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53章,等我來接你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53章,等我來接你

    “與其頹廢,不如想想怎么怎么彌補。”林辛言故意這么說,不想看他這樣下去,后悔沒有用,改變不了任何。

    apnbsyunzxp世上最難買的就是后悔藥。

    蘇湛抬起頭,望著林辛言,“我現在應該做些什么”

    他真的亂了,不知道自己還能干什么,腦子里想的都是看到秦雅臉受傷的那一刻的畫面。

    他擺脫不了。

    “你先回把自己弄干凈,秦雅這里我看著。”林辛言說道。

    蘇湛猶豫,“要是她愿意見我,我不在怎么辦”

    “你覺得她會想見你嗎啊”如果沒有毀容,或許她愿意見他,可是現在,秦雅肯定不會見的。

    就好比這事情如果發生在她的身上,她肯定也不會想宗景灝看到的。

    這是一樣的心情。

    “你這樣不是贖罪,只是在折磨你自己,你覺得你這樣,可以獲得原諒嗎”

    蘇湛慌亂的抓住林辛言的衣袖,“那我該怎么辦怎么樣,我才能得到她的原諒”

    “原諒”林辛言嘲諷道,“如果是你,你會怎么樣”

    蘇湛頓時語塞,如果是他,他不會原諒吧。

    林辛言沒有繼續打擊他,說道,“你先回去,秦雅哪里我會勸說的。”

    蘇湛知道林辛言和秦雅的關系,她愿意為自己說話,希望還是大的,他由衷的說道,“謝謝嫂子。”

    林辛言沒搭腔,因為,她更偏向于秦雅,如果秦雅不選擇原諒,她絕不會勸說。

    打發走蘇湛,林辛言走到護士臺詢問去見秦雅的事宜,護士先去問了秦雅的意見,要不要見,因為病患毀容情緒很容易受到外界的刺激,所以,她們必須先問過病人是否愿意見。

    如果愿意見,她們再做安排。

    林辛言耐心的等著,很快護士就從里面出來,“你進去吧,不過不能和她說太多話,盡量不要超過十分鐘,她的身體比較虛弱。”

    林辛言點頭,說,“我知道了。”

    護士帶著林辛言到一間更衣室,遞給她一件防塵依,“進重癥監護必須穿這個。”

    護士解釋道。

    林辛言接過來。

    很多人第一次穿,都不知道怎么穿,護士幫忙,很快在護士的幫助下,林辛言穿上了防塵衣。

    林辛言被包裹的很嚴實,穿防塵衣,目的就是為了不把細菌帶到監護室里。

    “跟我進來吧。”護士道。

    林辛言跟著護士走進監護室,里面出了醫療極其發出的嘀嘀聲外,幾乎聽不到別的聲音,給人的感覺機械又清冷。

    “別說太久。”將人引進監護室,護士又提醒了一句,然后離開。

    林辛言站在門前,腳步又幾分遲疑,內心有些不安,因為她不知道怎么去安慰秦雅。

    這事,發生在她身上,她恐怕也會傷心欲絕。

    “林姐,你怎么不過來。”秦雅的聲音很虛弱,她看不到站在門口的是林辛言,但是之前護士來詢問過她,能來看她的除了蘇湛也就林辛言了。

    林辛言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邁步走過去,她笑著,故作輕松的模樣,“你醒了”

    秦雅輕輕的嗯。

    林辛言想要握一握她的手,可是她的兩只手上都cha著管子,她無從下手。

    “我想離開這里。”秦雅說出自己的想法。

    孩子沒了,她的心也跟著死了。

    apjiadajiancai她想要離開這個讓她傷心的地方。

    她很明白現在自己的狀況,她只能依賴林辛言。

    “你現在的身體”林辛言很愿意幫助她。

    只是她現在的狀況,怕是不能離開。

    秦雅的態度很堅決,“我在這里,靜不下來的心。”

    只要她在這里,蘇湛就一定會來,她很不想見到這個人。

    她只想逃離,逃離這里的一切。

    “林姐,幫幫我,我沒有人可以求。”秦雅有些激動,想要伸手去觸碰林辛言,林辛言趕緊按住她的胳膊,并且說道,“我答應你,但是你得給我時間安排。”

    秦雅點頭,“謝謝”

    “傻瓜,我們之間,還說什么謝謝。”林辛言的鼻子有些酸,她被包的很嚴實,只露著眼睛。

    秦雅把自己偽裝的很平靜,林辛言依舊感覺得到她的悲傷。

    她能做的,就是答應秦雅的一切要求,至于蘇湛,就交給時間吧。

    apnb如果他們有緣分,蘇湛真的愛她,總會復合的契機。

    若是沒有,只能說明他們有緣無分。

    誰的人生里,還沒個過客呢

    只是這個過客留下的痕跡,有深有淺。

    秦雅知道這事急不了,但是她離開的決心很堅定,“我想盡快走。”

    “給我三天的時間。”如果要把她帶離這里,先要安排可以治療她的地方,醫院這邊也要做安排。

    做這些都需要時間。

    秦雅說,“好。”

    三天她接受的范圍內,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也要林辛言來安排,她很感激了。

    林辛言之前只讓宗景灝給她找整容醫生,現在恐怕要他幫忙安排醫院了,不但能給秦雅整容,還能供她休養。

    “醫生說你身體很虛弱,不能說太多話,你好好休息,我去安排,有我在,你放心,我知道你不想蘇湛知道對嗎我不會告訴他,你先安心養著,我安排好,來接你。”

    秦雅嗯了一聲,聲音很低。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林辛言安慰道。

    這時,護士進來提醒林辛言時間到了,林辛言讓她放心,“我會盡量快點安排好,答應我,在這段時間里,不準胡思亂想,好好養身體,等我來接你。”

    “好。”

    林辛言離開監護室,脫了身上的防塵衣走出醫院,她站在醫院門口打車準備去公司找宗景灝,安排秦雅的事情,她還得依靠宗景灝,她的人脈有限。

    醫院人流量很大,出租車也很多,很快她就攔到車,她拉開車門坐進去。

    “去哪里”出租車司機問。

    林辛言剛想說話,包里的手機響了,她掏出手機,來電顯示著程毓秀,她對司機說道,“去萬越。”說完按下接聽鍵。

    “你現在有空嗎”程毓秀的聲音傳過來。

    林辛言說,“有,有事情嗎”

    “我在ro甜品屋等你。”程毓秀并沒有說什么事情,說完就將電話掛了。

    林辛言看著手機,心想沒事程毓秀應該不會找她,于是她對司機說,“不去萬越了,去ro甜品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