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66章,文傾的計謀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66章,文傾的計謀

    他倒要看看這個秘密還能被隱藏多久。

    林辛言微微瞇起眼睛,怪不得上一次去文家,李靜會收起宗景灝用過的碗筷。

    apnb 現在,她知道問題出在了哪里,原來是白胤寧在背后搗鬼。

    “原來是你”林辛言的聲音明顯冷了很多。

    這次,她是真的誤會了。

    文傾會懷疑是因為李靜聽到了她和程毓秀一起的對話。

    文傾派去調查人還沒回來。

    所以這件事情,說起來和白胤寧并沒有多大的關系。

    只是現在林辛言誤會了。

    這也不怪林辛言不高興,是白胤寧一心想要揭開以前的秘密。

    “這對你有什么好處”林辛言冷冷的看著他。

    對上林辛言冰冷的眸子,白胤寧微微一愣,第一次,林辛言用這樣的眼神看他。

    胸口悶的厲害。

    面上他并未表現出來太多,云淡風輕的道,“你知道,何必明知故問呢”

    如果宗景灝是程毓秀的兒子,知道程毓秀當年被文傾囚禁過。

    宗景灝和文傾的關系肯定會決裂。

    到時候,白胤寧再想為白宏飛報仇,沒有宗景灝阻擋,甚至可能還會和白胤寧連起收來對付文傾。

    白胤寧打的這個主意,林辛言明白。

    可是這樣,他也是自私的。

    “想要報仇,憑自己的本事,去挖別人的痛處,非君子所為。”林辛言也不想這個秘密被揭開。

    現在就是很好的狀態。

    她攥緊雙手,文傾已經懷疑,現在在對宗景灝的身份做調查,她擔心,她調換的餐具并不能阻擋文傾。

    現在能做就是讓白胤寧不要插手這件事情,還有就是,他在白城的根基深,若是對文傾派去的人做點手腳,或者阻止一下,想來文傾的人也查不出什么。

    她看著白胤寧,認真,且誠懇的道,“就當我求你,不要蹚這湖渾水,文傾他犯了錯,早晚他是會受到報應的,何必急于一時”

    白胤寧輕笑了一聲,“你相信這世上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嗎”

    “為什么不信”林辛言立刻接話。

    白胤寧深深的凝視著林辛言,他的雙手握著扶手,不斷的握緊,掌心冒著一層細汗。

    “我可以答應你,不是因為我放下了替養父報仇的決心,而是,我不想看著你因為這件事情,而寢食難安。”

    說完,他轉動輪椅,朝著門外走去。

    他還是選擇了林辛言。

    這件事,他不想她難做,不想她因為這件事而操心。

    報仇的事情,早晚有機會,左右他還年輕,所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林辛言心里也很不好受,她隱隱覺得,就算白胤寧不摻和,這件事情早晚也得被翻出來。

    她望著白胤寧的背影,由衷的道,“謝謝。”

    不管怎么樣,他不從中作梗,這件事就還有瞞下去的可能。

    白胤寧走到門口,他背對著林辛言,“我想要了可不是一句謝謝,不過我知道,我想要別的你也未必能給我,如果真想謝我,就欠我一個人情”

    林辛言門口答應,“好,若是以后有用的著我的地方,盡管開口,只要我能做的到的,我絕不推辭。”

    白胤寧眉眼微彎,笑了一聲,“有你這話,我也不吃虧。”

    白胤寧走出服裝店,門口高原將他推上車離開。

    林辛言坐在沙發上沒動,她看著放在桌子上的電話,想要聯系李靜,想要試探一下她的口風。

    但是她又怕貿然給李靜打電話會引起懷疑。

    現在她是進退兩難。

    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做好。

    她嘆了一口氣,起身想要上樓時,門口漫進來一道影子,她回頭,便看見李靜挎著手提包走進來。

    林辛言停住腳步,轉身下來,笑臉相迎,“您怎么過來了”

    李靜笑瞇瞇的,接待廳里四處瞅了一眼,因為是定制服裝店,玻璃窗前,放了不少模特,身上穿著精美的禮服,婚紗,每一件都很漂亮,并且是獨一無二的。

    李靜結婚早,而且文傾又是老古董,思想比較老舊,和李靜結婚時不允許她穿婚紗,那個時候中式禮服也少,當時是穿著旗袍和文傾完成的婚禮。

    女人心里都有白紗夢,現在只能是遺憾。

    李靜收回視線,“你舅舅不在家,家里就我一個人,我尋思著來找你陪我一起吃個飯。”

    林辛言滿口答應,剛好她還想探口風呢,沒想到李靜自己來了。

    “你沒覺得我占用你的時間吧”李靜笑著說。

    林辛言說沒有,“您能想起我,我很高興。”

    從進來李靜的視線就沒離開過廳里的服裝,她的眼底有光亮,似乎很欣賞這些衣服。

    林辛言很有眼色看得出來她欣賞這些服裝,主動走過來,扶著她的胳膊,“我帶你參觀參觀。”

    李靜笑著說好。

    一樓櫥窗里的服裝都是非買品,用于設計師的自我展示區。

    客人進來可以參考這些衣服來挑選設計師來幫她們設計衣服。

    當然也有很多人是沖著某個設計師而來的。

    李靜伸手觸摸櫥窗里的婚紗,紗質手軟順滑,摸在手里很舒服。

    “這什么料子,摸著挺舒服的。”

    李靜對這些也沒研究,就隨口一問。

    這種料子是在香云紗退出布料市場,防香云紗的料子,經過改進,已經很接近香云紗,唯一的缺點就是會打皺,香云紗是不會出現褶皺的,有中牛奶絲滑感,這個布料和香云紗比,還是差點。

    “你喜歡這個料子嗎我可以用這個料子,給您做一件衣服,您喜歡什么款式我看您應該適合這種。”

    她指著一款連衣裙,現在天氣漸漸暖起來,外面陪一件外套也能穿,而且不叫保守。

    她看的出來,李靜是很保守的人。

    李靜笑著,內心升起幾分不忍心。

    這次她來,不是單純的找林辛言吃飯。

    而是她和文傾的計謀。

    林辛言猜錯了。

    他們弄到宗景灝的樣本并不是和程毓秀做比對,而是和文嫻生前留下dna做的比對。

    然而林辛言把宗景灝的換成了自己的,所以和文嫻生前留下的dna做比對的是林辛言。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