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68章,鴻門宴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68章,鴻門宴

    溫暖忽然從后背慢慢包圍過來,她猛的睜開眼睛,回頭目光所及是那張她已經熟悉快要刻進骨子里的臉。

    明明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明明一切都好好的。

    不知道為什么,她就是心里不安,像是被掏了一個洞,胸口空蕩蕩的,想要找到東西把這個空隙填滿。

    她轉身,撲進他的懷里,雙手緊緊的扣著他勁瘦的腰。

    宗景灝低眸順著她的頭發,輕聲問,“你怎么了”

    他感覺得到,她今天的情緒不對勁。

    林辛言的臉埋在他的懷里,悶悶的道,“讓我抱一會兒,一會兒就好。”

    她只是需要調整一下,給她一點時間很快就好了。

    宗景灝不在言語,只是緊緊的抱著她。

    他的手掌寬厚,掌心炙熱的似乎能夠安撫人心。

    他一下一下的摩挲她的脊背,林辛言在他的懷里漸漸的安靜下來。

    她緩了一會兒抬頭問,“你怎么來了”

    宗景灝親吻她的額頭,bbcp2p撫開她擋在額角的碎發,聲音低沉,“舅舅叫我去吃飯,我來接你和我一起。”

    林辛言的睫毛顫了顫,她嗅覺到了不對勁。

    李靜今天也來找她吃飯,但是后來又改變了主意匆匆的走了。

    這是一個飯局,還是兩個飯局

    “是舅媽給你打的電話嗎”林辛言試著問。

    “不是。”是文傾親自聯系的他。

    林辛言忽然明白了李靜為什么忽然改變覺得,這場飯局可能是場鴻門宴。

    但是,如果是鴻門宴,文傾要對付的人是誰

    按照李靜的說法,文傾是認定了宗景灝的身份,自然不會對他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

    如果目標不是宗景灝

    她恍然大悟,李靜走之前說明了宗景灝的身份,同時也提醒了她的身分,并且還問了一句她和程毓秀之間的關系。

    難道,文傾知道她和程毓秀之間的關系,這場鴻門宴是對她的

    這一刻她幾乎可以肯定這個猜測,李靜忽然走掉,可能是后悔,或者不忍心。

    她的神色明顯有些慌,因為她不知道文傾知道了多少。

    不知道李靜的到來只是障眼法,故意擾亂她,其實文傾已經知道宗景灝的身份。

    她心里的猜測越來越多,但是又沒有一件有人可以給她答案。

    她的手臂收緊,“我不想去,也不想你去。我們回家好嗎”

    她的聲音不自覺的發顫,有些沙啞到道。

    宗景灝毫不猶豫的道,“好。”

    他的干脆,他的毫不猶豫,他的斬釘截鐵,讓林辛言波動的心慢慢平復,從心底深處伸出蔓延一股子的暖意。

    這一刻,她感覺到了他感情,他的在意。

    她捧住他臉,沒有多余思考的一句話,“你真的喜歡我嗎喜歡我這個人,不是因為我是林蕊曦和林曦晨的媽媽,只是單純的,哪怕沒有這兩個孩子,你也愿意和我在一起”

    她的眼里蒙上了一層薄霧。

    活了20多年,第一次問一個男人是否喜歡自己。

    緊張的同時5uc更多的是期待。

    她很明白,她喜歡上這個男人了。

    所以她也想知道,他對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意。

    以前她在某本書上看到一句話,越是在乎越是害怕失去。

    她已經在乎他到怕失去了嗎

    他不回答是因為,不是單純的喜歡嗎

    忽地,她慌了,胡亂的解釋,“我我只是隨便問”

    “我不知道。”這個時候,宗景灝打斷了她。

    他濃密的睫毛微垂著,眼瞼之處,遮出一片陰影,他的聲音很輕,卻又很清晰,那樣的認真,“我不知道我對你是什么感情,我只知道,我想你留在我身邊,時間太久不見你,會想你,有時候覺得你可能有毒讓我魂不守舍,我不知道這算不算喜歡,如果這不算,也沒關系,我不會給你機會離開我,你生是我的人,死也是我的鬼。”

    一如既往的霸道。

    就連表達心意都那么的與眾不同。

    林辛言的心,無法安寧,它在那里跳躍著,顫抖著,為這無法預知,卻確實來臨的一cjsd切所興奮不已,難以自持。

    “傻了”宗景灝捏她的小鼻子,把她攏進懷里,“你想吃什么我帶你去,就我們兩個人。”

    林辛言搖了搖頭,“舅舅不是請我們吃飯嗎我們怎么能不去”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她倒要看看文傾想要干什么。

    宗景灝眉梢微挑,問,“女人都是這么善變的嗎”

    林辛言故作認真的樣子,歪著腦袋,并且認真的點了點頭,“我想是吧,所以你得對我好點,說不定我那天就變了”

    宗景灝停下腳步,林辛言仰頭,這人怎么不走了

    “生氣了”

    宗景灝斜眼瞧她,他沒生氣,而是威脅

    “你敢變,我打斷你的腿。”他故作兇狠的樣子。

    林辛言眉眼舒展笑了起來,挽緊他的手臂。

    走出店門,宗景灝的車子停在路邊,他們走過去,上了車之后,宗景灝景灝傾身過來給她扣安全帶。

    林辛言挺直脊背,“今天舅媽來店里了。”

    咔嗒一聲安全帶扣實,他抬起頭與她的目光相碰。

    林辛言看著他,“她本來也是來叫我吃飯的,不過后來又說有事情匆匆的走了,不知道是不是和舅舅這一個飯局。”

    宗景灝微微瞇起眼眸,眼底風起云動。

    從上次文傾讓他去酒店拿什么文件,就覺得這里面有事情。

    “她還特意告訴我”

    林辛言故意停頓下來。

    “嗯”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