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65章,我的丈夫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65章,我的丈夫

    便瀏覽起他的個人介紹。

    中文名:李戰

    英文名:seanxiao

    性別:男

    身高:180

    體重:56公斤

    星座:天秤

    李戰,1992年10月5日出生于b市,男演員、歌手。

    2015年,以選手的身份參加選秀綜藝節目,你好,青春少年獲得季軍。

    2年3月,出演網絡自制劇你是我的生命。

    2017年李戰憑借著在遠方的你中飾演韓天宇嶄露頭角。2018年5月28日,他飾演的噢親愛的在tv視頻播出,已經播放便超五億播放量,他也因飾演的主角余成澤被大眾所喜歡。

    噢親愛的以一百五十億的播放量收官,李戰也因這部劇爆紅。

    成為了當仁不讓的流量最大的男藝人。

    林辛言托著下巴,這個李戰名副其實的小鮮肉,還沒30歲呢已經很火了。

    凡事都要個眼緣,她覺得這個李戰就很符合她的要求。

    當場就敲定,決定找他。

    她掏出手機給關勁打電話,她需要關勁幫她調查一下,李戰所在的經紀公司。

    剩下的她自己談。

    這個時候的關勁剛到單位,文件還沒送給文傾,口袋里的電話忽然響起,他掏出電話,接起。

    90base

    “你幫我查個人。”

    關勁一愣,宗景灝剛讓他查文傾,這林辛言又給他打電話讓他查人,這夫妻兩個是不是商量好的

    “你想我幫你查誰”關勁問。

    “李戰所在的經紀公司。”林辛言說。

    關勁徹底凌亂了。

    一個要查人家老子,一個要查人家孩子。

    這對夫妻,還真不是一般的默契。

    李戰原名,文曉寂,也就是文傾和李靜的兒子,當了明星以后改的名字李戰。

    知道這件事情的人很少,關勁也是因為和宗景灝的關系才知道這件事。

    “他沒有經紀公司。”李戰并沒有和經紀公司簽約,身邊只有一個經紀人。

    “你想找他干什么”關勁問。

    林辛言也沒瞞他,“代言,你能弄到他的聯系方式嗎”

    她問。

    關勁肯定的回答,“能。”

    咚咚

    林辛言這邊的房門被敲響,緊接著是樓下的接待推門,她站在門口,“樓下有人找你。”

    林辛言點了一下頭說知道了,她對電話那端的人說道,“找到聯系方式發給我,我現在有事,先掛電話了。”

    說完林辛言掛了電話放下手機,站起來,“他有說自己是誰嗎”

    “沒有,不過他坐著輪椅。”

    林辛言的表情一頓,坐著輪椅,她認識的人里,也找不到第二個做輪椅的。

    除了白胤寧別無他人。

    林辛言讓接待倒兩杯水到會客室,然后走了下去。

    白胤寧坐在輪椅,背對著樓梯,他似乎是聽到了腳步聲,轉動輪椅就看到從樓上走下來的林辛言。

    林辛言也看清楚了他的臉,額頭右上角貼著紗布,眼下有些青紫的痕跡。

    她心里知道這是怎么一回事。

    便沒有問,她踩著樓diyn梯走下來。

    白胤寧看著她,眼底藏著幾分失落,“你都不關心我怎么受傷了嗎”

    他失落,林辛言會把文傾車禍的事情告訴宗景灝。

    如果林辛言不說,他有把握,宗景灝一時半會兒發現不了是他做的。

    兩人心知肚明。

    林辛言故意裝不懂,只問他傷的重不重。

    “死不了。”白胤寧淡淡的道。

    林辛言聽得出來他生氣了。

    微微的嘆了一口氣,她早就勸他離開,是他要呆在這里。

    林辛言坐到沙發上,接待倒了兩杯水過來,她端起一杯,另一杯推到白胤寧跟前,“喝點水,消消火。”

    白胤寧并沒有端杯,而是很認真的看著林辛言,“能告訴我,是你主動說的,還是他發現了什么線索,你逼不得已才”

    “我主動說的。”林辛言打斷他,很認真的看著他,“他是我孩子的父親,我的丈夫,我不應該隱瞞他。”

    這是她的心里話,雖然當時也糾結,但是更多的是,她想和宗景灝坦誠相待。

    不對對方隱瞞,不對對方撒謊,她覺得一段感情,兩者都要付出,才能有好的結果。

    何況她和宗景灝之間的特殊關系。

    有時候她會想宗景灝會和她在一起是因為兩個孩子,但是,她偶爾流露出的深情,又令她著迷。

    她喜歡宗景灝,想要和他安穩的過日子。

    如果可以,她是愿意再為他生孩子,只是身體

    白胤寧覺得胸口很悶,麻麻的發疼。

    他其實早就知道了,可是,還會忍不住問,果不其然,又是以失望收場。

    他將內心的苦澀壓下,苦笑道,“你當真不顧我的死活。”

    “我知道,他有分寸。”她在宗景灝身邊這么久,知道他的脾性,他不是沖動的人,當然也不是吃虧的人。

    “哈哈”白胤寧大笑,“你這么肯定”

    “我了解他。”一句話讓他再也說不出話來。

    信任。

    多么珍貴的字眼,尤其在夫妻之間。

    白胤寧收斂起情緒,“不知道。等他知道他一直敬重的人,其實是他的仇人,他會是什么表情。”

    林辛言的臉色一下就變了,他這是什么意思

    他知道了

    過去的事情被抹除的很干凈,只有過去的幾個人知道,白胤寧不可能這么快查出來。

    她鎮定的看著白胤寧,“你什么意思我不懂你在說什么。”

    白胤寧笑,“你當真不知道嗎”

    他現在差的就是證據。

    白宏飛臨終前的愿望是讓他娶程毓秀的女兒,也就是說,程毓秀是生養過的。

    但是,現在有個謎團。

    她生的孩子呢

    林辛言將手里的茶杯放下來,抬起頭時,看著白胤寧,“我怎么會知道”

    總之,她就是不承認知道。

    白胤寧笑,“我想,要不了多久就會真相大白的。”

    文傾讓人去白城調查香云紗的事情,他第一時間就知道了,畢竟白城是他地盤。

    所以在文傾的人調查香云紗的事情時,他還故意讓人拋了一些傳言,說程毓秀生養過。

    文傾是當事人,他如果知道程毓秀生養過的事情,肯定會深入調查,到時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