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70章,我太太喜歡甜食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70章,我太太喜歡甜食

    宗景灝微微斂下眉眼,眼低藏著一抹無人能夠窺探到雀躍。

    她這樣是因為她吃醋了嗎

    只有很喜歡一個人,才會吃醋吧。

    陳詩涵面上覺得掛不住,她是名副其實的名門千金,多少人巴結奉承討好的對象,就算身邊的閨蜜朋友,也都是圍著她轉。

    從沒有人,這么不給她面子。

    她壓了壓情緒,“宗太太是不高興了嗎”

    林辛言對答如流,“不知道,陳小姐這是何意,我為什么不高興難道是陳小姐做了什么,覺得我會不高興的事情不過,依照陳小姐的家世,我想絕對不會做出什么傷風敗俗,令人不高興的事情吧”

    林辛言長了一副清純無害的臉,陳詩涵看到她以后,覺得是個小白兔,想要刺激她會很容易,不曾想

    是一只會咬人的小白兔。

    陳詩涵臉上的笑容再也維持不住,青白交錯,很是難看。

    這一點也出乎了文傾的意料,林辛言每次去文家都表現的中規中矩,是個居家女人的樣子。

    他以為陳詩涵一定能對付的了,沒曾想

    他出來打圓場,“好了,今天我請客,不要鬧不愉快。”

    他叫來服務員,點菜,他把菜單遞給陳詩涵,“想吃什么就點什么。”

    他翻開點菜單,點了幾道宗景灝比較喜歡的菜色,故意把林辛言晾在了一旁。

    陳詩涵總算扳回一局,她不著痕跡的看了一眼林辛言,勾了勾唇角,再伶牙俐齒又怎么樣

    文傾不喜歡她,而且很明確的表示,希望她離開宗景灝。

    那天,她聽到文傾和她爸爸打電話,內容就是文傾想要宗景灝和林辛言離婚。

    她當時還很驚訝,宗景灝什么時候結婚了

    她爸爸倒是沒有驚訝,應該是之前文傾給他透露過。

    后來文傾說,想要她嫁給宗景灝,她爸權衡利弊之后,答應了文傾的提議。

    宗景灝和林辛言隱婚,沒人知道,而且和宗家聯姻,可不單單是宗家。

    還有文家。

    這一個巨大的利益圈子,況且,宗景灝年輕有為,女兒嫁過去也不吃虧。

    怎么算都是個劃算的買賣。

    一開始陳詩涵是反對的,她答應去酒店送文件,是想要見到宗景灝以后說明情況。

    接觸以后,她覺得和電視里看到的不一樣。

    以前知知道他有錢,長的不錯。

    接觸之后才發現,他不只是長得帥,還有大風大浪里磨礪出的氣勢,歲月的沉淀,讓他愈發的有男人味。

    好奇之下,陳詩涵決定答應爸爸和文傾的提議。

    她很像看看這個男人,是不是真的這么有定力,美女在懷,也能不動凡心。

    她自認,自己不比林辛言差。

    陳詩涵故意大聲點了不少菜,有些是她喜歡吃的,還有一些不是。

    只為在林辛言面前有面子。

    “還有別的嗎”服務員問。

    陳詩涵將菜單一遞,說,“沒有,就這些,盡量快點上菜吧。”

    “好的。”服務員恭敬的收起菜單,轉身出去讓后廚準備菜的時候,宗景灝叫住了他。

    “請問您還有什么需要”服務員停住腳步,站在宗景灝旁邊。

    宗景灝端起水杯抿了一口水,連眼皮也沒抬,放下水杯時,淡淡的道,“加個糖醋魚,要用鰣魚烹飪。”

    長江鰣魚它的名氣非常大,被稱贊為長江三鮮第一位,在古時候還被作為貢品,味道非常的鮮美,而且肉質細嫩。

    “蛋黃南瓜,鍋包肉”

    他抬起眼眸,看著服務員,“我太太喜歡甜食,你們餐廳有特色的甜味的菜肴嗎”

    作為一個合格的餐廳服務員,對自家的菜色,是極了解的。

    “菜類,有糖醋小排,手撕包菜,可樂雞翅,甜品有牛奶小方,拔絲香蕉,藍莓山藥。這些都帶有甜味,和一點點酸味。”服務員推薦道。

    “那就這些。”宗景灝淡淡的道。

    ap“好的,我會盡快給您上菜。”說完,服務員恭敬的彎了一xiashen,然后退出包間。

    和林辛言生活在一起這段日子,對她的口味了解不少,她偏愛有點的甜的菜系。

    而且是那種惹人嫉妒的體質,光吃不胖。

    林辛言側頭看了他一眼,最終什么也沒說,她收回視線,看著自己眼前的水杯。

    對面,文傾和陳詩涵的臉色都很難看。

    最氣憤的還是要數陳詩涵,她本想讓林辛言難堪的,沒想到宗景灝竟然這么維護

    她放在腿上的雙手緊緊的攥在了一起。

    不是僅存的理智撐著,她都要走人了。

    apn她走了,就是真的認輸了,不,她陳詩涵還沒這么狼狽過。

    她絕不能認輸。

    她有顯赫的家世,有文傾的支持,還能斗不過她一個什么都沒有的女人

    想到這里陳詩涵高傲的仰了仰頭。

    背景給予的底氣,讓她渾身散發著自信的氣質。

    沒有多久,包間到門推開,穿著旗袍的女服務員,站成一排,一道道的將在放到桌子上。

    很快,偌大的餐桌,被各種美味佳肴占據。

    文傾原本計劃等宗景灝過來,他就借口離開,制造機會讓陳詩涵和宗景灝接觸。

    現在林辛言在,他不敢走,怕陳詩涵應付不了,也怕陳詩涵穩不住在宗景灝面前露出馬腳。

    這頓飯各懷心思,就連這一大桌子的美味佳肴也黯然失色。

    偶爾發出筷子碰到碟子的清脆聲。

    陳詩涵嘴里嚼著食物,目光卻在盯著林辛言。

    要說這一桌誰吃的最好,那就要數林辛言了。

    宗景灝點的那些菜,都放在了林辛言的跟前,而且宗景灝自己沒吃幾口,都是在給她夾菜。

    把她和文傾當成死人了

    一點不顧及外人在。

    “當真看不出來,宗太太和宗總感情這么好,搞的我這個外人像電燈泡似的,是留也不是,不留也不是呢。”陳詩涵不陰不陽的道。

    宗景灝放下筷子,抬起頭。

    林辛言從桌子下抓住他的手,宗景灝看過來,她回以微笑,陳詩涵她應付的來,不用他出言相護。

    既然她是他的妻子,那么對付哪些有心思的女人,還是要她親自來比較合適。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