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52章,我說的不正經嗎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52章,我說的不正經嗎

    重癥監護室他們進不去,只能隔著玻璃看,秦雅還處于昏迷狀態,她的臉被包的很嚴實,只露著眼睛。

    旁邊是身體檢測儀器,嘀嘀的響著。

    apcarashippo 蘇湛趴在玻璃上,看上去十分難受,沒有聲音,林辛言只能看到他一聳一聳的肩膀。

    “這事讓我很意外,我們剛見過面不久,她說她想離開,找個安靜的地方把孩子生下來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林辛言的聲音很輕。

    蘇湛撐在玻璃上的手,攥成拳頭,他抽泣著,“是我的錯”

    “現在知道錯了有什么用”林辛言知道這個時候不該再刺激他,但是,她還是覺得要和他說清楚。

    “如果你依舊是這種狀態,就算秦雅會原諒你,我都不會允許,你自己好好想清楚,自己錯哪里了。”說完林辛言轉身出去,她看的心里也難受。

    樣貌是一個人的標志,就算可以去整容,但是,也不是原來的樣子了。

    曾經她多陽光,過的也挺開心,自從和蘇湛在一起,就沒開心幾天。

    現在,還傷成這樣。

    林辛言替秦雅難過。

    宗景灝走過來,伸手將她擋在額前的碎發別到耳后,“我們走吧。”

    林辛言點了點頭,現在秦雅還在昏迷,她留在這里也什么都不能做。

    走前林辛言去找那個醫生問了一下,“她什么時候能醒”

    林辛言想要在她想來的時候,過來,免得她知道自己的情況接受不了,身邊連個能開導她的人也沒有。

    “12個小時以后,應該會醒過來。”醫生道。

    林辛言心中了然,12個小時以后差不多明天早上5點多的時候,她說了一聲謝謝才走出醫生的辦公室。

    和宗景灝回到家里,她晚飯沒吃,把自己關在房間里,宗景灝端著一杯純牛奶走進來。

    她穿著毛衣躺在被窩里,宗景灝坐在床邊,其實他不喜歡她因為別的人事情,而傷神。

    “睡著了”

    林辛言沒睡著,只是不想說話,在宗景灝推門進來的時候,她就聽到了。

    “我知道你沒睡,起來,把熱牛奶喝了。”

    林辛言翻身,然后看著他。

    她自己也說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有些亂糟糟的。

    宗景灝輕笑,“這么看著我,是覺得我很好看嗎”

    林辛言仔細瞧他,是好看,他的皮膚白凈,五官分明,深邃的眼眸,偶爾溫柔一笑,能溺死人。

    但是他冷著臉的時候,又完全是另外一種感覺。

    林辛言郁悶的心情,稍稍散了些,她坐起來,宗景灝將牛奶遞給她。

    她接過來喝了一口,“蘇湛是就這種性格嗎”

    對感情,很優柔寡斷。

    宗景灝沉思了一下,道,“不是。”

    其實他還是很拎得清的,只是在劉菲菲的事情上翻了船。

    之前對劉菲菲離開的事情,挺介懷的,可能因為劉菲菲忽然出現,他亂了方寸。

    林辛言抿著唇,像是在想什么,宗景灝提醒她,“把牛奶喝了。”

    林辛言沒立刻喝完,而是拿起手機,定時,早上她要起早一點去醫院。

    晚上,林辛言窩在宗景灝的懷里睡覺,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他的身邊比較安心,很快就睡著了。

    她是被鬧鐘鈴聲朝醒的。

    想到秦雅在醫院,她很快清醒,起來想要下床,宗景灝宗后面樓住她的腰,聲音是剛睡醒時的沙啞,“你干什么去”

    “我要去醫院,醫生說秦雅五點會醒來,我得去看看。”其實她是怕,秦雅面對蘇湛激動,所以她早點過去。

    “還早,陪我多睡會兒。”宗景灝摟著她往被窩里拖,林辛言推他,“不要鬧,她毀容了,我怕她會想不開,身邊也沒有人,說起來,我還有事,想請你幫忙。”

    林辛言翻身,和他面對面,捧著他的臉。

    “有好處嗎”林辛言還沒來及的開口,他就先問道。

    林辛言皺眉,“我是說正經的。”

    “我說的不正經嗎”

    林辛言,“”

    她主動吻他的嘴唇,早上的他,下巴有些青色的胡茬,有點扎,但不疼,她的吻很輕,一下就結束。

    宗景灝蹙眉,他半瞇著眼睛,似乎對這個吻很不滿意,他翻身上來,林辛言抵住他的胸口,“我想請你幫我找個好的整容醫生。”

    雖然她還沒見到秦雅,但是她很了解秦雅,這事,秦雅肯定不想蘇湛插手,確切的說,應該不想和蘇湛有瓜葛,現在連唯一的牽連也沒有了。

    宗景灝低眸看她抵著自己的手,低聲道,“好,把手放下來。”

    林辛言的心跳的快,屋里沒有開燈,只有一盞橘色的床頭燈亮著,把氣氛又渲染的旖旎了幾分。

    他的胸膛滾燙,隔著絲滑的布料,她依然覺得燙,手指不由的卷縮,宗景灝低頭噙著她的唇瓣,悶聲笑,“你怎么會那么害羞”

    都這么久了,她還時常臉紅。

    完事后,宗景灝給她穿衣服,送她去醫院。

    她到醫院的時候已經快六點了,天都已經亮了,自從和宗景灝在一起以后,她幾乎沒穿過低領的衣服,他總是喜歡把她身上弄的都是痕跡。

    林辛言穿著黑色的風衣,里面碎花連衣裙,領口斜打著一個蝴蝶結,擋住脖子上的紅印子。

    她拿著包下車,“你不用等我了,我回去的話,我打車。”

    宗景灝嗯了一聲,“有事給我打電話。”

    林辛言說好,看著宗景灝開車離開,她才轉身走進醫院。

    她來到的時候,蘇湛已經在了,看樣子沒回去過,身上還是那一套衣服。

    “在這里呆了一夜”林辛言拎著包走過來。

    蘇湛低著頭,“回了。”

    安排了老太太,送老太太下船的兩個人,似乎也不愿意惹上人命官司,所以把老太太又送回了醫院,老太太的病需要靜養,他把老太太安排回家了,家里有傭人照顧,也方便。

    林辛言問,“人醒了嗎”

    蘇湛猛的抬起頭看著林辛言,眼睛像是被紅色的漆渲染了,啞著嗓子,“她不愿意見我。”

    林辛言知道,并不意外,所以秦雅已經醒了

    “我去看看她。”林辛言看著他難受的樣子,動了幾分惻隱之心,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你是男人,秦雅比你更難。”

    失去孩子,還毀容,這樣的打擊,沒幾個人能接受。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