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59章,我幫不了你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59章,我幫不了你

    林辛言挨著宗景灝坐下來,文傾一直在訴說文嫻以前的事情,“那個時候文嫻真不愿意嫁給你爸的,都是為了文家,她才同意,那個時候我看宗啟封一表人才,又有能力,以為他們結了婚就能培養感情,誰知道我錯了。”

    文傾后悔,懊惱。

    樣子不慘任何假,如果重來,如果有機會,他一定不會讓妹妹嫁過去。

    林辛言人在客廳,所有的關注點卻跟著李靜的身影。

    她看到李靜把宗景灝用過的餐具單獨放在一處。

    好在她提前換了,不然

    她只希望能蒙混過關吧。

    盡人事聽天命。

    過了一會兒李靜出來,聽到文傾還在說文嫻的事情,過來拉住他,“你喝多了吧”

    文傾擺開她的手,“我沒喝多,就喝一杯那能醉”

    “那你今天話這么多”

    “我心里難受,不讓喝酒,也不讓說了。”文傾瞪著眼,剛硬的氣勢少了些嚴厲。

    李靜笑笑對宗景灝說,“你要是忙就先回吧,我看他一時半會兒說不完。”

    宗景灝不知道李靜的目的,但是林辛言知道,她肯定是想把宗景灝的用過的餐具拿去取樣。

    這次她發現,有機會更換,若是這次沒成,他們還得找機會弄。

    下一次未必能這么順利的調換,不如這一次就讓他們順利取到樣。

    她挽著宗景灝,“我們先回去吧,我還有事情呢。”

    “那我也不挽留你們了。”李靜讓他們看文傾,她很無奈的樣子。

    宗景灝站起來,看著文傾,“我先走了。”

    文傾除于悲傷中,沒聽到宗景灝的聲音,李靜應答道,“好,你們先走吧,我照顧他。”

    宗景灝看了一眼李靜,他察覺到了李靜的今天的反常。

    她好似很希望他走,以前都是挽留,留他多呆一會兒。

    林辛言拽了拽他的衣袖,笑道,“小曦和小蕊還在等我們呢。”

    宗景灝揣著一抹探究的心思,轉身。

    李靜扶著文傾呢,開口道,“我就不送你們了。”

    林辛言超她揮手,“不用送,我們先走了。”

    出門,林辛言拽著宗景灝手臂的手,松了些。

    宗景灝垂眸,淡淡的瞧她,“你有什么事情”

    今天的林辛言似乎也有些反常。

    林辛言思緒一頓,想了一下才回道,“我答應小曦和小蕊早點回家的。”

    “這就是你說的有事”宗景灝挑眉。

    林辛言仰著腦袋,倚在他的zzbazz懷里撒嬌,“就這事,不行嘛”

    宗景灝很喜歡她對自己撒嬌,伸手樓主她,腦袋往她的頸窩里埋,“行,你說什么就是什么,我都聽你的。”

    他呼出的熱氣噴到她皮膚上,麻麻的癢,她推攘他,“好了,別鬧。”

    宗景灝啄她的唇瓣,笑的曖昧,“我也早點回去。”

    說完不給林辛言反應或者拒絕的機會,拉著她上車。

    這段過程里,林辛言翻手機看林曦晨傳的哪個視屏,結果發現微博里,央視網回應了這一視頻,并且稱,會讓相關部門調查此次事件。

    林辛言瞬間嚴肅起來,她轉頭看向宗景灝,“你兒子”

    “嗯”

    宗景灝轉頭。

    林辛言將手機拿給他看。

    宗景灝并不覺得這個是事,還是那句話,清者自清,不怕查。

    若是自己沒有以身作則,只能說,活該被查。

    反正他兒子做的很好。

    林辛言收回手機,她深深的吸了口氣,只希望這視頻是林曦晨傳出去的事情,不會被人知道。

    宗景灝知道她在擔心什么,給了她一劑定心丸,“不會有人知道。”

    知道林曦晨要做什么的時候,他就已經讓人把所有的痕跡都抹除了。

    沒有人查的到,是林曦晨發出去的。

    林辛言松了一口氣,這時,她口袋里的手機響了,是醫院的護士,林辛言特意留給負責秦雅那個護士,讓她有事可以給自己打電話。

    “按照主治醫生的吩咐,患者是可以轉到普通病房的,但是現在病人并不愿意轉。”

    林辛言說,“好我知道了,我現在就過去。”

    掛了電話林辛言說,“你可能要送我去一趟醫院。”

    宗景灝不問也知道她為什么去醫院,前面的十字路口,他調轉了車頭。

    很快車子停在了醫院的停車場。

    林辛言和宗景灝一起下車走進大廳內,坐電梯到21樓的重癥監護室。

    走廊里蘇湛纏著護士,“你讓我進去和她說一句話,就一句話。”

    “實在不是我不讓你進去,是病人不愿意見你,我也沒辦法,病人情況特殊,受不起刺激,所以請你冷靜一下,等到病人好了,你想怎么見面,怎么說話,都沒有關系,現在別讓我為難。”護士苦口婆心。

    林辛言看到這一幕,知道為什么秦雅不愿意轉到病房了。

    她快步走過來,“蘇湛。”

    蘇湛轉身,看到匆匆而來的林辛言,放開了護士,“嫂子”

    “醫院什么地方”林辛言厲聲。

    蘇湛很清楚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他心里難受,就想看一眼秦雅。

    “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是想和她說對不起,還是懺悔”林辛言言語犀利,“她現在什么情況毀容,流產,一個女人沒了面貌沒了骨肉,知道她多難嗎你若是還有心,就不要打擾她,讓她安靜一下,養好身體,成不成”

    蘇湛都明白,“我就想看她一眼行嗎”

    “她不會想你看到她的樣子。”林辛言沉了一口氣,“我不瞞你,我已經給她找好醫院,我會帶她離開,等到她好了之后,我會告訴你地址,到時候你們自己談,但是在她沒好的這段時間里。

    你不要來打擾她。”

    蘇湛一聽慌了,要把秦雅帶走

    “嫂子”

    “這也是秦雅的意思。”林辛言打斷他。

    蘇湛求救的看向宗景灝,“景灝”

    “我幫不了你。”宗景灝果斷的拒絕,他聽媳婦兒的。

    這件事他也覺得蘇湛和秦雅都該冷靜一段時間,現在見面,依舊解不開心里的疙瘩。

    蘇湛痛心疾首,“我就看一眼她而已,為什么都拒絕我。”

    “這一眼,有什么必要,你想過秦雅的感受嗎她毀容了,你讓她用什么心態面對你,你怎么還這么自私,只想你自己,不為她想一想”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