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75章,媽咪一個人生的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75章,媽咪一個人生的

    林辛言下意識的問,“什么身份”

    “秘密。”林曦晨還給她打啞謎,很神秘的道。

    林辛言也沒放在心上,林曦晨和那位帶他的老師亦師亦友,兩人之間有不少小秘密,他雖然有時候很不著調,但是對林曦晨的關愛不是假的。

    “媽咪,今晚,你能和我在一起睡覺嗎”林曦晨摟著她的脖子撒嬌。

    林辛言說可以啊。

    “那他會不會吃醋”林曦晨眨眨眼睛道。

    林辛言皺眉,“誰”

    “爸爸。”林曦晨叫宗景灝,沒有林蕊曦叫的順溜。

    從小沒在身邊,他都懂事了,忽然這樣叫,總有一點不適應。

    林辛言捧著兒子的臉蛋擠弄,精致的小臉龐在她的掌心變了形狀,“你是我兒子,我要摟我兒子睡,誰敢有意見”

    “嘻嘻”

    林曦晨窩在林辛言的懷里偷偷的笑。

    晚上,吃過晚飯林蕊曦聽說林辛言要和林曦晨一起睡,她也不愿意了,也要跟他們一起睡。

    她抱著林辛言的腿不松,朝她撒嬌,“媽咪,我不管,我也要你一起睡,你不可以偏心,只摟哥哥一個人睡。”

    林辛言彎身將女兒抱起來,說,“好,今天媽咪和你們一起睡。”

    小女孩高興的笑起來,有些怨念的道,“媽咪都好久沒有摟我睡buyfor365覺,給我講故事聽了,都被爸爸一個人霸占了。”

    程毓秀從廚房端著切好的水果出來,就聽到林蕊曦的聲音,比她的怨念還深的道,“我沒給你講故事聽嗎”

    小女孩分的很清楚,“你講是你講的,我媽咪講是媽咪講的,不一樣。”

    程毓秀對她好,她愿意跟程毓秀,但是對林辛言的感情更深,小時候是林辛言天天給她講故事。

    她骨子里還是對林辛言親。

    “怎么不一樣啊”程毓秀故意逗她。

    她當然知道,孩子對母親的愛,是任何人也代替不了的。

    小女孩撅了撅嘴巴,想了半天道,“我是我媽咪生的,不是你生的。”

    這時,宗景灝推門進來,恰好聽到了女兒這句話,他臉上含著笑。

    “爸爸。”小女孩蹬著兩條腿要下來,林辛言彎身將她放到地上,下女孩雙腳一沾地,就朝宗景灝跑去,還興奮的喊著爸爸。

    宗景灝手臂上搭著西裝外套,林辛言走過來,拿過他遞過來的外套掛到衣架上。

    他彎身抱起撲過來的女兒,想要摸摸女兒的臉,但是想到自己從外面回來沒有洗手,便沒落下來。

    “爸爸,媽咪說今天要摟我和哥哥一起睡。”小女孩炫耀道。

    宗景灝眉梢微挑,目光投了過來,林辛言當沒看見,走到沙發前坐下來吃水果。

    宗景灝將女兒放到沙發上,去洗了手。

    他出來時,程毓秀關心的道,“吃晚飯了嗎”

    他沒抬眼往這邊看,淡淡的嗯了一聲。

    這樣的相處模式,程毓秀已經很滿足了,她有問,他會回答,不是之前的那種不回應。

    她解掉身上的圍裙進了書房。

    把空間都留給他們。

    宗景灝坐到沙發上,把女兒抱過來,坐到他的大腿上,手指纏繞起她耳邊的碎發,“剛剛你說你是誰生的”

    小女孩不假思索的道,“媽咪生的呀。”

    “那你知道,你媽咪一個人也生不出來嗎”

    林蕊曦眨了眨眼睛,不明白,她歪著腦袋想了又想,還是想不出來,她就是媽咪一個人生出hzhyhs來的呀。

    “我就是媽咪生的。”還強調道,“媽咪一個人生的。”

    “不信,你去問你媽咪,沒有我,她能不能生出你。”他的眉宇間,透著幾分放蕩不羈的笑痕。

    林辛言在一旁,吃到嘴里的圣女果,差點吐出來。

    小女孩哪里懂得這里的彎彎道道,天真的去問林辛言,“媽咪,我是你一個人生出的對嗎,和爸爸沒有關系”

    林辛言瞪了一眼宗景灝,這人

    她抱起女兒,“媽咪去給你洗澡。”

    宗景灝也跟著站起來,跟著她們。

    林辛言回頭看他,“我去給女兒洗澡,你也要跟著嗎”

    “我站門口等著,等你給她洗好,給我也洗洗。”

    林辛言,“”

    你還能要點臉嗎

    她就差破口而出了。

    宗景灝附身過來,在她的臉上親了一口,然后轉身上樓。

    林辛言,“”

    apbangai 林蕊曦眨了眨眼睛,有些不大高興,爸爸親媽咪了,怎么沒有親他

    林曦晨吃完飯就進屋了,這會兒,人家自己已經洗了澡,身上穿著灰色的絲質料子的睡衣,坐在床頭,雙腿盤著,平板放在上面,低著頭在上面研究數字題。

    聽到響動抬頭看了一眼,看到林辛言抱著妹妹,微微的嘆了一口氣,好似預料到妹妹知道林辛言和他一起睡,肯定也會纏著要和他們一起。

    “你看我不順眼嗎”林蕊曦仰了仰腦袋。

    林曦晨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怎么會,我怎么會不歡迎妹妹呢”

    小女孩笑瞇瞇的,摟著林辛言,“媽咪,我們去洗澡澡。”

    林曦晨搖頭,心想這孩子什么時候才能長大。

    林辛言看見了,強調道,“她是你妹妹,也是小孩子。”

    是林曦晨早熟了,不是林蕊曦幼稚。

    林辛言抱著女兒到浴室放了一池子的熱水,她試了一下水溫,感覺差不多剛好了,轉頭想要去給女兒脫衣服,結果人家自己坐在小凳子上,把衣服都脫好了。

    白白嫩嫩的像是個瓷娃娃似的,林辛言將她抱進池子中,小女孩在池子里,游來游去,“媽咪,我可以在這里面游泳。”

    林辛言拉著女兒,“別亂動,我給你洗洗頭發。”

    小女孩不老實,“媽咪,你和我一起洗吧。”

    “等你洗好,我再洗。”林辛言道。

    小孩子都喜歡玩水,而且洗熱水澡又舒服,在池子里不老實,動來動去水弄到哪里都是。

    給林蕊曦洗好澡,林辛言身上都濕透了。

    她給女兒裹上浴巾,抱她到干區換睡衣,浴室是干濕分離的,又寬敞,很方便。

    林蕊曦和林曦晨的睡衣都是她自己給孩子做的,料子很舒服,只是顏色不一樣,林蕊曦的是鵝黃色,很趁膚色,林蕊曦穿著很可愛。

    她給女兒吹干頭發,給她穿上拖鞋,讓她出去玩。

    她得洗洗澡,身上都濕了,加上女兒不老實,她流了很多汗,不洗不舒服。

    她脫了衣服進到池子里,才想起來樓下的浴室里,她沒有放睡衣。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