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69章,故技重施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69章,故技重施

    林辛言并沒有挑明李靜的用意,而是,故意說道,“她說,你是天之驕子,我什么也不是,好像是在告訴我,我與你不相配,畢竟我沒有顯赫的家世,也沒有數不盡的財富,我們在一起,門不當戶不對。”

    她在心里想,她的確沒有這些,恐怕這輩子也無法擁有這些,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站在他身邊。

    同進退共患難。

    宗景灝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沒有說,坐回位置啟動了車子。

    zsttc 林辛言轉頭看他,“你都沒話說嗎”

    他目不斜視,眼低暗潮涌動,如果之前他還只是覺得文傾可能有事情瞞著他,那么,先在他已經可以肯定。

    如果是真想叫他和林辛言吃飯,完全通知他一個人就夠了。

    李靜完全沒有必要專門跑到林辛言的服裝店。

    而且,從他記事起,好像每次負責聯系他的人都是李靜,文傾雖然和他關系近,很少自己打電話聯系。

    不是他不愿意聯系,而是時間久了,他喜歡李靜代勞。

    可是這回,他一連兩次主動聯系他。

    這就足以說明問題,加之,林辛言情緒的不對勁,必定發了什么事情。

    這件事,林辛言恐怕也知道一些,至于知道多少他不知道。

    “我的事情,沒有人可以干涉。”

    文傾也不行

    他很明確的表明自己的態度,只要他喜歡,沒有人能夠阻擋他

    林辛言主動靠過來,枕在他的肩膀上,“你相信命運嗎”

    “不信。”他只相信他自己。

    林辛言仰頭看他,并且認真的道,“我相信。”

    “你不覺得我們很有緣分嗎”

    陰差陽錯的那一夜,本以為,這輩子不會再有交集,不曾想,對方卻是自己訂娃娃親的對象。

    多么奇妙的緣分。

    宗景灝空出一只手摟住她,嘴角微翹,潔白的皓齒耀耀生輝,“你說的都對。”

    林辛言剜他一眼,“敷衍我”

    宗景灝抓著她的手摁在胸口,噙著淡笑,“天地良心。”

    林辛言不和他貧嘴,真要說,她還真未必能說過他。

    他不要起臉來,和地痞流氓差不多少。

    這會兒車停在了文傾說的那個餐廳。

    中式餐廳。

    文傾的性格比較古板,也吃不來西餐,他選飯店基本都是b市中餐味道比較好的幾個地方。

    這家餐廳就是其中之一,為了給客人帶來不一樣到體驗,餐廳裝修風格別具一格,中式的框架,現代的細節,男服務員黑色西裝,女服務員則是旗袍,這兩者站在一起尤其的和諧相配。

    他們走過來,門口的迎賓員立即推開門,并且擺出請的姿勢。

    進門后,一位穿著黑色西裝打著領花的男服務員,走過來,“請問有預約嗎”

    宗景灝微微頷首,“找文先生。”

    “請跟我來。”男服務員一聽就知道這是那個包間到客人,禮貌又恭敬的走到前面帶路。

    到了包間門口,他站到一旁,“就是這間。”

    林辛言抓緊了宗景灝手臂,要面對文傾,她忽然有幾分緊張。

    宗景灝到手從她的手背上覆上來,拿著她的手,纏進自己到臂彎,低沉的道,“有我呢。”

    林辛言緊緊的抿著唇,輕輕的點了點頭。

    包間到門推開,寬敞的包間內,正中間是文傾,他的旁邊坐著一個很漂亮的女人。

    兩個人在說話,似乎還交談的很愉快,兩人臉上都帶著笑容。

    房門被推開,他們同時看向門口。

    女人的目光先是落在宗景灝的身上,而后是林辛言。

    文傾看到林辛言也來了的那一瞬間,臉上的笑容慢慢的沉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張嚴肅冰冷的臉孔。

    他的神情變化這么大,宗景灝不可能沒發現。

    他的眼眸微閃,很快就掩飾過去,他帶著林辛言走進來。

    陳詩涵倒是很熱情,“剛剛我和文叔叔還聊到你們呢”

    林辛言看了一眼陳詩涵,或許都是女人,所以對女人也比較了解,她明顯感覺到到這個女人,在故意和他們套近乎,尤其是宗景灝。

    “不知道都說我們什么了”林辛言笑著問道。

    “你就是宗太太吧”陳詩涵答非所問,“長的真年輕,真好看。”

    陳詩涵很會說話。

    林辛言保持著得體的微笑,“過獎了,也不年輕了,孩子都六歲了,還是你比較年輕。”

    陳詩涵的眼角微微一抽,文傾和她說了,宗景灝結婚了,不過是隱婚,怎么連孩子也有了

    文傾本來是要和陳詩涵說的,只是還沒來得及。

    文傾拍了拍陳詩涵的肩膀,兩人沒有說話,只是做了一個眼神交流。

    似乎是在說,這件事情他會和她說的。

    文傾心里不高興,生氣李靜沒辦好事情,但是人已經來了,他也沒辦法。

    他之所以沒有明著和宗景灝說讓他和林辛言離婚,因為他看得出來,宗景灝很在意林辛言。

    記得第一次去文家,他處處維護,就連兩個孩子的姓氏都可以不在乎。

    他對宗景灝的性格他多少了解一些,所以,他根本不敢和宗景灝說,宗景灝只要不同意,他就沒了辦法。

    到時候他再想動什么手腳也晚了。

    因為他只要一動,宗景灝就會知道是他做的。

    現在只能,暗地里把林辛言弄離開。

    不行

    ap大不了故技重施。

    他絕對不會允許,宗景灝的枕邊人和程毓秀一條心

    “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同僚的女兒,陳詩涵。”文傾看著宗景灝故意說道,“那天在酒店你們見過了吧”

    林辛言的心,咯噔一下子。

    宗景灝和這個女人見過面,還是在酒店

    “文叔叔這您就不用介紹了,宗景灝在b市,乃至全國也沒有人不知道吧,況且我們還見過面”

    說話時她的目光不經意的略過林辛言的臉。

    林辛言放在桌子下的手,攥在了一起,掌心細細碎碎的冒著汗,她面上極其鎮定,“陳小姐說的是呢,認識他的人不少,和你認識也不稀奇了。”

    陳詩涵被噎了一下,臉上的笑稍稍不自然。

    宗景灝微微側頭看過來,記得第一次和她對峙,她也是這般伶牙俐齒。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