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93章,巨大陰謀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93章,巨大陰謀

    何瑞澤的腳步沒有停,不斷的逼近她。

    林辛言不斷的往后退,一張臉嚇得褪去血色,像是一張沒有沾染過顏色的白紙。

    他怎么能夠出來

    一顆心提到嗓子眼,堵得呼吸都是困難的。

    “見到我,有沒有很驚喜”何瑞澤陰惻惻的發笑。

    這樣的何瑞澤比綁架她時還陰森。

    林辛言壓住內心的驚惶,冷靜的道,“你不要過來,我你再往前一步,我喊人了”

    “哈哈。”何瑞澤笑的很大聲,似乎是在告訴林辛言他不怕人。

    林辛言趁著他不注意的時候,去掏口袋,發現手機落在了包間里,后面是洗手間,沒有退路。

    她看著何瑞澤,“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何瑞澤笑,“你知道嗎何瑞琳死了。”

    林辛言只聽說她被關了進去,怎么會死

    “是宗景灝故意陷害她殺人,她受不了沒有自由,被壓榨的日子,所以在里面自殺了。”何瑞澤齜著牙,面目猙獰無比,“整個何家,因為我們兄妹也受到牽連,名譽受損,成為b市人茶余飯后的談資笑柄,是不是很慘”

    “這些都是你們自己做的,沒人逼你們,多行不義必自斃,這句話你應該懂”林辛言左右環視,試圖找到防身的東西,除了墻邊的花盆,別無他物。

    “言言,你真狠,對我真狠,你就沒有一點責任嗎”他再度逼近,一步一步,“如果你和我好,不去勾引宗景灝,他就會和我妹妹結婚,皆大歡喜的結局,可是你,偏偏犯賤,要去勾引男人還是勾引我妹妹的男人讓這一切原本完美的軌跡,變了模樣,都是因為你”

    他離她只有兩步的距離。

    林辛言無法再坐以待斃,她試圖從側面的空隙逃走,然而她才一動,何瑞澤便沖了過來,抓住她。

    林辛言大喊,“沈培唔”

    她的剛想喊人,就被何瑞澤捂住嘴。

    她的瞳孔猛縮,滿是惶恐。

    “你怕什么”何瑞澤靠近她的耳畔,“我又不會傷害你,干嘛這么怕我”

    林辛言控制不住自己,渾身都在顫動。

    在他的掌心哽咽,祈求,希望他能放了自己。

    他親吻她的脖子,林辛言整個人都僵硬了,胃里又翻騰起來,她想要吐。

    “唔”

    “我碰你,就讓你這tougang么惡心”何瑞澤愈發的猙獰。

    “是,我惡心。”

    她的聲音從他的掌心悶悶的透出來。

    何瑞澤越發的放肆,抱著她胡亂的親吻,林辛言掙扎著,可是男女力氣懸殊大,她根本不是何瑞澤的對手。

    掙扎間,她發現何瑞澤腰間有東西。

    apnbs她摸到手里,是槍。

    她將槍口抵住何瑞澤,“你再動,我開槍了”

    何瑞澤的動作一頓,而后笑道,“你沒開槍的膽子。”

    他繼續撕扯她的衣服。

    林辛言神經緊繃的厲害,大腦都是空白的,只有一個念頭,她不能任由何瑞澤碰自己,不能

    嘭

    的一聲,他開了槍。

    何瑞澤好像并不意外,他低頭看自己的腹部,鮮血濕透了他的衣服。

    他看著林辛言笑,“我知道你的孩子在什么幼兒園上學,我會抓住他們,狠狠的折磨他們。”

    兩個孩子就是她不可觸碰的底線,她絕對不會允許任何人傷害她的孩子。

    “你敢”

    “你都敢對我開槍,我會不敢抓他們”何瑞澤捂著腹部,一頭的汗,聲音不似之前有力,已經很虛弱。

    林辛言紅著眼睛,槍口依舊對準他,卻沒再扣動扳機。

    這時包間的門開了,似乎是剛剛的槍聲驚動了酒吧里的人,沈培川和蘇湛也走出來,看到林辛言手里拿著槍時,同時感覺到不妙,快步走來。

    “嫂子”

    就在這時,何瑞澤再次撲到林辛言的跟前,抓著她的手,朝自己開了兩槍。

    “啊”

    “殺人了”

    何瑞澤看著林辛言笑著,他再也站不住,轟然倒下。

    鮮紅的血蔓延到地面。

    林辛言還未從剛剛的槍聲中回神,她手里的拿著槍瑟瑟發抖。

    “何瑞澤”看清倒在地上的人,沈培川驚覺不妙,何瑞澤被關在里面有他的人看著,根本出不來,他能出來,就在證明撈他的人勢力不小。

    “不好,蘇湛,快帶嫂子走。”

    沈培川怕這可能是針對林辛言的陰謀。

    蘇湛說好,他邁過何瑞澤的尸體,抓住林辛言的手,“嫂子,我們走。”

    就在蘇湛要拉著林辛言走時,門口涌進一群穿著制服的警察,將這里包圍住。

    “有人報警這里有人開槍殺人。”

    這群警察為首的隊長走出來。

    沈培川瞇著眼眸,從槍響到現在,不過幾分鐘,就算有人報警,也不可能這么快就來吧

    如果之前他還是猜測,那么現在他能確定,這就是針對林辛言的陰謀。

    他的大腦快速的運轉著,何瑞澤拿著林辛言的手朝著自己開槍,他的目的是什么

    陷害林辛言殺人

    想到這個可能性,那么槍就成了關鍵,沈培川想要去奪過林辛言手里的槍,毀滅證據,然而他才剛想過來,就被人攔住。

    “沈隊長,這是我的案子,輪不到你插手。”對方態度很強硬,而且應對迅速,明顯是一早就有安排。

    為首的警察隊長抬手,“把嫌疑人帶回去。”

    蘇湛擋在林辛言面前,“你們誰敢動”

    警察隊長走過來,和蘇湛對峙,“我秉公執法,你想干什么信不信我治你一個妨礙公務罪”

    蘇湛毫不膽怯,就算被治罪,他也絕不能讓他們把林辛言帶走。

    沈培川給蘇湛使眼色,這種情況他們根本帶不走林辛言,只能來硬的,他纏住這些人,讓蘇湛趁機帶走林辛言。

    “陳隊。”這個人沈培川認識,剛被提上來的,是個硬茬。

    現在看來,他被提上來不是偶然。

    是背后有靠山。

    局子里沒有人不知道他和宗景灝的關系,明知道還敢動,就證明他背后的勢力很強大。

    “死的這個是我的犯人,他越獄,我開槍擊斃,有什么不妥嗎”沈培川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攬。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