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62章,老……老公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62章,老……老公

    宗景灝抱著林辛言走上樓梯,進入房間。

    林辛言睡的沉,完全沒有醒來的痕跡,宗景灝將她放到床上,朦朧之間她好像知道自己躺在了床上,翻了個身,窩進被子中,宗景灝皺眉,俯身下來,去看她。

    她側著頭,巴掌大的臉頰白凈如瓷。

    她的睫毛很長,躺著的時候遮出一片陰影。

    嘴唇不點而紅,說不出的誘人。

    他低頭去啄她的唇瓣,猛的被觸碰,林辛言眉頭褶皺叢生,她嚶嚀了一聲,“唔”

    迷迷糊yovgs糊中,她睜開眼睛看到宗景灝近在咫尺的臉孔,困意涌上心頭,她并不清醒,力道不大,反而有點像調情的推攘,“我困。”

    聲音是剛睡醒的嘶啞,軟軟的,柔柔的,說不出的誘惑。

    宗景灝沒離開她的嘴唇,含含糊糊的嗯了一聲。

    他的吻并不重,但是卻很熱烈,林辛言明顯能感覺到他粗重的呼吸。

    心情不由的緊張起來,就連困意也驅散了不少。

    宗景灝在那方面太過強勢霸道,每一次,她都被折騰的筋疲力盡。

    “景灝我真的困。”她小心翼翼的開口。

    宗景灝允著他的唇瓣,含糊的問,“你叫我什么”

    林辛言的腦子暈暈乎乎,一時間沒意識到他想聽什么,隨口答道,“叫你景灝啊”

    她在心里想,難道要連名帶姓的叫他宗景灝

    “唔”

    忽地,她感覺到身上一涼,裙子被扯開,她慌忙想去遮,然而,宗景灝更快,捉住她兩只手,摁在床頭上,以俯身的姿勢看著她,語氣充滿威脅,“再說一遍,叫我什么”

    林辛言戰戰兢兢的開口,“老老公”

    他的眉梢一挑,似乎帶著光,如星似月,光彩照人,他的唇角微揚,甚是愉悅。

    林辛言知道他心情好了,主動貼近他撒嬌,“我想睡覺。”

    宗景灝親了一下她的眼窩,有些癢,林辛言閉上了眼睛。

    宗景灝笑,揉著她的頭發,“睡吧。”

    林辛言為了取悅他,主動的吻他的臉頰,“我睡了。”

    宗景灝高興的像是個情竇初開的毛頭小伙子。

    而然準備進入夢鄉的林辛言卻沒有看到。

    宗景灝給她脫鞋子,她的腳很白,而且小巧。

    此刻的林辛言還沒睡著,他的觸碰有些癢,但卻沒有動,她享受這一刻,宗景灝的服侍。

    不知覺中,她的唇角微微揚起一個弧度。

    她聽見宗景灝去浴室洗澡的聲音,她漸漸入睡,在進入夢鄉以前,她感覺到身后的床墊深陷,很快,一只有力的臂彎摟住她,結實炙熱的胸膛緊貼她的后背,距離過于近,他能清楚的聞到他身上沐浴露的清香。

    她在這種氛圍中睡去,早上醒來的有些晚,都快九點了昨晚她的睡的太晚了,所以早上沒有醒來。

    一般這個時候,宗景灝都已經去公司了,可是今天沒走,她坐起來,問,“今天不用去公司嗎”

    aptuzur 宗景灝站在穿衣鏡前,打著領帶,抽空看她一眼,“那邊安排好了,秦雅今天就可以走。”

    林辛言從床上下來,撲到他的身后,從后面抱住他,臉貼著他的后背,“謝謝你。”

    宗景灝目不斜視,繼續整理領口,問,“你要怎么謝我”

    林辛言轉到他的跟前,伸手給他整理領帶,“這樣的事情,以后交給我。”

    她自身是服裝設計師,對于這樣的事情,手到擒來。

    領帶打好,扣上西裝紐扣。

    她撫平西裝領口,很滿意自己的杰作。

    她退后一步欣賞,他清瘦寬闊,他的腰很窄,沒有贅肉,與臀部結實的線條相稱,均勻而筆挺。

    天花板虛晃的燈光,和宗景灝筆挺的身軀連成一條線,貴氣,不羈,他引誘女人最大的資本,就是權財與皮相。

    不得不承認,一個成功的男人,還擁有一副好的面孔,魅力真的很大。

    宗景灝被她的欣賞給取悅了,笑問,“對我還滿意嗎”

    林辛言裝的極嚴肅,她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還行。”

    enxiaojie“還行”

    怎么聽起來還不滿意

    林辛言勾著他的脖頸,仰頭吻他的下巴,“我很喜歡。”

    她不承認也不行,她真的,喜歡這個男人了。

    宗景灝笑,摟住她纖細的腰,“不換衣服嗎”

    林辛言連忙點頭,秦雅的事情重要。

    她說了一句等我,人就拿著衣服沖進了浴室,洗漱穿戴好,她才走出來。

    宗景灝都已經安排好了,現在只要把秦雅送上飛機就行。

    醫院里,宗景灝在接到那邊的電話,就讓關勁去醫院處理秦雅的事情,等到他們過來,關勁已經安排好了。

    秦雅有醫院里的醫護人員跟著,送到那邊之后,他們再回來。

    車子,單架,隨行人員一一安排好,他們一進來,關勁就走過來問,“都已經安排好,隨時可以出發去機場。”

    林辛言問,“幾點的飛機。”

    “包機,時間可以自己安排。”關勁回答。

    林辛言張了張嘴,卻一時語塞,“安排好了,就走吧。”

    秦雅治療的事情宜早不宜遲。

    關勁說好。

    從林辛言來到醫院,到送秦雅到機場,也就半個小時的時間。

    秦雅躺在單架上,由人抬著,身邊跟隨醫生,林辛言送她到登機口,“有時間我去看你。”

    秦雅說好,感激的話她沒有說,因為,她覺得謝謝兩個字,表達不了自己內心的感受。

    “好好修養,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林辛言握了握她的手,“我等著你回來,幫我管理服裝店。”

    “嗯。”秦雅應聲。

    她的眼里含著淚花。

    秦雅被抬上飛機,沒有多久,林辛言看到起飛的飛機。

    機場大廳一不顯眼的角落,站著兩個大男人,一個表情嚴肅,一個表情悲傷。

    不是沈培川拉著,蘇湛就沖上去了。

    他眼睜睜的看著秦雅離開,自己卻無能為力。

    沒有一種難受,可以形容他的心情。

    他知道,知道,不出現對秦雅的情緒最好。

    可是,他自己又充滿遺憾。

    從她被救出來,他就只看過她一眼,還是在她昏迷的時候,之后醒來,他連和她說一句話的機會也沒有。

    秦雅不愿意見她。

    他忽然沖到林辛言跟前。

    秦雅走了,沈培川就放松了警惕,沒想到他忽然就跑出去了。

    他怕蘇湛因為秦雅離開,對林辛言說什么出格的話,快步追上來,“蘇湛”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