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72章,話中有話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72章,話中有話

    文傾進門,李靜過來給他拿拖鞋。

    文傾站著沒動,開口就質問,“今天怎么回事”

    “先進來。”這不是一句兩句話就能說清楚的事情,李靜把拖鞋往他腳邊放了放。

    文傾冷哼了一聲,他倒是想聽聽她怎么解釋。

    約林辛言吃個飯,不是很簡單的事情嗎

    這點事情也做不好了

    他踩著拖鞋走進來,坐到沙發上,“說吧,怎么回事”

    李靜坐在下首位置,她醞釀了很久,從服裝店回來,她就開始在醞釀怎么和文傾說這件事。

    可是,真要說了,她不知道怎么張口了。

    “你倒是說話啊”文傾有幾分不耐煩。

    “我看那孩子挺好的,沒忍心”李靜半天說出這么一句話。

    文傾額角青筋暴起,壓cjsd著聲音,“所以你沒有約她出去”

    apnbchienkuokidssp李靜看著他,“是的,宗景灝的性格你應該知道,一但他知道你做到事情,和你的關系必定惡化,你不在意他對你的態度嗎”

    李靜了解文傾,他挺在乎宗景灝的。

    她更知道,這份在乎有百分之八十的情感是因為文嫻。

    “我覺得,這件事情,我們和宗景灝明說,讓他來說一下林辛言你,我們不好插手這件事”

    “你知道林辛言會制作香云紗的事情嗎”文傾實在不耐煩,打斷了李靜的話。

    她說的這些他難道不知道嗎

    難道沒想過嗎

    李靜一愣,林辛言會制作香云紗

    那不是程家祖傳的手藝嗎怎么會教給林辛言

    “你聽誰說的”李靜不可思議的道。

    文傾沉沉的嘆息,“我派去白城的人查到的。我難道不知道這其中的利弊景灝多聰明,難道他不知道林辛言會制作香云紗或者你認為,林辛言可以瞞著他學會這些,他毫無知情”

    李靜睜大了眼睛,“你的意思他知道”

    文傾現在已經肯定宗景灝知道。

    他沒對林辛言厭棄,是因為他真的喜歡哪個女人,加之林辛言又給他生了兩個那么可愛的孩子。

    他哪怕心里是不舒服的,也不會去責怪或者怨恨林辛言。

    也是知道這件事情以后,他才下定決心拆散林辛言和宗景灝。

    他實在無法忍受,宗景灝的枕邊人和程毓秀親近。

    “那,那現在怎么辦”李靜以為只要和宗景灝攤牌,讓他去說服林辛言遠離程毓秀就好。

    可是現在好像有些復雜了。

    宗景灝是知道林辛言和程毓秀的關系,只是他并沒有追究。

    文傾冷笑,“他還是他嗎為了那個女人,都住到老宅子去了。”

    文傾胸口快速的起伏著。

    apenxiaojie 因為太過生氣了。

    李靜抓住他到手,“你別生氣,在氣壞了身子。”

    他看著李靜,“我若不阻止,他就要忘記他生母是誰了,我絕對不會允許程毓秀奪走文嫻的兒子”

    他氣憤不已。

    在他眼里程毓秀從文嫻手里已經奪走了宗啟封。

    現在他絕對不能接受,文嫻的兒子接受程毓秀這個女人

    這是他不可觸碰的底線

    李靜知道,這事恐怕沒有緩和到余地了。

    嘆了口氣,文傾執拗,這是他的心病,這些年了,也沒放下,

    勸說的話她咽了下去,這樣的情況她只能支持自己的丈夫。

    “這次,對不起,我一時心軟和不忍心,破壞了你的計劃”

    “沒事。”文傾瞇了瞇眸子,這事得從長計議了。

    今天宗景灝的態度,明顯發現了端倪,他沒機會下手了。

    宗景灝肯定會有防備。

    他要做,就必須一擊即中

    不急,左右還有時間。

    另一邊,宗景灝走出餐廳上了車,林辛言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等他呢。

    “你喝酒了”宗景灝一上來她就聞到了。

    “一點。”宗景灝扯了車襯衫領口,扣子解開了兩粒。

    林辛言什么也沒問,推開車門下車走到他這邊,“你下來,我開車。”

    宗景灝勾唇,“不放心我”

    林辛言很嚴肅的拿過車鑰匙,“喝酒不開車,不知道嗎”

    宗景灝看著她認真的臉,笑說,“我沒醉。”

    “那也不行。”林辛言的態度很是堅決。

    宗景灝很配合的下車做到副駕駛位上,他靠到她的耳邊,似醉非醉的道,“老婆說的都對。”

    林辛言撤開身體,啟動車子,淡淡睨了他一眼,“嘴這么甜,是做了虧心事了”

    宗景灝一聽,不對勁。

    這話怎么聽都話中有話。

    “說吧,什么時候和那位陳小姐在酒店見的面,見面做了什么”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