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87章,我只想睡你一個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87章,我只想睡你一個人

    “你該回家了。”

    李戰以為宗景灝會訓斥他,結果只是讓他回家。

    心里的那口氣松了不少。

    “好,好嘞。”李戰笑瞇瞇的,是發自內心的。

    他確實很久沒回家了,該回去看看了。

    文傾怎么說都是他父親,而且他也該回去看看李靜。

    李戰看著林辛言,欲言又止,想要解釋在電梯里說的話,奈何宗景灝在,他也不好解釋,想想算了吧,之后還有機會。

    幸好他答應林辛言代言的事情,而且沒要出場費,不然更加尷尬。

    他在心里感慨,這個世界太小了。

    林辛言和宗景灝

    apn李戰笑,走進電梯,好巧不巧的又遇見那個他來時遇見的男人。

    他看李戰就一個人,問道,“你女朋友呢”

    李戰狠狠的瞪他一眼,“你那只眼睛看到我有女朋友了”

    “我兩只眼睛都看見,你們還手牽手,感情很好的樣子。”男人不假思索的道。

    李戰的表情更加的兇狠了,“你再胡說,我挖你的眼睛。”

    男人錯愕,他以為李戰生氣是開玩笑,這一刻的狠厲,倒不像是假的,這人變臉咋那么快

    李戰是怕鬧出誤會,這人在公司瞎傳。

    畢竟林辛言的身份

    之前他是不知道才口無遮攔,現在可不能開這種玩笑。

    龍胖胖看到李戰一個人回來,眨了眨眼睛,“你怎么就你一個人”

    手銬怎么打開的

    李戰沒jshonghuajx解釋,拉開車門坐上車,“回家。”

    龍胖胖知道李戰和文傾的感情不好,不知道他說的這個回家是什么意思,他小心翼翼的試探,“回文家”

    李戰抬眼,俊美的臉孔抻出一片猙獰,“我還有幾個家,嗯”

    龍胖胖對于他的性格在就了解,不跟他一般見識,啟動車子開出去。

    回文家,他就開車朝文家方向就是了。

    還剩了他的事情看,也不害怕狗仔記者了。

    文家住的小區,外人進不去,治安好的很。

    另一邊,宗景灝和林辛言回了辦公室,秘書送進來兩杯水,林辛言捧著其中一杯,抿了一口,“李戰是文傾的兒子”

    隨時問句,卻是肯定的語氣。

    宗景灝淡淡的嗯。

    林辛言垂眸,這真是太過巧合了。

    “真沒想到,小曦的老師竟然會和你有關系。”林辛言感慨這個世界真小。

    兜兜轉轉都是一個圈子里的人。

    宗景灝摟著她,“他和你說什么了”

    明顯李戰是心虛的樣子,不知道林辛言的身份時,肯定是說什么了。

    林辛言扭頭看他,宗景灝離她太近,她轉頭時睫毛刮過他的臉,輕輕的發癢,他貼著她的耳畔廝磨,“說我什么了”

    林辛言想了想,故意說道,“他說你很花心。”

    “胡扯八道。”

    林辛言笑,因為莊子衿影響的心情好了不少,“他說錯了嗎”

    他一把扣住她的腰,林辛言的身體,猛的撞入他的懷里,她被撞的心口疼,推了推他,奈何他太過有力,身軀堅硬的猶如一座不可撼動的大山。

    他的目光灼灼,火熱纏綿,“我只想睡你一個人。”

    林辛言,“”

    她的臉發熱,這人

    宗景灝輕笑,俯首輕啄她的嘴唇,“知道嗎,看到你臉紅,我都心猿意馬。”

    林辛言,“”

    “不信,你摸摸。”宗景灝握住她的手,往自己敏感處放。

    林辛言徹底凌亂了,這人不分場合的不要臉。

    李戰說什么,他不喜歡女人。

    純屬扯淡。

    都快變成色鬼了。

    林辛言推著他的臉,“你能不能要點臉”

    宗景灝笑的更加輕,摻著一絲沙啞,“我把命都給你了,還要臉做什么”

    林辛言心跳的快,面紅耳赤。

    宗景灝吻她的脖子,“我們要不要在辦公室做一次試試”

    轟,火灼般的炙燙從臉蔓延到脖子,她低喘著,“你再鬧,我生氣了。”

    她被磨的心里有悸動,尚存的理智讓她無法接受,晴天白天下,做那種事情,而且還是在他的辦公室里。

    “我媽生病了,等會我想去看她。”她故意說別的事情,打斷這旖旎的氣氛。

    繼續下去,說不定會做出擦槍走火的事情。

    果然,林辛言的一句話后,氣氛的熱量下去了幾個度。

    宗景灝揉她的頭發,“剛剛因為這個不高興”

    林辛言點頭。

    宗景灝抱著她安慰著,“別太擔心,有我在呢,我給她找最好的醫生。”

    林辛言趴在他的懷里。

    鼻子發酸,長這么大,吃再多的苦,從來沒有一個人對她說過,有我在呢

    是啊,有他在呢,他給予她的溫柔,早已經讓她沉溺。

    她好喜歡這個男人。

    嗡嗡

    林辛言口袋里的手機震動起來。

    她伸手掏出手機,看到來電顯示著沈培川的號碼。

    兩人目光相對,知道,這個時候他打電話過來一定是莊子衿那邊安排好了。

    林辛言接起電話,果不其然,“我已經安排好,你過來吧。”

    林辛言說好。

    掛了電話,她還沒說話,宗景灝就先道,“我送你過去。”

    林辛言點頭。

    宗景灝給她整理被他抱出褶皺的衣領,沒有不妥之處,宗景灝摟著她走出辦公室。

    從宗景灝宣布林辛言的身份以后,這是第一次她出現在公司。

    以前不知道她的身份時,對她抱著好奇的態度。

    現在更加的好奇了,這到底是個怎么樣的女人,才能讓宗景灝那么稀罕

    能降住宗景灝的女人必定不簡單。

    大家看到宗景灝摟著她出來時,恭敬的同時,也多了幾分探究。

    “太太。”知道了她的身份,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樣。

    表示尊重,肯定要打招呼。

    林辛言回以微笑,不謙虛也不做作,大方得體。

    有人膽子大,說,“宗總,小氣,喜糖都不給我們吃。”

    宗景灝笑說,“下次補上。”

    他摟著林辛言走進電梯。

    出了電梯,宗景灝開車,林辛言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她靠著椅背,摸著脖子上,莊子衿讓宗景灝給她的項鏈。

    宗景灝一直手握方向盤,空出手,握住她的手。

    林辛言轉頭看過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