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60章,你重色輕友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60章,你重色輕友

    蘇湛啞口無言。

    腦袋耷拉著,樣子甚是可憐,林辛言沒有心軟,但是語氣溫和了許多,“你該工作就工作,奶奶也需要你照顧,至于秦雅,交給我,等她好了,我自然會告訴你她在什么地方,在她養病這段時間,不要去打擾她,可以答應我嗎”

    蘇湛啞著嗓子問,“是她的要求嗎”

    林辛言嘆息,這還用她說嗎

    如果秦雅愿意見他,她又有什么立場攔她

    他被護士攔在外面不就是答案嗎

    蘇湛沒抬頭,說,“我知道了。”

    說完轉身就走。

    宗景灝擔心這家伙想不開,“給我打電話。”

    林辛言點頭,說,“好。”

    宗景灝跟著蘇湛出去林辛言才有時間和護士說話,“他沒傷到你吧”

    護士擺手,說,“沒有,激動的家屬也見過不少,還能應付。”

    林辛言問,“她的情況好嗎”

    “危險期已經過了,現在可以不用住在重癥監護室。”

    “我最近兩天就會接她去國外治療,這兩天她可以住在監護室內嗎”林辛言怕蘇湛還會過來。

    護士說,“可以的,只要交錢,多久都沒關系。”

    重癥監護室一天的錢上萬的,很多家庭是能不住盡量不住,畢竟每天上萬塊的治療費,對于一般家庭來說,是很大的一筆開銷,甚至,可能拿不出這筆錢。

    林辛言問,“我可以進去看她嗎”

    “可以的。”護士道。

    護士開了門,但是進去依舊要換衣服里面是五細菌區域,所以現在秦雅過了危險期,她進去依舊要換上衣服。

    穿過一次,林辛言也熟悉了,很快就穿好。

    秦雅躺著,雖然過了危險期,但是身體還是不能夠動彈的。

    林辛言走過來,低頭看她,因為她的頭被抱著,她也窺探不出她的情緒,想來蘇湛這么一鬧。她也不是表面這般平靜。

    她柔聲問,“有沒有不舒服”

    秦雅說,“沒有,我就想盡快離開。”

    “我知道,我已經安排了,就這兩天。”林辛言安撫她,“放心,蘇湛不會再來。”

    apnbuyuanxiansp秦雅稍稍心安些,“我真不想見他。”

    林辛言說明白。

    如果是她,她肯定也不會像見的。

    監護室不和病房一樣,這里面連個椅子都沒有。

    秦雅不知道現在是什么時間,監護室內封閉的很好,一直亮著燈,不看時間的話,幾乎沒有任何時間觀念。

    她問,“什么時間幾點了”

    林辛言看了一眼時間,說,“夜里,快12點了。”

    “那你趕緊回去休息吧。”秦雅有些抱歉的道。

    都這么晚了,還把她叫過來。

    林辛言笑笑,為了讓她輕松些說道,“我在店里,接待一個客人,回去也不一定睡的著,要畫圖的。”

    “我在這里陪你一會兒,剛好我也能想想我要畫的圖。”

    秦雅心里明白,嘴里什么也沒有說,但是記心里了。

    林辛言在這里面呆了一會兒,秦雅昏昏睡去,林辛言才離開。

    走出醫院的大門,林辛言掏出手機給宗景灝打電話。

    此刻,宗景灝的車子停在安馳大橋,他靠在欄桿上,雙手雙手抄兜,望著江面。

    蘇湛和沈培川坐在臺階上。

    “這事,你得給她些時間消化,接受,她不想見你,你就不要去招惹她,給她留點空間,同時這段時間你也靜靜,好好的理一理你們之間的關系。”沈培川開導他。

    蘇湛不語,靜靜的聽著,一句話也不說,偶爾灌一口酒。

    臺階上放著不少罐子,有喝過的,也沒喝過的。

    沈培川上火了,他都說半天了,嗓子都冒煙了,他就是一句話也不說。

    “蘇湛,你想干什么你”沈培川大聲道,一把奪走他手里的易拉罐,“后悔是嗎”

    “是的,我后悔”忽地,蘇湛站起來,他心中煩悶,踢到了地上的罐子,他看著錯愕的沈培川,“你知道嗎她她懷孕了,我的孩子,我渾然不知道,我看到她滿身的血,我以為我以為她是受傷了,我親眼看著她,放棄生命的樣子”

    蘇湛捂著胸口,“這里”他的手攥成拳頭,往胸口砸,“這里,都快要疼的死掉了。”

    沈培川看得出來他很難受,但是,體會不到這種痛苦。

    他忽然發現自己勸說開導他的話,顯得那么無力蒼白。

    他的遺憾,他的悔恨,怕是不是一兩句話可以開導。

    “我知道你難受,我陪你喝。”沈培川從地上撿起一瓶沒有喝過的罐子,拉開,就灌了一口,他樓主蘇湛的脖子,勾著,和他耳語,“會過去的,等她好了,盡力彌補,你們還年輕,有機會。”

    蘇湛依舊覺得心疼,但是他知道后悔沒有用。

    接下來他能做的就是盡力彌補。

    他抬起猩紅的眼眸看著沈培川,“我還有機會對嗎”

    “是的,你還有機會。”沈培川給了他一個肯定的答案。

    蘇湛的心情好了不少,“今天你陪我。我不想一個人呆著。”

    他怕自己會控制不住想。

    沈培川說好。

    正當沈培川問宗景灝要不要和他們一起時,他口袋里的手機響了。

    宗景灝掏出手zgfs機,接起電話,那邊傳來林辛言的聲音,“蘇湛好點沒有”

    宗景灝抬眸,看著站在路上摟在一起的兩個大男人,有些嫌棄的嗯了一聲。

    “那就好,我在醫院門口,你要是沒空就別過來了,我打車回去。”

    宗景灝說,“我有空。”

    蘇湛有沈培川陪著。

    他站直身子,朝著車子走去,“我先走了。”

    蘇湛心里不平衡,他失去了孩子,還被喜歡的女人拒絕見面,他心里多苦,宗景灝卻這個時候回去,有了老婆,兄弟都不要了嗎

    “你重色輕友”蘇湛大聲喊。

    宗景灝拉車門的手一頓,回頭看他一眼,“還想秦雅的臉能恢復嗎”

    蘇湛頓時泄氣,他想,很想,秦雅現在就只見林辛言,林辛言安排不了的就得找宗景灝。

    “我不是玩意兒,你可別和我一般見識。”蘇湛紅著眼睛悻悻的陪笑。

    “放心。”沒有多余言語和承諾,作為多年兄弟,他一定會為秦雅找最好的醫生治療。

    蘇湛哽咽道,“謝了。”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