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86章,我今天就想見她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86章,我今天就想見她

    李戰直接傻住。

    林辛言的孩子是他的

    怎么可能呢

    開玩笑的吧。

    “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笑。”李戰正了正神色,“哥你別逗我。”

    這如果是真的就太不可思議了。

    宗景灝神色dh比他嚴肅,“我看著想開玩笑嗎”

    李戰的臉色變了又變,“小曦是你的兒子”

    他很懵,這怎么可能呢

    林曦晨是宗景灝的兒子,也就是說林辛言的男人

    他看著宗景灝,瞳孔聚縮。

    也就是說林辛言的是他。

    他咽了咽口水,林曦晨都六歲了,也就是說,七年前他就和林辛言好了,那個時候他身邊不是白竹微嗎

    他和林辛言怎么搞到一起的

    忽然,像是想明白了什么,睜大了眼睛,他當初拋棄何瑞琳就是因為林辛言。

    所以才會訂婚了,也要退婚。

    可能這其中有他不知道的感情糾葛,不過是去肯定是這樣的。

    林辛言都給他生孩子了,他再去娶別的女人,那林辛言給他生的兒女不就成了私生子了。

    想明白過后,李戰也不覺得難以接受了,畢竟林辛言的男人是宗景灝。

    可是有一點想不通。

    據他從林曦晨嘴里聽到的消息是,他沒有爸爸,不是爸爸是誰。

    那些年都一直生活在國外。

    宗景灝知道不知道

    “哥,林辛言帶著兩個孩子,在國外,你知道嗎”李戰小心翼翼的問。

    當時替林辛言帶孩子的只有莊子衿,林辛言有工作,而且還有一個女兒,他們并沒有請傭人,生活只能算過的去,但是并不輕松。

    如果宗景灝知道,卻沒有給予幫助和照顧,他還是人嗎

    畢竟孩子是他的。

    如果不知道,那就更奇怪了。

    難道是林辛言偷生的

    這對宗景灝來說,并不是好的話題。

    對于兩個孩子的出生,他不知情,沒有參與過他們五歲之前的生命更是遺憾。

    宗景灝站直身體,“你該回去看看你爸了。”

    說完他邁步走到辦公室門前,打開門。

    林辛言做在沙發上和沈培川說話。

    她的模樣看起來不是很好。

    因為聊到了莊子衿。

    那天過后,她一直沒去看過莊子衿。

    她怕面對。

    自責沒有早點發現她和林國安復婚是因為報復的心里,所以才會進去。

    “什么時候的事情”

    沈培川說莊子衿身體不好,他讓去醫院她也不愿去檢查。

    “對不起是我忽略了,聽值班的人說,有段日子了。”沈培出有些自責的道。

    “這不關你的事情。”林辛言知道沈培川有自己的工作,不可能時時刻刻的看著莊子衿,再說,有他在里面打點關系,莊子衿在里面輕松的多。

    至少沒有敢欺負她。

    “有空去看看她吧,勸她去醫院看看,值班人員說,她咳的嚴重,常常一夜都要咳十幾二十次,同寢室的都抱怨,投訴,說她打擾人休息,我剛找人把她換進單間。”

    里面是沒有單間的,一開始沈培川給莊子衿安排的房間也只有三個人,算是人最少的一個房間了,當時他也是想給莊子衿安排單間的,但是,那個時候房間緊張,安排不出來。

    林辛言低著頭,睫毛處掛著一層薄薄的水跡,“你幫我安排,我今天就想見她。”

    她擔心莊子衿的身體。

    幾年而已,出來后,還有很長的自由生活,她還有很多的時間可以照顧莊子衿。

    沈培川說放心交給我。

    看到宗景灝走過來,沈培川岔開了話題,說到了林曦晨捅婁子的那件事情。

    這段時間都因為這個事情,搞得沸沸揚揚。

    他說,“那個副shizhang的情人抓到了。”

    宗景灝在林辛言身旁坐下,“在哪里抓到的人”

    “在一處私宅,是之前買給她的房產,現在已經被查封了,相關人員全部落網。”沈培川說。

    宗景灝點頭,目光轉向林辛言,他明顯感覺到她的情緒很不好。

    他輕聲問,“怎么了”

    從里面走出來的李戰,連忙過來插話,“哥,我可以去你哪里住嗎我想見小曦了。”

    他不知道林辛言和宗景灝的關系,在林辛言面前說了宗景灝不是太好的話。

    他以為林辛言不高興,是因為那些話。

    他怕林辛言會告訴宗景灝。

    所以過來插話。

    宗景灝斜眼瞧他,似乎是一眼就看穿他的心思。

    李戰瞬間認慫,“我不是故意的。”

    他嘆氣,“我不知道她和你的關系,就說了一些你的事情,其實也不是不好的事情,我說你專情,說你年輕帥氣,說你脾氣好,是吧嫂子”

    李戰緊張,甚至帶著祈求的目光望著林辛言。

    林辛言心里裝著莊子衿的事情,并沒有聽進去李戰說的是什么,只是淡淡的嗯了一聲。

    李戰松了一口氣,還好。

    他拍著胸口。

    沈培川在一旁打岔,“看你的樣子,似乎更想是做了虧心事。”

    “你胡扯什么。”李戰坐到沈培川身邊,和他勾肩搭背,“你那有空余的房間沒有”

    沈培川警惕的看著他,“你干什么”

    李戰委屈巴巴的,“我又沒有地方住了。”

    只要被粉絲知道的住處,他的門前必定有潛伏他不敢住,怕自己的隱私都給掏出來。

    “沒有。”沈培川拒絕的果斷,他喜歡清靜,李戰身為公眾人物,粉絲又多,他怕自己受到李戰的牽連。

    他還想安靜的,安全的生活呢。

    可不想被堵,被鬧騰。

    沈培川站起來,“嫂子,我安排好給你打電話。”

    林辛言點頭說好。

    沈培川怕李戰纏上自己,決定先走為妙。

    宗景灝大概猜到林辛言的心情為什么失落,伸手握住她的手,“我陪你去。”

    林辛言轉頭看著他,此刻,她的確需要有個人陪她一起,她說好。

    李戰眨了眨眼睛,一度覺得自己出現了幻覺。

    他從未見過宗景灝對一個女人如此溫柔的樣子,就算是何瑞琳,也沒有如此細致的關懷與溫柔。

    “那個,我先走。”李戰站起來。

    宗景灝的目光投過來。

    李戰嚇的瑟縮一下,興許是做了虧心事,心虛。

    宗景灝的一個目光,他都害怕。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