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91章,陪我喝一杯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91章,陪我喝一杯

    小女孩兒往他的懷里鉆,親昵的喊著爸爸。

    宗景灝無奈的同時享受著她的撒嬌。

    林曦晨站在門口,看著客廳里的宗景灝和妹妹,欲言又止,最后什么也沒說,轉身進了屋。

    他的秘密基地拼好了,幾千塊的小零件,他只用了一天多的時間,本想在喊他們來看,最終還是沒有叫。

    “哥哥,你的秘密基地拼完了嗎”林蕊曦看到哥哥失落的背影,喊道。

    林曦晨心情低落的嗯了一聲。

    “我和爸爸可以看嗎”

    林曦晨的身形微微一頓,小身板挺的筆直,“當然可以。”

    林蕊曦拉著宗景灝走過來,拼好的秘密基地占據了房間的大部分的空間。

    每一個細節,都是用心堆砌起來的。

    “哇。”小女孩兒瞪大眼睛,她沒想到拼完會是這么壯觀。

    一小塊一小塊的塑料,竟然可以拼出和電視里一樣的畫面。

    不禁發出感嘆聲。

    看到妹妹如此心上,林曦晨難的驕傲的揚起頭,為自己的作品感到驕傲。

    “哥哥好棒。”林蕊曦抱著林曦晨就親了一口,“哥哥,你怎么會這么厲害”

    看到妹妹崇拜的小目光,林曦晨笑著說,“其實很簡單的,下次我教你。”

    “謝謝哥哥。”林蕊曦笑瞇瞇的,轉身又研究起秘密基地,伸手摸摸這個,瞧瞧那個,覺得哥哥太厲害了。

    這么快就把這一堆的塑料,準確的拼完成。

    宗景灝站在秘密基地前,單手插兜,一手撫摸兒子的秘密基地,這樣的塊數,就算是大人最快也得兩天的時間,兒子的速度,的確驚艷。

    他瞧著兒子的臉,唇角不知覺中慢慢揚起,發自內心的驕傲,這樣聰明的孩子,是他的兒子。

    怎么能不驕傲呢

    另一邊,林辛言將莊子衿送了回去,如果真有病,到時候是可以出來治療的,但是沒確定之前,是不可以在外面的,而且出來太久對沈培川影響也不好,畢竟人是他安排出來的。

    “媽,以后我會經常來看你。”林辛言啞著嗓子。

    她以為自己足夠堅強,不會在莊子衿面前露出半分情緒,可是,她錯了。

    有些感情,根本無法隱藏。

    就比如此刻,看著母親進監獄。

    她的心情是沉重的。

    根本隱藏不住內心的悲傷。

    莊子衿撫摸女兒的頭發,溫聲道,“看到你現在過的很好,媽媽很欣慰,不要為我傷心,我選擇的路,就想到了后果,我知道這樣做很自私,是我沒有考慮你的感受,原諒我的自私,原諒我讓你傷心。”

    林辛言扭頭不敢看她,她怕自己的眼淚會掉出來。

    “言言,能答應媽媽一件事情嗎”

    林辛言低頭擦了一眼眼角,才抬起頭,“你說。”

    “好好的和宗景灝過日子,將兩個孩子撫養長大成人,我看他對你很好,我很安心。”

    林辛言吸了吸鼻子,“我會的。”

    是的,宗景灝對她很好,現在的生活,是以前她從未想過的。

    她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如此對一個男人動心。

    生命的驚喜,在于,你不知道未來有一個什么樣人在等你。

    “你想來,隨時給我打電話。”沈培川道。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他不能徇私枉法。

    他能做的就是給予莊子衿很好的照顧,林辛言的方便。

    林辛言明白。

    莊子衿讓林辛言回去,“放心,我在這里面很好,讓我出去,也許我還會不安。”

    林辛言沒動,就看著她被帶離開。

    走廊里莊子衿的背影消瘦,夕陽西下,傾斜進來的光束微弱了她的背影。

    林辛言就這么看著她,一點一點的消失在自己的視線里。

    好像這一消失,就會不見一件。

    林辛言朝她喊,“媽。”

    莊子衿回頭,對著她微笑。

    林辛言抿了抿唇,“照顧好自己,我經常來看你。”

    莊子衿說,“好。”

    沈培川將莊子衿送進去,順便安排一下看她的人,有他自己的人,照顧莊子衿也方便。

    安排好他走出來,林辛言還站在廳內,她靠著墻,低著頭,情緒似乎不是很好,沈培川快步走過來。

    他不知道怎么安慰,輕聲問道,“你還好嗎”

    林辛言抬頭,“有空嗎陪我喝一杯”

    沈培川想了一下,說道,“好。”

    她心里難受,喝醉了睡一覺就好了,憋在心里更容易出事情。

    沈培川說,“我開車。”

    林辛言將車鑰匙撂給他,兩人一起出門。

    沈培川給林辛言拉開車門,讓林辛言上去后,他才繞過車頭上到駕駛位,啟動車子。

    “我們去哪里”沈培川問。

    林辛言靠著車窗,情緒不高,她瞌睡著眼眸,“你選地方把,安靜點就行。”

    “好。”沈培川想到個地方安靜。

    他平穩的駕駛著車子,過了大概十幾分鐘,車子停在了一家酒吧。

    這里沈培川經常來,對這里的環境熟悉,而且符合林辛言的要求安靜。

    沈培川這里有酒,他帶著林辛言走進去,讓人把他存放的酒拿過來。

    把林辛言安排好,他說去趟洗手間,然后走到門口,他掏出手機,猶豫要不要給宗景灝打個電話和他說一聲。

    林辛言的心情不好,他要不要告訴他,讓他過來。

    告訴宗景灝以后,林辛言會不會不高興。

    他有顧慮。

    經過一番深思熟慮后,他決定還是給宗景灝打電話說一聲,不然等下她喝多了,他不好給宗景灝交代。

    他滑動屏幕找到宗景灝的號碼,正要撥出去時,有人叫他。

    “培川”

    沈培川抬頭,看到正朝這邊走來的蘇湛。

    “果然是你,我還尋思,是我花眼了呢,你怎么有空出來喝酒”蘇湛手里還拎著文件包,之前他很久不接官司了,從秦雅走以后,他又開始接官司了,除了在公司,就是在家照顧老太太,有時候想秦雅了,就出來喝一杯。

    碰巧今天,他就想來喝一杯。

    他摟著沈培川的脖子,“走,一起喝一杯。”

    沈培川看他,“恐怕,我們兩個不行。”

    蘇湛的眼睛一瞪,“還有誰”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