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57章,不該給我一個名分嗎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57章,不該給我一個名分嗎

    那人一聽,“宗總的老婆就是普通人”

    那人明顯不敢相信,覺得這太匪夷所思了。

    宗景灝看上的女人,就是普通人家的姑娘

    “宗總的老婆是不是有什么厲害的地方。”那人含蓄的問,“是不是有什么過人之處”

    不怪大家xiangxuen不相信,宗景灝娶了一個普通女人。

    先看看宗景灝自身的條件,國內最年輕的富豪,長的高,又帥,名副其實的高富帥,有錢人講究門當戶對,講究強強聯手。

    現實中,基本沒有電視居里那些,灰姑娘飛上枝頭變鳳凰的故事,除非,那個灰姑娘很優秀,或者那方面有過人之處。

    不然,不會被看中。

    灰姑娘嫁進豪門的,在現實中真的少之又少。

    關勁斜眼瞧著那人,“有沒有過人之處,你們應該去問宗總,我一個外人,怎么知道老板老婆有沒有過人之處”

    那人一梗,訕訕的發笑,“不敢。”

    本來他就是想問問,老板老婆是不是很有能力,結果被關勁這么說,倒顯得他問的事情很私密,有幾分曖昧感。

    關勁佯裝冷淡,“不敢,就都去干活去。”

    其實他是怕這些人,沒玩沒了的問,他再說出什么不該說的話。

    畢竟林辛言和宗景灝之間的故事,還真可以用曲折來形容。

    很明顯關勁并不愿意透露細節,他們問也白問。

    大家三三兩兩的散去,私下里的猜測也不少,畢竟以宗景灝自身的條件,應該不會找個太差的。

    但是根據關勁的透露,這個女孩不是什么名門千金,那么,能得到宗景灝的青睞,并且能讓宗景灝當著整個辦公區的人面,親自宣布她的身份,就可以看出,宗景灝是很認可她的。

    就算是以前的何瑞琳,他也沒有這樣,當著公司這么多人的面宣布過。

    只是承認和何瑞琳的戀愛關系。

    承認和宣布,這兩者看著沒什么區別,但是,區別還是很大的。

    能讓一個有身份,且有一定財富的男人,親自宣布自己和一個女人的關系,只能說明,他心里對那個女人很喜歡。

    “真不敢相信,宗總竟然結婚了,那女孩還挺有兩把刷子的。”

    “是啊,長得也就那么回事,竟然能把大老板gouy走,沒有兩把刷子還真做不到。”有人附和。

    “什么叫長的就那么回事”一個男同事,調侃這個說話的女同事,“人家比之前的白秘書,好看太多了好吧,而且人家之前就來過公司,你看到人家擺過老板娘的架子嗎比那個白秘書,平易近人很多了好吧。不要覺得人家嫁給了老板,你們就嫉妒,承認別人很漂亮,有那么難嗎”

    這位男同事,一席話堵住了所有不服氣的女同事的嘴。

    “哎,也不知道,這女孩和大老板怎么認識的,怎么就把人勾走了呢,本來我覺得我還有機會呢。”

    “滾吧,就你我都看不上。”

    女同事拍打他,“你看不上我,我還看不上你呢。”

    關勁發火了,“你們想說,要不要我打電話給大老板,讓他回來一一給你們解惑”

    就如林辛言所想,她的身體一旦被人知道,肯定會有很多猜測。

    畢竟之前毫無征兆。

    他忽然這么宣布,必定引起大家的好奇心。

    若是知道林曦晨和林蕊曦的存在,猜測恐怕會更加的多。

    公司大廈的地下車庫,林辛言瞪著宗景灝。

    “你什么不經過我的同意,就這樣,知不知道,我還沒做好心里準備”

    宗景灝單手搭在車門上,微曲著背,看著林辛言,“我說錯了嗎”

    “我不是說你說錯了,起碼你得先告訴我,讓我有個心里準備,你這樣,我很尷尬,現在你公司里的哪些人,不知道在背地里怎么說我呢。”林辛言扶額,感到很無奈。

    宗景灝悶聲笑,他抬手捏她的小鼻子,“怕什么有我呢,況且你睡我這么久,不該給我一個身份嗎”

    林辛言的臉瞬間一紅,這人,這是什么地方怎么說話也不留個把門的。

    宗景灝主動示弱,摟著她上車,“我們該走了。”

    林辛言瞪著他,怎么會這么無恥呢這般無賴的模樣,也就只能她看見,真相讓他的哪些員工也看看。

    “放心,死不了,頂多以牙還牙。”宗景灝忽然說道。

    林辛言半天沒反應過來,過了好大一會兒她才明白過來他這句話的意思。

    林辛言默默的看他,這個腹黑的勁兒,和林曦晨一摸一樣,不愧是父子。

    知道白胤寧沒有生命危險她也算放心了。

    這時,他們的車子也開到了文家。

    宗景灝停穩車子走下來,林辛言推開車門,他伸出手,林辛言抬頭看他一眼,將手放進他的掌心。

    他握住林辛言的手,扶著她下來,然后,關上車門。

    “走吧。”

    不是第一次來,知道李靜還挺平易近人,也沒那么拘束了。

    走到門口宗景灝按門鈴。

    很快房門就打開,李靜看到他們笑臉相迎,“趕緊進來。”

    林辛言主動打招呼,跟著宗景灝走進來。

    文傾的手上還吊著繃帶,他單手拿著報紙坐在沙發上,其實這個時代,還能夠拿著報紙看的人不多,大多人都是抱著手機看了。

    沒有人有這么大的耐性去看報紙了。

    也就文傾,有這個耐心。

    聽到動靜他放下報紙,看著來人。

    宗景灝問道,“好點了嗎”

    文傾揮手,“不防事,小傷。”

    宗景灝在沙發上坐下來,“叫我過來,是有什么事情嗎”

    除了逢年過節他主動過來,平時,文傾叫他過來,大大小小多多少少都是有事,才會叫他。

    所以,他才會問。

    文傾神色微頓,很快就恢復自然,佯裝生氣道,“想你不行啊怎么,你母親不在,嫌我了”

    宗景灝笑說沒有。

    “走吧,我們邊吃邊聊,你舅媽準備好了飯菜。”文傾站起來,率先走進餐廳,

    宗景灝牽著林辛言的手從后面走進來。

    李靜忙著從廚房把飯菜端上桌。

    林辛言站起來,“我幫您端。”

    李靜擺手,“不用,很快就好,你坐著。”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