太惡毒了。

    很快他又聯想到什么,“是劉菲菲干的”

    蘇湛沒理會他,現在他沒心情。

    “劉菲菲人呢”陸淵問。

    蘇湛的臉色變得陰沉,“死了。”

    在海里炸成這樣,若是沒人救,肯定得死。

    陸淵張了張嘴,“死了”

    他還沒找她算賬折磨她呢,就死了

    陸淵還有點不能接受,他很恨劉菲菲,特別想親手教訓她一頓,讓她生不如死。

    蘇湛焦急,催促開船的人,“再快一點”

    陸淵看了他一眼,“現在已經最快了,你催也沒有用。”

    蘇湛知道,可是他著急,耽擱的時間越久,秦雅就越危險。

    他伸手撫開她臉上的頭發,被遮蓋的臉孔露了出來。

    右臉血肉模糊,黑乎乎的像是被炸的燒焦了皮膚。

    站在一旁的陸淵咽了一口口水,差點嚇的叫出來。

    心想,這不是毀容了嗎

    蘇湛只覺得心臟的位置,被重錘狠狠的襲擊了,他的手指發顫,不敢再往下。

    此刻沒有言語或者文字上的解釋,可以形容他的心情。

    不僅僅是痛,更多的是,無法面對,不敢想象她知道自己的樣子時,是否能夠接受。

    這時,船靠岸,蘇湛抱起她走下夾板。

    “劉菲菲怎么死的,死哪兒的”陸淵想看一眼劉菲菲的尸體。

    確定這個女人死了。

    蘇湛大步的朝著車子走去,明明陸淵的聲音很大,他卻像是沒聽見,整個人都魔怔了。

    站在陸淵身邊的人,說道,“大概是在海里吧。”

    很明顯,不管是陸淵,還是蘇湛,都是劉菲菲報復的對象,如過她逃走了,蘇湛不會不說。

    看他著急的樣子,想讓劉菲菲死的心不比陸淵少。

    陸淵往身后看了一眼,茫茫大海,現在他想要找到劉菲菲的尸體恐怕都困難。

    看看秦雅的樣子,也能肯定,劉菲菲是兇多吉少。

    “自作孽不可活。”陸淵淡淡的說了一聲,便走下踏板,現在他得回去解決劉菲菲給他制造的麻hd445煩。

    而蘇湛快速的開著車子前往醫院。

    他車速放的快,很快就到了醫院,他抱著秦雅沖進搶救室,“快救救她。”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