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55章,知道你兒子干了什么嗎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55章,知道你兒子干了什么嗎

    對于這個女人,文傾很不愿意聽到,總覺得文嫻的死和她有間接關系。

    要知道當初程毓秀和宗啟封在一起,文嫻剛生下宗景灝。

    后來不是他把程毓秀那個女人藏起來,文嫻那能和宗啟封安靜的過那幾年。

    再后來被文嫻發現他關人,非要他放人,也就是文嫻善良,他沒辦法拒絕妹妹,才將程毓秀放出來。

    所以文嫻去世后,程毓秀要和宗啟封結婚的時候,他才會提出哪些要求,只是沒有想到,程毓秀會答應。

    到現在他依舊覺得程毓秀克文嫻,不然,她出來后不久,文嫻就

    想到妹妹,他總是很傷感。

    他冷哼了一聲,“都在b市生活,偶遇不是常有的事情。”

    李靜扶著他坐到沙發上,“她不是一個人,帶著兩個孩子,而且”

    李靜又怕是自己想多了。

    “還有誰”文傾不耐的盯著她,怎么還學會說話只說一半了

    “林辛言。”李靜說。

    “誰”

    “景灝的妻子。”

    “她和程毓秀在一起”文傾瞇著眸子問。

    李靜肯定的點了點頭,“而且關系看著很好,我聽到她們談話。”

    文傾的身體一仰,靠在了沙發里,“她們都說什么了”

    李靜忽然極認真的看著文傾,“當初程毓秀答應你的條件,才能嫁給宗啟封,你有沒有想過,她當時答應的太過0754hr爽快而且,因為一個男人就放棄家族傳承,放棄做女人的資格。”

    “這有什么稀奇的,她早就和宗啟封有一腿,不是我發現的早,早就破壞了文嫻的婚姻,只是文嫻善良,后來為了她,逼我放人。”

    李靜搖頭,“你太不了解女人了。”

    或許程毓秀可以為了一個男人放棄做女人的資格,一輩子不生孩子,但是,用自己家族傳承做交換,這個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你到底聽到了什么”文傾問。

    “讓人女人變得偉大的,不是愛,不是錢,而是母愛。”

    apnb一個女人一旦做了母親,她可以犧牲很多。

    俗話說為母則剛。

    文傾皺眉,“你到底想說什么”很快他想明白什么,“難道你的意思是景灝是程毓秀生的李靜,你什么時候這么荒唐了”

    文傾很不高興,在他心里,宗景灝這么優秀,就是文嫻和宗啟封的兒子。

    妻子忽然有這樣的想法,讓他覺得很反感。

    “我今天聽到程毓秀說起景灝,字里行間都在說,他是自己的兒子,而且她稱景灝,你想想,當初文嫻和宗啟封在一起并非愛情,宗啟封當時雖然沒有喜歡的女人,但是文嫻有啊,會不會”

    “不會。”文傾明顯不愿意相信。

    宗景灝怎么可能會是程毓秀生的

    簡直,不要太荒唐

    “你發現程家的香云紗出現在市場,景灝說他解決,到現在,他給你答案了嗎”李靜問。

    “他忙。”

    “他老婆和程毓秀走的很近,你怎么解釋就連兩個孩子,都和程毓秀很親熱,以景灝的聰明,不會不知道吧。”

    李靜成功的在文傾的心里種下一顆懷疑的種子,一面覺得荒唐,一面又有些懷疑。

    文嫻當時有男朋友,那個時候,是為了兩家的利益,才和宗啟封結婚的。

    他的雙手驀然攥緊,“你說這事,bbcp2p怎么辦”

    李靜沉思片刻,“我當然希望不是,畢竟景灝那么優秀,我也希望他是文嫻的孩子,只是不如,你把他叫來家里一趟。”

    文傾看著妻子,“你是想”

    “這世上只有一種方法來測定,他是不是文嫻的孩子,dna。”李靜接話道。

    文傾也想買個安心,鑒定一下,宗景灝是文嫻的孩子,他也就放心了。

    他的手臂受傷了,不方便打電話,他讓李靜打,“就說我找他有事。”

    李靜并未拿起電話,而是做到他身旁,神色比剛剛更加的嚴肅。

    她握著丈夫的手,“你這次車禍,可能不是意外”

    文傾皺眉,“你想多了,還能有人害我不成。”

    他自認為沒有做過壞事,除了軟禁程毓秀和白宏飛的事情。

    再說當時也是程毓秀有錯在先,她當第三者,破壞別人婚姻,就該受到懲罰。

    李靜搖頭,“不是意外,是一個叫白胤寧的人干的。而且程毓秀和林辛言都知道,景灝也知道。”

    說到這里李靜還是很安慰的,“景灝貌似替你報仇了,只是不知道,這個白宏飛是誰,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你這也是聽她們說的”文傾問。

    李靜誠實的點了點頭。

    白胤寧

    文傾恍然大悟,姓白,莫非是白宏飛的什么人,知道了當年的事情,來找他報仇的

    “我會人去查,還有”下一句他沒說出來,其實是關于香云紗的事情,他要一并弄清楚。

    “你給景灝打電話。”文傾極嚴肅的道。

    李靜握了握他的手,“你別露出破綻,景灝太聰明了,以防萬一他懷疑。”

    “我知道。”文傾沉沉的道。

    李靜拿起電話撥了宗景灝的號碼。

    萬越集團。

    林辛言和程毓秀分開她就來了公司找宗景灝。

    讓他安排醫院的事情。

    宗景灝打了個電話出去,他人脈廣,找個好醫院還是很簡單的。

    一個電話的事情。

    “最近兩天。”宗景灝站在辦公桌前,林辛言從后面抱住他的腰,臉貼著他的后背。

    “你放心,我這邊安排好,你只要把人送過來。”

    宗景灝握住扣在他腰間柔弱無骨的手指,“好,改天我請客。”

    那邊又說了一句什么,宗景灝應了一聲掛了電話。

    他轉身看著林辛言,“知道你兒子干了什么嗎”

    林辛言眨了眨眼睛,今天她和兒子在一起呢,沒看見他干什么啊。

    宗景灝翹著唇,“沒看新聞”

    因為秦雅的事情,她沒心情所以沒注意,聽到宗景灝說,她掏出手機。

    然后看到了,鋪天蓋地的一個視屏。

    留言點贊都過了千萬。

    可見有多火爆。

    陸淵妻子被扒的視屏都給蓋下去了。

    全部被這個視屏代替。

    林辛言睜大了眼睛,“這不是”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