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88章,他撞槍口上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88章,他撞槍口上了

    她什么也沒說,只是覺得心里很暖,在她需要有人安慰的時候,有那么一個人在她的身邊給予她力量。

    她揚唇,對他露出一抹微笑。

    過了二十多分鐘,車子停在了b市監獄。

    周圍空曠,一座如堡壘般的院墻拔地而起,大鐵門高聳寬厚。

    上次林辛言來看莊子衿時,她還沒有被正式執行刑期。

    站在門口,林辛言的心,不由自主的顫抖,她的母親被關在這里面,從這里走出來的人,履歷上多了一抹黑點。

    就算出來,也是有案底的人,會被社會上的人歧視。

    宗景灝站在她身邊,握住她發涼的手,“走,進去吧。”

    林辛言點頭,說好。

    沈培川站在門衛處等著他們,他們走過來,沈培川往外迎了幾步,然后帶著他們進去,因為有沈培川先安排過,他們沒有收到阻隔。

    沈培川把莊子衿安排在獨立的會客室,身邊沒有人看守,很適合和林辛言單獨見面。

    穿過走廊,踏過一層一層鐵門,他們到靠低的房間。

    沈培川說,“人就在里面。”

    林辛言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往這里走的這段時間,她已經調理好心情,她看向宗景灝,“我沒事了,我想一個人去見她。”

    宗景灝唇角緊抿,他放開了她的手,“我在門口等你。”

    林辛言說知道了,她走到門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后推開門。

    屋內,天花板吊著一盞白色的節能燈,四方的屋子刷這白墻,中間擺著一張長方形的桌子,莊子衿就坐在桌子后。

    看到林辛言她抬起頭。

    看到莊子衿的一霎那,林辛言的心口猛的一滯,她瘦了,黑了,臉上布滿了歲月的痕跡。

    以前林辛言覺得莊子衿還很年輕,可是,這次她再看到莊子衿,明顯感覺到她老了。

    莊子衿笑yjjy126著,“你來了”

    林辛言走過來,坐在桌前的椅子上,和莊子衿面對面,她看著莊子衿的臉,“我想你了。”

    莊子衿的眼淚以為這句話,一下子掉了出來。

    她低頭擦眼淚,她也想林辛言,想兩個孩子,他看著他們一點點的長大,從來沒分開過。

    這是第一次那么久沒看到他們。

    “我聽說你生病了。”林辛言以為自己見到她會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結果,她的堅強超過了自己的預料。

    她沒有在莊子衿面前嚎啕大哭。

    莊子衿抹掉臉上的眼淚,“沒事兒,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知道。”

    “可是你的樣子看起來并不好,和我去醫院檢查一下吧。”

    “哎,我真沒事兒,就是想咳咳,咳咳”一連串的咳嗽聲,中斷了她要說的話。

    莊子衿捂著嘴唇。

    林辛言堅定的道,“今天我們就去醫院。”

    莊子衿每次咳嗽,振的心口都疼,她緩了一會兒,“去醫院之前,我想看看小曦和小蕊。”

    她自己的身體她自己知道,雖然沒有去醫院確定過,她自己明顯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

    她知道,自己恐怕

    要說她這輩子有什么遺憾,便是沒有看到兩個孩子長大成人。

    林辛言滿口答應好,“我讓沈培川安排,今天我就帶你去看他們兩個。”

    說著她拉開椅子站了起來,她拉開房門,沈培川和宗景灝站在走廊說話。

    似乎是關于副市長被抓的事情,相關人員都已經落網。

    “放心吧,沒有人能出來興風作浪。”沈培川道。

    宗景灝怕有人起報復心理,雖然他讓人抹掉了林曦晨所有的痕跡,可是那個女人沒落網前去找過林辛言。

    那個女人不知道視頻是林曦晨傳上去的,但是事情是因為和林辛言的對峙發生的。

    所以才會去找林辛言試圖報復。

    誰知道林辛言很冷靜,并且要報警,她只能先躲起來,她沒想到警方會那么快就找到她藏匿的地方。

    “上面打黑除惡,打擊貪污受賄,這次的事情,也算他撞槍口上了,不會輕。”沈培川道。

    宗景灝站的筆直,一抹燈光投下來,映出一道長長的影子。

    他們沒有發現林辛言走出來。

    她站在門口,“沈培川。”

    兩人同時回頭。

    她關上門走過來。

    “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她看著沈培川。

    沈培川毫不猶豫的道,“你說。”

    “我想帶她出去一趟。”林辛言不能帶兩個孩子來這里和莊子衿見面。

    而且,她也需要帶莊子衿去醫院做檢查。

    莊子衿的臉色發黃,不是正經臉色。

    她擔心莊子衿的身體。

    沈培川這次安排,就是讓林辛言勸說莊子衿去醫院看病,自然安排好了她出去。

    “現在你就可以帶她走。”沈培川道。

    林辛言由衷的說道,“謝謝你。”

    發自內心的。

    “嫂子客氣了。”沈培川笑說。

    以他和宗景灝之間的關系,這根本不是事兒。

    當天林曦言就把莊子衿帶出來,她往家里給程毓秀打電話,問她兩個孩子有沒有在家里。

    她怕程毓秀把人帶出去,他們回去撲空。

    “在家呢,你要見他們嗎”程毓秀問。

    林辛言說,“我帶cyjydc我媽回來見他們。”

    程毓秀了然,莊子衿的事情她知道,“你放心,我會安排好。”

    林辛言應了一聲,掛了電話。

    沒過多久車子開會宗家。

    莊子衿知道宗景灝的別墅,第一次來宗家。

    她如今戴罪的身份,總覺得不那么自在,林辛言走過去,挽著她的胳膊,“這里是你兒女的家,不用拘束。”

    莊子衿看看女兒,有看看站在她身旁的宗景灝,眼眸濕潤,她笑著,“謝謝你。”

    謝謝你給了林辛言一個家。

    宗景灝并沒有多少表情外露,他伸手撫過林辛言擋在額前的一縷發絲,“我應該謝謝你,把女兒給我。”

    林辛言看著他,笑了。

    她喜歡看他溫柔的樣子。

    莊子衿看著女兒的笑臉,欣慰的同時也沒有擔心了。

    她和宗景灝的關系似乎很好。

    她余生的愿望不外乎是,林辛言找到一個好的歸宿,兩個孩子健康成長。

    這時,別墅的門打開,程毓秀走出來,“你們進去吧,我都安排好了,屋里沒有多余的人。”

    宗啟封和傭人她都已經支出去了,現在屋里就兩個孩子在。

    莊子衿這個時候確實不想見到太多的人,畢竟她的身份

    沒想到程毓秀安排的這么好。

    “謝謝。”

    “不用謝,都是一家人,不說兩家話。”程毓秀看著莊子衿,“要謝也應該是我謝你,養了這么好的女兒。”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