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77章,盡瞎操心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77章,盡瞎操心

    小女孩咧著嘴,露出一排潔白的小牙齒,似乎很享受宗景灝給她擦口水。

    林辛言穿著睡衣走出來,寬大的床,宗景灝一橫,就占去了大半的位置,林曦晨跟小可憐蟲似的,窩在床頭看著宗景灝和林蕊曦在哪里親密互動。

    她走過來抱兒子,拿掉他手里的平板放在桌子上,“該睡覺了。”

    林曦晨微微的嘆了一口氣,本來已經能和媽媽一起睡一晚,誰知林蕊曦也要跟著,現在宗景灝也要來,一張床就這么寬,怎么睡

    他只想和媽媽在一起睡一晚上而已,怎么那么難

    “我和妹妹在中間睡。”林曦晨提議。

    他有想法的,他和妹妹睡中間,宗景灝就不能和林辛言在一起了。

    林蕊曦才沒有林曦晨那個想法,只要能和爸爸媽媽睡一張床上,怎么睡都好,所以沒有意見。

    宗景灝瞧了一眼兒子,沒有揭穿他的小心思,抱著女兒躺下來。

    兩個孩子睡中間,宗景灝和林辛言自然睡在了兩邊。

    林蕊曦睡不著,小手在宗景灝的身上摸來摸去,以前她睡覺有摸著林辛言的胸的習慣,后來跟著程毓秀睡,該掉了這個毛病。

    她不會一定要摸著睡,但是小手會不老實。

    她的小手,肉乎乎的很軟,在宗景灝的身上蹭來曾去,他的心發慌,捉住女兒的手,“老實一點兒。”

    小女孩眨眨眼睛,“爸爸的肉好硬。”

    不管是摸林辛言的還是程毓秀的都是軟的,只有爸爸的一點都不軟和。

    宗景灝對于女兒的評價竟然無言以對。

    “睡覺吧,別說些沒營養的話。”林曦晨拍了拍妹妹的背。

    林蕊曦撇了撇嘴,“我也沒和你說話,我在和爸爸說話。”

    “好了,都不準說話,睡覺。”林辛言嚴肅道。

    對于林辛言的話,兩個小家伙還是挺聽從的,閉上嘴巴不說話。

    但是并沒有很快睡著,過了大概有個把小時才緩緩的睡去。

    林辛言沒有睡著,心里裝著事情呢。

    關于林曦晨捅的簍子,她不知道宗景灝知不知道,他來家的晚,她還沒找倒時間和他說。

    過了一會兒,她看兩個孩子睡沉了,輕喚了一聲,“你睡著了嗎”

    宗景灝恰好也沒睡,他嗯了一聲。

    林辛言掀開被子,輕手輕腳的從床上下來,“我有話和你說,我們到外面。”

    apn林蕊曦的小腦袋枕著他的手臂,宗景灝輕柔的將女兒的頭放在枕頭上,起身下床跟著林辛言走出臥室。

    林辛到客廳倒了一杯水,“你要嗎”

    “不要。”宗景灝穿著睡衣靠在沙發里,看著她,“想和我說什么”

    pvckouban

    “今天我回來時,遇到了一個人。”她在宗景灝身旁坐下來。

    宗景灝的眼睛一瞇,似乎知道是誰來找她。

    林辛言看他的表情,“你知道是誰”

    兒子做的事情,他怎么能不放在心上。

    他淡淡的嗯一聲,“別擔心。”

    上面已經派了不少人找這個女人,她現在連b市也出不了,抓住她早晚的事情。

    “有沒有傷到你”宗景灝撩她的長發,林辛言喝了一口水,將水杯放在桌子上,“沒有。”

    “我怕她傷到兩個孩子,我告訴媽,讓她這幾天不要帶兩個孩子去幼兒園,你要是有人手,就叫兩個過來。”她怕那個女人做出什么喪心病狂的事情。

    宗景灝垂著眸子,“我會安排。”

    林辛言靠進他的懷里,頭枕著他的肩膀,“文傾是不是知道了”

    “還沒證據。”雖然他們都這么猜測,文傾是因為知道林辛言和宗景灝之間的關系才會做出這些事情。

    可是他們沒有證據證明文傾知道,他又是怎么知道的,是人為還是

    林辛言微微的嘆息,“我不想你為難,但是我也不能和你明說其中緣由,這是我答應她的,如果真是因為我和她的關系讓文傾這么處心積慮的想要拆散我們,我感到意外,也很無措,如果可以,我是愿意坐下來和他解釋,或者和她保持距離”

    私下見面就好。

    她也是粗心大意了,宗景灝之前提醒過她。

    她也知道文傾對程毓秀必然有心結,當年因為文嫻他不惜知法犯法,關了白宏飛和程毓秀那么久。

    現在文嫻死了,文傾對程毓秀恐怕只有恨吧。

    站在他的角度想想,宗景灝是他妹妹唯一的孩子,他怎么會縱容宗景灝的妻子和程毓秀相處融洽。

    他肯定是想宗景灝的妻子,應該和宗景灝一條心,不應該和程毓秀有瓜葛。

    只是,他怎么知道她和程毓秀的關系不錯呢

    林辛言想起和程毓秀在外面見面的事情,她猛的坐直,“會不會是上次,我和程毓秀在外面見面,被他看見了”

    他們住在了別墅,就說明,他們是愿意和程毓秀共處一室的。

    文傾有心探查林辛言和程毓秀的關系也不難。

    “這事交給我。”宗景灝將她摟到懷里,“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你想做的事情。”

    林辛言的臉貼著他的心口,“好。”

    等到她把服裝店的事情弄好,就去看看秦雅,看她恢復的怎么。

    醫生每一天都會給她發一條信息,告訴她秦雅的情況,現在她的傷已經養的差不多了,臉上也做了兩次小手術,想要恢復容貌,還得做不少手術。

    “蘇湛最近怎么樣”她問。

    從送走秦雅,蘇湛一直沒出現過。

    蘇湛現在過著兩點一線的日子,家里和事務所。

    除了埋頭工作就是回家照顧奶奶。

    以前不愛回家,喜歡在外面玩,現在一點都不去以前再去的那些場所了。

    apn 秦雅的事情對他打擊挺大的。

    林辛言覺得這是好事,“他該長大了。”

    因為他,秦雅吃了那么多苦,他若是還和以前一樣拎不清事情,那才是真的沒有救了。

    宗景灝捏她的臉頰,“盡瞎操心。”

    林辛言拍他的手,“疼。”

    “那兒疼”他故意貼合著她的脖子輕咬廝磨,“是不是這兒”

    林辛言推他,“你別鬧,這是客廳。”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