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58章,鐵漢柔情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58章,鐵漢柔情

    文傾也示意,讓她不要起來,說李靜一個人能應付的來。

    “今天忽然想起你母親了,陪我喝一杯。”文傾給宗景灝倒酒。

    李靜在一旁故意道,“你還傷著呢,喝什么酒”

    “我心情不好,喝點酒還能死了不成”文傾噎的李靜沒話說了。

    文傾端起酒杯給和宗景灝的碰杯,“來陪我喝一杯。”

    以前文傾也有想起文嫻傷感,找他喝酒的事情,所以他也并未多想,就陪文傾喝了一杯。

    今天文傾確實心情不好,想起了文嫻,他怕,怕宗景灝不是文嫻的兒子。

    他既想弄清楚這個事實,又害怕,宗景灝真的不是文嫻所生。

    他的心情很惆悵,“景灝你知道嗎我特別后悔,讓你母親嫁進宗家。”

    如果當時不考慮兩家的利益,或許文嫻不會這么早去世

    每每想起妹妹年紀輕輕就過世,他就心痛的厲害。

    “我們明知道她不喜歡宗啟封,可是為了家族的利益,還是把她嫁過去,最后”

    apchnstory文傾灌了一口酒。

    宗景灝臉色沉靜,并未表現的激動,這么多年過去了,就算提起,也能穩的住。

    “我真的后悔,你爸,太讓我失望了,我以為他是重情重義之人,結果他背叛婚姻,讓我失去唯一的妹妹。”文傾懊惱的手攥拳砸桌子。

    林辛言看著他,或許他有錯,可是骨肉相連的兄妹情,那樣的至臻。

    他只想妹妹好,又有什么錯

    那個事件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立場和苦衷。

    要說有錯,只能說,命運錯誤的安排。

    “都過去那么久了,就別提了,景灝不常來,你說這些傷心的事情做什么”李靜拿過酒瓶。

    “過再久,也抹不去,我妹妹過世的事實”文傾低喝,他是真的傷心,不是裝的。

    “景灝,你別介意,你舅舅今天心情不好,酒我看就別喝了,我怕他喝醉。”說話時,她把宗景灝喝過酒的杯子拿了過來。

    宗景灝自然不會說什么,文傾心情不好,確實不應該喝酒,容易醉。

    “吃飯,好好吃飯。”李靜拍文傾的肩膀,“以前的事情已經過去那么久,我們活著的人,應該過好當下,要是,文嫻知道你到現在還放不下,免不了擔心,難道你要她在下面,也不能安心嗎”

    文傾抹了一把臉,看著宗景灝和林辛言,“讓你們見笑了。”

    鐵漢柔情最打動人心。

    文傾那么剛硬的人,此刻真情流露,林辛言竟覺得心口發悶。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明明沒見過文嫻,和文傾也只是兩面之緣,不知道為什么,心里特別的難受。

    她站起來,“我去洗手間。”

    她來過一次,對屋里的布局也熟悉,所以不用指導,也能找到洗手間的位置。

    她走進洗手間關上門,站在洗手池前,打開水龍頭,接了一捧水,沖臉。

    水很涼,激的她打了個冷顫,人瞬間就清醒了。

    她擦干臉,才打開門,正當她要回餐廳時,看到李靜站在門口打電話,一邊說話,還一邊觀察著餐廳里的狀況,似乎害怕被看到或者聽見。

    她的聲音壓的很低。

    “他喝過酒的杯子行嗎。”

    林辛言蹙眉,很快她捕捉到關鍵,她手里拿著的,是宗景灝剛剛喝酒的杯子。

    她的神經一繃,難道他們發現宗景灝的身份,想要弄清楚,所以才叫他們來這里吃飯

    目的是弄到宗景灝的唾液,然后去做鑒定

    想到這里,驅散的寒意又涌了上來。

    若是被文傾知道宗景灝的身份,別說情分沒了,可能還會變成仇人。

    文傾有多討厭程毓秀,就有多憎恨她兒子。

    到時候兩人勢必反目成仇。

    再說宗景灝,他一直對程毓秀有看法,忽然告訴他,程毓秀才是他親生母親,他怎么接受,怎么面對

    已經到了這個時候,保持原樣,才是對大家好。

    她穩了穩心神,喊李靜,“舅媽。”

    李靜慌亂的掛斷電話,無措的看著林辛言,“你不是在吃飯嗎”

    林辛言故作什么都沒發現的模樣,“我剛剛上洗手間,您怎么不去吃飯”

    “我在給兒子通電話呢。”李靜扯謊。

    林辛言走過來,李靜把手背在身后。

    她笑著說,“等下飯菜涼了,舅媽和我一起去吧。”

    李靜想要拒絕,可是找不到合適的說辭,只能跟著林辛言走進餐廳。

    李靜坐立難安,她的手里還拿著杯子呢。

    林辛言故意給她夾菜,“舅媽這道菜做的味道很好。”

    李靜不吃好像不大合適,她借口,“我去倒杯水。”

    她借著到廚房倒水的時間,把杯子放在了廚房的案子上。

    林辛言偷偷的觀察著,看到她把杯子放下,她拿著自己的杯子,走進去,趁著李靜找水杯的空隙,她把自己的杯子和案子上的那個交換了。

    李靜轉身看到林辛言驚訝道,“你怎么進來了”

    “我也想喝水。”林辛言將水杯遞過去。

    她看著林辛言的水杯,往案子上看了一眼,發現那個杯子還好好的放在案子上,她松了一口氣,笑著說,“來我給你倒。”

    林辛言把杯子遞過來。

    倒好水,她們回到餐廳。

    文傾的情緒不是很穩定,還沒走出剛剛到話題。

    林辛言坐在宗景灝身旁,看著文傾,好像明白了,他為什么那么難受。

    應該是害怕,宗景灝并非文嫻所生吧。

    從上次的他的表現里看,他對宗景灝的真心并不假。

    他是珍惜這份親情的。

    林辛言在心里默默的嘆息。

    嘆息這世事無常,嘆息,造化弄人。

    好在,她發現的早,不會改變什么。

    文嫻已經去世,文傾想要做鑒定,只能從活人身上。

    用宗景灝的和程毓秀比對。

    若是用宗景灝自己的,肯定會被文傾查不出來。

    現在她調換了兩個茶杯,想來,文傾應該查不到了。

    飯后,林辛言借著幫李靜收拾桌子的空擋,把自己和宗景灝用過的餐具調換了。

    左右餐具都是一樣的,也看不出她調換了。

    李靜拉著她,“這里不用你,去客廳,我來收拾。”

    林辛言佯裝淡定,“我來幫您收拾。”

    “不用不用。”李靜拉著她去客廳,不讓她動餐廳里的東西。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