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51章,悔恨,自責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51章,悔恨,自責

    “什么”林辛言的神經一繃,她們剛見過面沒有多久,怎么會忽然住院

    “怎么回事”林辛言著急的問。

    宗景灝說,“我也不清楚,在第二人民醫院醫院。”

    林辛言啟動車子,開了出去。

    宗景灝靠過來,手隨意的搭在她的大腿上,林辛言穿黑色的打底針織衫,牛仔褲,外搭卡其色的風衣,他的掌心炙熱,若有似無的在她的腿上摩挲,“不要著急。”

    林辛言低眸看他的手,“她懷孕了,住院不是好事。”

    他的手忽然捂住她的腿,林辛言皺眉,一字一句的道,“我在開車。”

    宗景灝很認真的看她,“我還想要個女兒。”

    林辛言抿唇,她和宗景灝在一起沒有做措施,可是,并沒有懷孕。

    生林曦晨和林蕊曦的時候,醫生說她的傷了身體很難再孕育。

    那個時候,她想有他們兩個,不能再生也無所謂,現在

    “有空,把他們的姓改了吧。”林辛言也很認真的道。

    如果她和宗景灝在一起,以后沒有孩子,這兩個孩子,總要有個姓宗的。

    不然真讓宗景灝斷子絕孫嗎

    宗景灝握著她腿的手,力道松了些,改為溫柔的輕撫,他記得林辛言說她不能再孕的事情,他以為,她隨便說說的。

    現在看來并不是,他們在一起從未做過任何措施,可是,她并沒有懷孕。

    要知道,有林曦晨和林蕊曦時,是一次就有了,也就是說,她可能是易孕體質,但是這次,他們在一起也有兩個多月了。

    “我不想再生了。”林辛言是真的害怕,那個時候的疼痛現在她還記憶猶新。

    只要一想起來,就心里有余悸。

    要是身體允許的話,她和宗景灝的感情又很好的情況下,她愿意再痛一次。

    現在就算她想,也不可能,不如,自己明確的告訴他,免得有幻想有希望。

    沒有幻想和希望,自然也就不會失望。

    車子停在醫院門口,兩人很默契的都沒再提及剛剛的話題,氣氛有些微妙。

    宗景灝在靜默中下車,林辛言走過來,為了打破這份微妙,她故意問道,“是蘇湛給你打的電話嗎”

    宗景灝淡淡的嗯了一聲。

    林辛言心想,難道是蘇湛發現秦雅懷孕,兩人發生爭執,才導致秦雅住院

    可是按理來說,蘇湛知道秦雅懷孕,肯定不會和她有爭執才對。

    她著急秦雅的情況走的很快,宗景灝摟住她的肩膀,他什么也沒說,就這么摟著她。

    林辛言原本浮躁的心情,慢慢的沉淀下來,跟隨他的腳步走到手室門前。

    蘇湛在走廊里,他身上還是那身濕透的衣服,只不過在醫院里的這段時間,他的衣服被空調吹的半干了。

    他焦急的在手術門口走來走去,看到林辛言和宗景灝過來,他定下腳步。

    “嫂子”

    “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會住院”林辛言問。

    蘇湛自責的道,“都怪我。”

    不是因為他和劉菲菲牽扯不清,她不會被卷入其中,也不會

    “我要知道怎么回事”林辛言加重了語氣。

    “劉菲菲抓了她,被炸傷了”蘇湛簡短的解釋,林辛言則是目瞪口呆,不可置信,炸傷了

    她的雙腿一軟,差點摔倒,好在宗景灝離他近,摟住了她。

    林辛言的聲音發抖,“蘇湛,你知不知道,她懷孕了”

    轟

    有一道驚雷從他的頭上劈下來,秦雅懷孕了

    所以她身上的血

    他覺得心臟被人挖去了一塊,血不斷的往下傾瀉。

    疼,很疼。

    “你不知道是嗎”林辛言緩緩走近,蘇湛的聲音啞的不成樣子,“我不知道”

    啪

    林辛言怒急,朝著他的臉上就是一把掌,“秦雅她不舍得打你,今天我替她打”

    “我以為你是個拎得清的人,能夠照顧她一輩子,沒想到你三心二意。”

    不是蘇湛的拖泥帶水,這事,怎么會發生成這樣8pdf

    蘇湛毫無怨言,他自己扇自己,“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

    他懊惱,悔恨,自責,最后都化作心疼,最后關頭她還在為他著想,推他下水,而他呢

    都做了什么

    他早該想到的,那次在醫院,他就該想到的

    “我該死,我該死。”蘇湛癱坐到地上,一臉的眼淚,和街頭乞討的瘋子沒有區別。

    他頹廢的抱著頭。

    林辛言在一旁,沒有上前勸阻,會變成這樣,都是他一手造成的,怪不得別人。

    經歷近兩個小時的時間,手術室的門終于開了,蘇湛聽見響動,離開爬起來跑過來,他一把抓住還未來得及脫掉口罩的醫生,“她怎么樣”

    宗景灝的手重重的落在他的肩膀上,“冷靜一點,你這樣抓著他,他怎么說”

    蘇湛知道,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害怕,害怕秦雅會有事情。

    林辛言走過來,向醫生道歉,“不好意思,他太激動了”

    “咳”醫生擺手,緩過來那一口氣,他才說道,“沒事,沒事,激動的家屬,時常見到。”

    林辛言雙手握緊,“她沒事吧孩子”

    apnbs蘇湛站在一旁,身體不停的晃動。

    醫生嘆了一口氣,感到惋惜,“孩子送來的時候就沒有了,患者傷勢嚴重,而且右臉燒傷的比較厲害,很難恢復,不過現在整容技術比較發達,你們也不要過于傷心,慶幸,人還能活著。”

    林辛言的眼睛發酸,怎么會傷的這么重

    “現在我能見見她嗎”林辛言的聲音有些沙啞。

    醫生搖頭,“她已經被安排到重癥監護室,雖然手術成功,占時沒有生命危險,但是她傷的比較嚴重,怕有意外發生,和術后引起的感染,還是過了24小時以后,送進普通病房你們再看吧。”

    “我不進去,在外面看一眼行嗎”蘇湛的眼里都是血絲。

    apnzhiheyigua 醫生看著他,感受到他此刻的痛苦,點了點頭,“隔著門,看一眼。”

    秦雅被送進監護室,并且安頓好,護士才過去帶他們去看。

    “只能進兩個人。”護士道。

    宗景灝本來也沒打算進去,他是陪著林辛言的,怕她難受。

    林辛言知道他的擔心,對他搖搖頭,“我沒事。”

    然后是蘇湛和林辛言走進去。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