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73章,我把我的心給你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73章,我把我的心給你

    面對林辛言的質問,宗景灝并不急著解釋,而是一副醉態的樣子靠在車座上。他半瞇著眼睛,像是沒聽見似的,“嗯”了一聲。

    林辛言抿著唇,“他想撮合你和那個女人在一起”

    這次林辛言沒有叫文傾舅舅。

    他今天的作為,觸碰了她的底線。

    宗景灝動了動身體,身體肆意的靠著,“可能吧。”

    林辛言,“”

    忽地,林辛言的車子開到路邊停下來,她扭頭看著他,“你就沒話和我說”

    宗景灝緩慢的抬起眼皮,對上她帶有怒意的眸子,眼低含著笑故意問道,“說什么”

    林辛言覺得有些心疼,她要的不多,在感情這方面,她希望彼此都能給予對方信任。

    她是愿意相信他。

    但是,鑒于對這段感情負責,是不是要給她解釋一下

    她是很想維護這段關系,可是

    她收回視線,車子息了火,“你開回去吧。”

    她覺得自己需要冷靜一下,和他繼續共處一室,怕會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她從車上下來,關上車門沿著人行道往前走。

    她仰著頭,試圖讓微風吹醒自己。

    宗景灝下車追過來,抓住她的手腕,“你去哪兒”

    林辛言試圖甩開他,可是他攥的太緊。

    “我想一個人靜一靜,可以嗎”她用盡僅剩的理智,低聲道。

    “你吃醋了”

    “沒有。”林辛言否定的快。

    “那你為什么生氣”

    “我沒生氣。”

    “你有。”

    林辛言看著他,一身黑色的西裝,由上至下襯托出他挺拔的身軀,此刻,臉上讓人窺探不出一絲一毫的情緒。

    他當真毫無在意,當真不知道她這是為何

    “是的,我生氣了。”林辛言點著他的胸口,“你知道嗎,我很珍惜和你之間的關系,不止是因為兩個孩子,因為這里”

    她加重了力道戳他心口的位置,“因為這里,有你的位置,我很想信任你,信任我們之間的感情。你知道嗎你的態度令我很不安,很不舒服,很害怕,害怕這段感情都是我自己幻想出來的假象,我看過莊子衿失敗的婚姻,我對感情如履薄冰,但是對你,我想要去付出,去維持,現在我發現,這一切可能只是我一廂情愿,宗景灝,別再假裝對我很好,結束吧,這不是我想要的”

    她用盡全力甩開他的手,她只想快點離開,繼續面對他,她怕自己會更加的失控。

    她不想讓自己變成怨婦,可是此刻,她已經成了怨婦的樣子。

    宗景灝跨步上前攔腰抱住,林辛言胡亂的對他拳打腳踢,“放開我,放開我”

    宗景灝捉住她不安分的雙手,摁在心口,“別鬧。”

    他長這么大,沒有跟誰解釋過。

    他不擅長也不屑。

    覺得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

    “我解釋就證明,我沒有做出對不起你的事情嗎”

    他的黑眸深沉的像是一潭不見底的湖水。

    林辛言先是一愣,而后睜大了眼睛他,他這是什么意思

    她的雙唇不由自主的顫抖。

    “話說回來,不解釋,就一定背叛你了嗎”

    宗景灝拖住她的后腦勺扣在掌心,“聽到你說這些話,我很開心。”

    林辛言的眼里不知道什么時候蒙上了一層水跡,她倔強的睜大眼睛。

    “我沒有做過任何對不起你的事情。我只喜歡一個女人,她沒有顯赫的身世背景,她沒有超高的學歷,她不是我見過女人里最優秀的,可是就是這樣的她,闖進我的心。有時候我都莫名奇妙,我怎么會喜歡這樣一個女人”

    林辛言,“”

    “在你眼里,我就是這么一無是處嗎”

    “誰說你一無是處”

    林辛言眼低有光劃過,“那你覺得我哪里好”

    宗景灝的目光從她的臉孔,往下移動,她的脖頸,她胸口,目光定格在她的下腹

    林辛言的臉一熱,掙著手,“快點放開我,我要回家。”

    apycgdjt 宗景灝扣著她腦袋的手,往下滑掌心摩挲過她的脊背,最后落在她的腰間,手臂用力一收,林辛言的身體立刻緊緊毫無縫隙的和他貼合。

    他的臉頰貼著她的,唇若有似無的啄她的耳垂,“我說你很會生,你臉紅什么”

    “我沒臉紅。”林辛言嘴硬,剛剛他那樣的眼神

    “那是我眼瞎”

    “嗯。你眼瞎。”

    宗景灝,“”

    “我長的丑,又沒有錢,也不優秀,你還這樣摟著我,不是眼瞎是什么”

    宗景灝,“”

    原來在這等著他呢。

    “你丑,你沒錢,你不優秀,但我喜歡。”

    林辛言推拒,“誰相信你。”

    宗景灝吻她嘴唇,林辛言掙扎他就咬她的肉。

    “嘶”

    林辛言疼,掙扎的力度明顯小了,他得寸進尺,勾著她的舌糾纏,強硬的將她的手拽進他的襯衫內,摁在心口,含糊間,“我把我的心給你。”

    林辛言莫名的心酸,悶悶的道,“我要的只是彼此信任。”

    “我知道。”

    宗景灝放開她,親吻她的眼角,“他可能知道了你和程毓秀之間的關系。”

    林辛言的思緒一下沒轉過來,過了幾秒鐘,才反應過來她說的是什么,贊同的點了點頭,“我也這么想的。”

    ap 不然文傾的態度轉變不會這么快。

    這是宗景灝所擔心的,現在還是發生了。

    他需要知道文傾知道了多少。

    他將車鑰匙塞進林辛言的手里,“你先回去。”

    “你呢”她問。

    不過很快就明白過來,他可能要去干什么。

    他需要知道這件事文傾知道多少,又是怎么知道的。

    林辛言拿著車鑰匙,朝著車子走去,宗景灝站在路邊給沈培川打電話。

    林辛言轉身,“早點回來。”

    宗景灝說好。

    她這才打開車門上車,她啟動車子,緩緩的車輪滑向馬路。

    她透過車窗看他。

    宗景灝握著電話,視線和她的在空中交匯,“我在銀泰路,你來接我。”

    很快,視線斷開,林辛言只能通過后視鏡看他。

    他的身影越來越小。

    直到看不見她才收回視線專心的開車。

    車子行駛到別墅的轉彎路口時,忽然從暗處躥出來一個黑影,林辛言快速的踩剎車。

    吱

    輪胎摩擦著地面發出刺耳的聲音。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