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54章,想和我說什么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54章,想和我說什么

    司機改了道。

    林辛言安靜的坐著,心里卻想著秦雅的事情,要是把秦雅送走,蘇湛必定會找她。

    不過她是很支持秦雅的,不管蘇湛說什么,她都不會出賣秦雅。

    經歷這次的事情,他在感情的事上該成熟了,兩個人都需要時間冷靜一下,來處理這段關系。

    心里打定主意,她送秦雅走的心也更加的堅定了。

    這會兒的時間,司機將車子開到了ro甜品屋。

    她付了錢下車。

    隔著玻璃窗,林辛言看到程毓秀帶著兩個孩子,坐在靠窗的位置吃糕點,她推開玻璃門走進去。

    “媽咪。”林曦晨看見她進來給她打招呼。

    程毓秀轉頭,看到她,笑著,“這里的不可塔塔味道不錯,我幫你點了一份。”

    林辛言坐下來,說了一聲謝謝。

    apn程毓秀笑著,“和我還說什么謝謝,顯得見外了不是。”

    林辛言回以微笑,舀了一勺子的不可塔塔送到嘴里,有濃重的奶香味,但不膩,不會很甜,有股子牛奶和奶油的香味,味道很不錯。

    這里的甜點很出名,后面還有個游樂園,很適合帶孩子來。

    吃完甜點,林蕊曦就拉著林曦晨,“哥哥,你陪我去玩。”

    林曦晨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道,好似對妹妹沒有辦法,只能答應,“好”

    程毓秀讓司機跟著,“你看著他們兩個。”

    司機點頭,跟上兩個小家伙走進游樂場。

    隔著玻璃,坐在這邊也能看到。

    林辛言喝了一口果汁,問,“找我來是有事情嗎”

    “沒事,還不能找你了”程毓秀就覺得這段時間,她們都沒一起說過話了,趁著今天周末,難得她帶兩個孩子出來玩,所以把林辛言也一起叫過來。

    林辛言笑著說,“沒有。”

    一般程毓秀找她都會有事情,所以她才會這么問。

    程毓秀透過玻璃,看著兩個孩子在里面玩的開心的模樣,不知不覺揚起唇角,“以前,我從未想過會有這么一天,可以和景灝住在一起,和他的孩子相處如此融洽,我雖然是一個母親,可是也被剝奪了做母親的權利,我真的很感激你。”

    程毓秀拉住林辛言的手,“謝謝你,能讓我和景灝生活在一起,和兩個孩子生活在一起。”

    “這是我應該做的。”林辛言惆悵,“你錯過了很多,現在擁有的再多,也只是彌補,可是,錯失的美好,豈是彌補能夠補償的”

    程毓秀搖頭,“現在我已經很滿足了。”

    她滿足現在的生活狀態,一家人在一起的歸屬感,她常常錯覺,宗景灝放下了以前的一切,和她化干戈為玉帛和平共處了。

    “白胤寧最近遇到麻煩了。”程毓秀忽然道,她轉頭看向林辛言,“你和景灝說了,文傾車禍的事情,是他做的”

    林辛言點頭,“我沒瞞住他。”

    他太敏銳了。

    林辛言知道,一但讓宗景灝知道是白胤寧對文傾出的手,一定不會輕易放過他。

    畢竟這里是b市,宗景灝的地盤,想要整他很容易。

    她們位置后方的座位,背對著她們坐著一位婦人,這位婦人就是李靜,她也是來這家店吃甜品的,她來的早,程毓秀帶兩個孩子來的時候,她正想走。

    因為文傾和程毓秀的關系,她并不打算打招呼,正想撇過他們離開時,卻聽到程毓秀給林辛言打電話。

    于是她又坐了下來。

    宗景灝和程毓秀的關系她是知道的,林辛言作為他的妻子,怎么會和程毓秀走的近呢

    她抱著好奇的心里坐在位置上等林辛言過來,結果就聽到他們的對話。

    文傾車禍竟然是人為,她的心臟顫抖的厲害。

    而且程毓秀和林辛言都知道。

    這個白胤寧是誰

    李靜心里憤恨不已,車禍竟然是有人故意為之的。

    當時她嚇死了,幸虧沒有生命危險,只傷了胳膊。

    她偷偷的回頭看程毓秀,她對宗景灝的稱呼似乎很親切,而且hongien更像是一個母親對自己孩子的口吻。

    當初程毓秀能嫁給宗啟封,是有答應了文傾的,要用程家的祖業作為交換條件,還有就是和宗啟封不可以有孩子。

    難道她把宗景灝當成自己的孩子

    她自己也是一位母親,再善良,也難做到把別人的孩子當成自己的。

    剛剛程毓秀的口吻明顯是把宗景灝當成兒子。

    現在仔細想想,當初程毓秀是多大的勇氣,多愛宗啟封才能連家族傳承都不顧,也要嫁

    現在想想光憑愛情,似乎并不能讓一個人放棄家族,放棄做一個完整的女人。

    女人一輩子不生孩子,終歸是缺憾。

    如果宗景灝是她的孩子

    她不敢繼續想,這里面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她借著喝水的動作,繼續聽。

    后來她們沒再說關于宗景灝的事情,話題全是兩個孩子,李靜覺得自己可能不會再聽見什么有價值的東西,便從后門離開。

    出了甜品屋,她就立刻給文傾打了電話。

    “你什么時候回來”她的聲音有些急。

    醫生讓他要靜養,可是他在醫院呆不住,說傷了胳膊,又不礙事走路,所以出院了,

    他剛看完演習,回到辦公室就接到李靜的電話,李靜還是很穩重的一個人,很少這么著急的給他打電話,他解掉制服領口的扣子,看了一眼時間,才道,“五點左右,你兒子又惹事了”

    一般李靜這么著急,十有八九是因為他們的兒子,除了兒子,也沒有事情,能讓她著急了。

    “不是,你回來再說,記得早點回來,我等你。”說完李靜掛了電話,攔車回家。

    文傾看了看掛掉的電話,放下來,眉心微蹙,不是兒子是什么事情她這么著急

    文傾不放心,沒到五點就回了家,李靜正在家里等著他呢。

    看到他進來,李靜走過來,幫著他把外套脫下來,“醫生都說讓你靜養,受傷了也停不下來。”

    文傾看她一眼,答非所問,“想和我說什么。”

    “今天我去ro的甜品屋,遇見了程毓秀”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